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2018的冬天,北京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我切身体会觉得和我最息息相关的,就是北京的冬天居然没有雾霾!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的心态却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脑海中出现一个想法:

大概,离开北京的时候到了!

======我是患得患失的分割线====== Continue reading “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

乐乐:妈妈,要是牙牙坏了怎么办?
我:怎么办呢?
乐乐:用一颗闪闪发亮的金币和牙仙子换一颗洁白干净的牙牙。

我:乐乐,练琴苦吗,累吗?
乐乐:苦,累!
我:那乐乐为什么还在坚持练琴呢?
乐乐:一下下就过去了呀。

乐乐:帕格尼尼是个大师,就像五岛龙“哥哥”拉出来那样的。
我:对的,他是个小提琴大师,有非常多优秀的作品。
乐乐:乐乐也要做个大师。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

2017乐乐成长报告(二)

三、轮滑

早就想教乐乐玩轮滑,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乐乐穿的轮滑鞋,找过轮滑教练,但是教练也不愿意收乐乐。

五月,我们在蹦床馆遇到了老板新地老师带着滚滚过来玩,新地老师告诉我滚滚有轮滑鞋,我当然很兴奋,当下就让乐乐试了一下滚滚的轮滑鞋。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二)”

2017乐乐成长报告(一)

本来要2017年最后一天写总结的,结果因为太累,早早就睡了;又想着那就2018第一天写吧,结果天气太好,出去浪了。不写博客的借口总是太多,但是其实我心里很想写,却还是能找到诸多借口不写,这又是什么原因呢?我想大概是因为已经慢慢习惯了乐乐的成长,乐乐的变化不再让人惊喜,所以写作动力也就不大了。不过,孩子的成长还是很值得记录下来的,因为只有一次。

========我是愚蠢的分割线========

一、幼儿园

乐乐终于满三岁了,我一直觉得三岁是个了不起的年龄节点,是人生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一般的孩子三岁了就会上幼儿园,不过我们已经决定了,不让乐乐上幼儿园了。乐乐其实很期待上幼儿园,还没满三岁时就经常叨叨乐乐三岁了就要上幼儿园了。那时候,年龄就是最好的借口,只要和她说乐乐还小,还不能上幼儿园,她就乖乖地接受现实了。其实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决定不让乐乐上幼儿园的,我甚至一直担心乐乐上幼儿园不适应要怎么办,所以我其实一直朝着让乐乐适应幼儿园生活的方向努力的,培养她的自理能力,在她还不到两岁时就带她参观幼儿园。我还记得第一次带她跟着宝奶奶去驼房营幼儿园接大宝小宝,乐乐看到数以百计的小哥哥小姐姐从幼儿园的楼里跑出来寻找自己的家长,没找到家长的就在幼儿园里玩滑梯,我看见了她眼里放出的光芒,她的小眼睛真的是闪闪发光的。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一)”

难以避免的从众行为

我们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心理舒适区,这里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人,我们可以得到很多认同,让我们觉得很舒服,于是我们不知不觉地成为从众的一员。

———做一条安安静静的分割线不好吗———

乐乐学习小提琴三个月了,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想,是不是可以开个小提琴专题了,哈哈哈。

半年前,我写了一篇博客《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想不到半年后,因为学小提琴,我对乐乐的伤害变本加厉了,我居然用提琴弓子打在她手上,腿上。一开始,她还可以玩笑一般说鞭子是用来打屁股的,现在看见弓子就开始哭。 Continue reading “难以避免的从众行为”

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

不知道我是焦虑敏感型神经还是北京这个地方会让人不自觉就焦虑起来,回家度假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才放松下来的神经,才刚回到北京马上就绷得紧紧的了。

自从某宝君从朝阳来到海淀,房租从4000涨到了7500。虽然住房公积金能够承担大部分房租,而且就算负担部分房租,可支配收入还是比在原来的公司多了。不过奇怪的就是,我们却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相爱十年,结婚五年,我们一直有一个约定,坚决不因为钱吵架,坚决不因为钱而伤害感情。然而这一次的涨工资却让我们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在这半年里,我们吵架的程度和频率都是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来少有的。更甚的是,这半年来,批评乐乐的剧烈程度和频率也是两年多来最高的。我甚至不明白,我为什么忽然就变得这么焦虑了。是因为房价的肆虐让我意识到我们可能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房产吗,还是因为看着海淀满眼的好资源我们却没有能力去拥有? Continue reading “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

