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焦虑毁了孩子

自从乐乐开始学习小提琴后,和乐乐的关系有些紧张,这促使我思考亲子关系与双商培养的很多问题。

我其实是个很容易焦虑的人,从小到大,每当“前夜”来临,我就会失眠,不断地设想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对第二天的出行、考试、访客充满幻想。爸爸告诉我,聪明的小朋友好奇心都很强,所以会在“前一晚”亢奋。我相信了,而且是坚信。因为从小到大,爸爸在我心目中就是绝对正确的。直到现在,三十好几的人了,依然摆脱不了“前夜”症状,我才终于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聪明小朋友的好奇心”,而且焦虑型人格的特点。 Continue reading “不要让焦虑毁了孩子”

阴霾散去

清明假期后开始不再要求乐乐练琴,两个星期过去了,今天,乐乐终于第一次主动要求练琴了。

上周二,带乐乐去见了新的小提琴老师——冯老师。冯老师还是在校学生,人很开朗热情,对小朋友也比较有耐心有爱心。乐乐本来原来已经一听见小提琴就皱眉头,一点都不愿意碰琴了。周二刚开始上课时,让乐乐拿上琴给老师拉一下长弓,乐乐也是满脸苦瓜,非常抗拒。不得不说,冯老师还是非常有亲和力的,乐乐拉了几下长弓后,冯老师开始带乐乐跟着钢琴唱谱子。正好这时候,某宝君也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到琴行外面了,我便借机到外面去,试一下让乐乐单独跟着冯老师上课。课后,冯老师跟我说,乐乐上课表现很好。课后,老师带我们在附近逛了一下,我也跟老师说了我的想法,希望能让乐乐自己上课,学习小提琴只是一部分,学习能力的培养也是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知道冯老师是不是认同我的观点,反正冯老师接受了我的建议。我能够接受一节课的内容少一些,但是应该是乐乐能够接受的强度和量,乐乐课后应该能独立完成作业,而不是什么都依赖家长陪伴和代劳。 Continue reading “阴霾散去”

清明杂记三事

昨天庞老师又来找我了,说想要带乐乐去录制星光大道节目。我知道这只是庞老师创业路上的一步,乐乐很小,容易引起话题,并不是要炒作乐乐。可能是因为看到影视圈子里太多的负面新闻吧,我很害怕乐乐出现在荧幕上。

年前有一回,和乐乐从颐堤港路过也遇到过星探,想要乐乐去他们公司面试做儿童演员。我原本觉得也还不错的,不过后来在网上了解到,一旦签约,孩子就成了员工了,去录制节目什么的是工作。我就有些担忧了,虽然也是家里花钱,让孩子去接触一下不一样的圈子,但是一旦成了员工成了工作,难免会有不从人愿的时候,譬如半夜三四点赶往片场这样的事情,乐乐还太小,负担不了。 Continue reading “清明杂记三事”

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2018的冬天,北京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我切身体会觉得和我最息息相关的,就是北京的冬天居然没有雾霾!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的心态却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脑海中出现一个想法:

大概,离开北京的时候到了!

======我是患得患失的分割线====== Continue reading “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

乐乐:妈妈,要是牙牙坏了怎么办?
我:怎么办呢?
乐乐:用一颗闪闪发亮的金币和牙仙子换一颗洁白干净的牙牙。

我:乐乐,练琴苦吗,累吗?
乐乐:苦,累!
我:那乐乐为什么还在坚持练琴呢?
乐乐:一下下就过去了呀。

乐乐:帕格尼尼是个大师,就像五岛龙“哥哥”拉出来那样的。
我:对的,他是个小提琴大师,有非常多优秀的作品。
乐乐:乐乐也要做个大师。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

2017乐乐成长报告(二)

三、轮滑

早就想教乐乐玩轮滑,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乐乐穿的轮滑鞋,找过轮滑教练,但是教练也不愿意收乐乐。

