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发光男

池塘此时却悄悄泛起了轻轻的涟漪,熟悉的腥臭味道从池塘里一阵阵地飘散开去,越来越浓。校道上的同学都皱起了眉头,加快脚步,要赶快摆脱这腥臭味道。然而,却有两男两女偏偏朝着池塘走来。他们似乎闻不到这难闻的味道,有说有笑、打打闹闹地从教学楼走来。他们越往池塘方向走,杜末手中的桃核就越热。

这几个同学看起来都是普通人,非得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其中一个男生似乎通体透着淡淡的橘红色光芒,尤其丹田之处,有一团乒乓球般大小的亮黄色光,十分耀眼。通常人们认为这是福相,中气足火气旺,像这个男生这样通体还透着红光的,尤其不得了。这让杜末有些迷惑,这男生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妖物,反倒像是有神圣护体,但为什么桃核会发热呢? Continue reading “第三章:发光男”

第二章:嫌疑人

一般来说,人死后,七魄会先于三魂散去。每七天散去一魄,七七四十九天后,七魄完全消散。七魄散去后,三魂便没了依傍,于是天魂归天路,由主神收压,地魂入地府,接受阴司的拷问,人魂徘徊于人间,等到转世轮回,三魂才会相聚。军头新死,理应三魂七魄都在,就算因为惊吓离魂,也不会彻底消失于人间。这情形意味着,军头是遇到吸食魂魄的妖物了。

年轻的警察轻轻地拍了拍杜末的肩膀,提醒他时间到了。杜末慢慢地站起身来,却脚步一虚差点摔倒,好在年轻的警察扶了他一把。 Continue reading “第二章:嫌疑人”

第一章:军头之死

宿舍灯再次亮起时,担忧和不安早已肆无忌惮地爬到了杜末的眉宇之间。他攥紧了手中的电话,不知道该不该再给军头打电话。

第二次关灯提醒,意味着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四十五。还有十五分钟,宿舍楼就要锁门断电了,但是一贯行事如军人般规律守时的军头,居然还没回到宿舍。平时,他十点前就一定会回到宿舍。杜末攀着阳台的栏杆,焦急地朝教学楼望去。

校道上只有稀疏几个匆忙赶路的身影。天边泛起一层薄霾,西风夹杂着淡淡的秋凉,在宿舍楼间带出小小的漩涡。今年的秋天,比往年来得要早一些。 Continue reading “第一章:军头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