给爸爸修电脑——电脑无法从路由器获取IP地址的解决办法

这是一篇生活日记,前面都是废话,解决方案在最后。

=====这也算是分隔线吧=====

爸爸的电脑又双叒叕上不了网了。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在家,爸爸的电脑就是好的,我前脚离开,爸爸的电脑后脚就宕机。但是这一回很奇怪,我还在家呢,电脑就出问题了。因为前段时间勒索病毒肆虐,我爸怕电脑也受到影响,所以用电脑管家扫描杀毒了,然后电脑就上不去网。 Continue reading “给爸爸修电脑——电脑无法从路由器获取IP地址的解决办法”

当孩子表现得“叛逆”

网上有“terrible two”的说法,也就是可怕的两岁,因为孩子长到两岁的时候,开始萌生自我意识,表现出人生的第一个叛逆期。乐乐明天就正好两岁六个月了,正处在“可怕的两岁”叛逆期,与乐乐斗智斗勇斗力的半年多里,我也感觉越来越无力,每天早上天亮,乐乐醒来我就被恐惧的情绪控制,乐乐也被我的情绪影响,每天情绪都有些低落。

乐乐打小一直是一个特别乖的孩子,也可能是女孩子的缘故,并不像男孩子那样顽皮,虽然贪玩又好动,但是动静有度,自我控制能力也很强。在我看来,乐乐是拥有超过同月龄孩子很多的心智成熟程度的。我曾经怀疑过,特别成熟的孩子会不会心里很苦呢?但是乐乐并没有任何情绪压抑的表现,而且喜怒有常喜怒有度。 Continue reading “当孩子表现得“叛逆””

乐乐的鼻鼻虫

昨天半夜,乐乐一觉醒来后,大概觉得鼻子有些难受吧,自己抠出来一小颗鼻鼻虫,一边和我说:“妈妈,乐乐有鼻鼻虫”,一边很小心地把鼻鼻虫捏在手里。我便拿来一张湿纸巾,给乐乐擦了下鼻子,顺便把乐乐的手擦了一下,准备把纸扔掉时,乐乐居然“哇”的哭了出来,说要自己的鼻鼻虫。

如果这是一部漫画,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是因为过分吃惊而炸毛,外加无数黑线垂下,然后读者笑完以后便不了了之了,只可惜不是,我必须处理这个鼻鼻虫的问题。所以这里有个前序的故事:

某天中午带乐乐午睡。乐乐也是自己抠出来一颗鼻鼻虫,然后带着哭腔和我说:“妈妈,乐乐有鼻鼻虫,要用湿纸巾擦擦。”那是第一次,床头并没有备着湿纸巾,所以我随手接过乐乐的鼻鼻虫,然后哄着她好好睡觉。然而,她居然大哭起来,说要自己的鼻鼻虫,于是我又把还在手上的鼻鼻虫还给了她。结果她哭得更厉害,带着尖叫。我只好强撑着半睡状态、疲软的身体起来,在厅里翻找湿纸巾,给乐乐把鼻子和手都擦得干干净净的,还在乐乐的指示下,把湿纸巾扔到她指定的垃圾桶里,她才终于安静下来,美美地睡了。

Continue reading “乐乐的鼻鼻虫”

雨水时节,轶事二三件

春节假期过后,乐乐病了一场,高烧40度两天,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个星期,体力在两个星期后依然没有完全恢复。雨水节气过后,北京下了一场不小的雪,乐乐正好赶上,痛快地玩了一晚上的雪。这场冷空气影响时间不长,雪后气温马上就回升了,所以我用小推车推着乐乐到五彩城去玩了一天。

乐乐病过后改变不小,一直不愿意吃肉的小朋友终于吃上肉了。昨天在阿香米线,乐乐自己吃了一个鸡翅,不小的一碗米线,和一些菌菇和蔬菜,终于长成了不挑食的好孩子。大概是因为这回我和乐乐一起生的病,乐乐恢复得比我快,所以我比乐乐多躺了两天床,乐乐也学会了自己玩耍。就算中午我自己睡午觉,乐乐也能自己玩,自己照顾自己两个小时。最近乐乐也老喊着要自己睡自己的小公主床,不过考虑到乐乐病刚好,现在供暖也不那么充足了,所以我坚持带着乐乐一起睡,毕竟小朋友晚上踢被子还是很厉害的。 Continue reading “雨水时节,轶事二三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