五月,我们在蹦床馆遇到了老板新地老师带着滚滚过来玩,新地老师告诉我滚滚有轮滑鞋,我当然很兴奋,当下就让乐乐试了一下滚滚的轮滑鞋。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二)”

2017乐乐成长报告(一)

本来要2017年最后一天写总结的,结果因为太累,早早就睡了;又想着那就2018第一天写吧,结果天气太好,出去浪了。不写博客的借口总是太多,但是其实我心里很想写,却还是能找到诸多借口不写,这又是什么原因呢?我想大概是因为已经慢慢习惯了乐乐的成长,乐乐的变化不再让人惊喜,所以写作动力也就不大了。不过,孩子的成长还是很值得记录下来的,因为只有一次。

========我是愚蠢的分割线========

一、幼儿园

乐乐终于满三岁了,我一直觉得三岁是个了不起的年龄节点,是人生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一般的孩子三岁了就会上幼儿园,不过我们已经决定了,不让乐乐上幼儿园了。乐乐其实很期待上幼儿园,还没满三岁时就经常叨叨乐乐三岁了就要上幼儿园了。那时候,年龄就是最好的借口,只要和她说乐乐还小,还不能上幼儿园,她就乖乖地接受现实了。其实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决定不让乐乐上幼儿园的,我甚至一直担心乐乐上幼儿园不适应要怎么办,所以我其实一直朝着让乐乐适应幼儿园生活的方向努力的,培养她的自理能力,在她还不到两岁时就带她参观幼儿园。我还记得第一次带她跟着宝奶奶去驼房营幼儿园接大宝小宝,乐乐看到数以百计的小哥哥小姐姐从幼儿园的楼里跑出来寻找自己的家长,没找到家长的就在幼儿园里玩滑梯,我看见了她眼里放出的光芒,她的小眼睛真的是闪闪发光的。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一)”

难以避免的从众行为

我们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心理舒适区,这里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人,我们可以得到很多认同,让我们觉得很舒服,于是我们不知不觉地成为从众的一员。

———做一条安安静静的分割线不好吗———

乐乐学习小提琴三个月了,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想,是不是可以开个小提琴专题了,哈哈哈。

半年前,我写了一篇博客《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想不到半年后,因为学小提琴,我对乐乐的伤害变本加厉了,我居然用提琴弓子打在她手上,腿上。一开始,她还可以玩笑一般说鞭子是用来打屁股的,现在看见弓子就开始哭。 Continue reading “难以避免的从众行为”

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

不知道我是焦虑敏感型神经还是北京这个地方会让人不自觉就焦虑起来,回家度假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才放松下来的神经,才刚回到北京马上就绷得紧紧的了。

自从某宝君从朝阳来到海淀,房租从4000涨到了7500。虽然住房公积金能够承担大部分房租,而且就算负担部分房租,可支配收入还是比在原来的公司多了。不过奇怪的就是,我们却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相爱十年,结婚五年,我们一直有一个约定,坚决不因为钱吵架,坚决不因为钱而伤害感情。然而这一次的涨工资却让我们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在这半年里,我们吵架的程度和频率都是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来少有的。更甚的是,这半年来,批评乐乐的剧烈程度和频率也是两年多来最高的。我甚至不明白,我为什么忽然就变得这么焦虑了。是因为房价的肆虐让我意识到我们可能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房产吗,还是因为看着海淀满眼的好资源我们却没有能力去拥有? Continue reading “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

给爸爸修电脑——电脑无法从路由器获取IP地址的解决办法

这是一篇生活日记,前面都是废话,解决方案在最后。

=====这也算是分隔线吧=====

爸爸的电脑又双叒叕上不了网了。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在家,爸爸的电脑就是好的,我前脚离开,爸爸的电脑后脚就宕机。但是这一回很奇怪,我还在家呢,电脑就出问题了。因为前段时间勒索病毒肆虐,我爸怕电脑也受到影响,所以用电脑管家扫描杀毒了,然后电脑就上不去网。 Continue reading “给爸爸修电脑——电脑无法从路由器获取IP地址的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