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2018的冬天,北京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我切身体会觉得和我最息息相关的,就是北京的冬天居然没有雾霾!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的心态却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脑海中出现一个想法:

大概,离开北京的时候到了!

======我是患得患失的分割线====== Continue reading “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

乐乐:妈妈,要是牙牙坏了怎么办?
我:怎么办呢?
乐乐:用一颗闪闪发亮的金币和牙仙子换一颗洁白干净的牙牙。

我:乐乐,练琴苦吗,累吗?
乐乐:苦,累!
我:那乐乐为什么还在坚持练琴呢?
乐乐:一下下就过去了呀。

乐乐:帕格尼尼是个大师,就像五岛龙“哥哥”拉出来那样的。
我:对的,他是个小提琴大师,有非常多优秀的作品。
乐乐:乐乐也要做个大师。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

2017乐乐成长报告(二)

三、轮滑

早就想教乐乐玩轮滑,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乐乐穿的轮滑鞋,找过轮滑教练,但是教练也不愿意收乐乐。

五月,我们在蹦床馆遇到了老板新地老师带着滚滚过来玩,新地老师告诉我滚滚有轮滑鞋,我当然很兴奋,当下就让乐乐试了一下滚滚的轮滑鞋。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二)”

2017乐乐成长报告(一)

本来要2017年最后一天写总结的,结果因为太累,早早就睡了;又想着那就2018第一天写吧,结果天气太好,出去浪了。不写博客的借口总是太多,但是其实我心里很想写,却还是能找到诸多借口不写,这又是什么原因呢?我想大概是因为已经慢慢习惯了乐乐的成长,乐乐的变化不再让人惊喜,所以写作动力也就不大了。不过,孩子的成长还是很值得记录下来的,因为只有一次。

========我是愚蠢的分割线========

一、幼儿园

乐乐终于满三岁了,我一直觉得三岁是个了不起的年龄节点,是人生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一般的孩子三岁了就会上幼儿园,不过我们已经决定了,不让乐乐上幼儿园了。乐乐其实很期待上幼儿园,还没满三岁时就经常叨叨乐乐三岁了就要上幼儿园了。那时候,年龄就是最好的借口,只要和她说乐乐还小,还不能上幼儿园,她就乖乖地接受现实了。其实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决定不让乐乐上幼儿园的,我甚至一直担心乐乐上幼儿园不适应要怎么办,所以我其实一直朝着让乐乐适应幼儿园生活的方向努力的,培养她的自理能力,在她还不到两岁时就带她参观幼儿园。我还记得第一次带她跟着宝奶奶去驼房营幼儿园接大宝小宝,乐乐看到数以百计的小哥哥小姐姐从幼儿园的楼里跑出来寻找自己的家长,没找到家长的就在幼儿园里玩滑梯,我看见了她眼里放出的光芒,她的小眼睛真的是闪闪发光的。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一)”

难以避免的从众行为

我们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心理舒适区,这里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人,我们可以得到很多认同,让我们觉得很舒服,于是我们不知不觉地成为从众的一员。

———做一条安安静静的分割线不好吗———

乐乐学习小提琴三个月了,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想,是不是可以开个小提琴专题了,哈哈哈。

半年前,我写了一篇博客《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想不到半年后,因为学小提琴,我对乐乐的伤害变本加厉了,我居然用提琴弓子打在她手上,腿上。一开始,她还可以玩笑一般说鞭子是用来打屁股的,现在看见弓子就开始哭。 Continue reading “难以避免的从众行为”

电梯(二)

我们一起进了电梯,她们还在说着什么,笑得很开心,我心底却泛起一丝不安,刚才还因为跑步出了一身热汗,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冷汗。此刻,我仿佛置身于冰窖中,寒气却是从我的身体里“滋滋”往外冒。女孩在十楼出了电梯,我在这个“冰窖”里又“吱呀吱呀”地爬了六层楼。

电梯再次打开,我都还没走出电梯,就听见小宝宝欢快的笑声。

1602里温和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伴着小宝宝的欢笑声,这是一个温馨的晚上。然后这样的温馨于我,却是一种别样的恐惧。 Continue reading “电梯(二)”

电梯(一)

“呼啦”电梯门打开了。我一只手在手提包里翻找着,确认手机钱包钥匙都带着,头也不抬地走进了电梯。电梯里本就挤满了人,看见我进来,都很礼貌地往旁边挤挤,给我让出来一些空间。

上班时间,为了能搭上电梯,只要电梯里还能挤进去人,人们就会往里挤,谁也不会在意电梯上行还是下行,否则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搭上电梯了。

电梯“吱呀吱呀”地慢慢下行,几乎每一层楼都会停一下,门打开,外面的人习惯性埋怨一句“又满了”,然后只能非常不甘地看着电梯门慢慢地关上。 Continue reading “电梯(一)”

Simulation Result Show

FAIL:

PASS with no warnings:

PASS with warnings:

 

梦魇

自孩子出生后我便辞掉了工作,在家里全职带孩子。现在孩子上幼儿园了,我也就闲了下来。

在家里闲着实在太无聊了,我便重新下载了QQ装上。已经快十年没用QQ了,但是我的老账号居然一下就登了上去。上千条未读消息,我根本不可能逐条细看,只点开了消除掉未读提醒就关掉了。

这时我收到一条来自小樱的入群邀请。小樱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我小学时代的第一个朋友。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这群里的用户全部都用火星文名字,我看着就头疼,心想小樱怎么会拉我加入一个这样的群呢?我打开和小樱私聊的对话框,问小樱怎么会和一群非主流玩。小樱并没有回复我,我想她大概在忙吧。 Continue reading “梦魇”

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

不知道我是焦虑敏感型神经还是北京这个地方会让人不自觉就焦虑起来,回家度假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才放松下来的神经,才刚回到北京马上就绷得紧紧的了。

自从某宝君从朝阳来到海淀,房租从4000涨到了7500。虽然住房公积金能够承担大部分房租,而且就算负担部分房租,可支配收入还是比在原来的公司多了。不过奇怪的就是,我们却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相爱十年,结婚五年,我们一直有一个约定,坚决不因为钱吵架,坚决不因为钱而伤害感情。然而这一次的涨工资却让我们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在这半年里,我们吵架的程度和频率都是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来少有的。更甚的是,这半年来,批评乐乐的剧烈程度和频率也是两年多来最高的。我甚至不明白,我为什么忽然就变得这么焦虑了。是因为房价的肆虐让我意识到我们可能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房产吗,还是因为看着海淀满眼的好资源我们却没有能力去拥有? Continue reading “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