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

不知道我是焦虑敏感型神经还是北京这个地方会让人不自觉就焦虑起来,回家度假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才放松下来的神经,才刚回到北京马上就绷得紧紧的了。

自从某宝君从朝阳来到海淀,房租从4000涨到了7500。虽然住房公积金能够承担大部分房租,而且就算负担部分房租,可支配收入还是比在原来的公司多了。不过奇怪的就是,我们却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相爱十年,结婚五年,我们一直有一个约定,坚决不因为钱吵架,坚决不因为钱而伤害感情。然而这一次的涨工资却让我们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在这半年里,我们吵架的程度和频率都是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来少有的。更甚的是,这半年来,批评乐乐的剧烈程度和频率也是两年多来最高的。我甚至不明白,我为什么忽然就变得这么焦虑了。是因为房价的肆虐让我意识到我们可能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房产吗,还是因为看着海淀满眼的好资源我们却没有能力去拥有? Continue reading “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

给爸爸修电脑——电脑无法从路由器获取IP地址的解决办法

这是一篇生活日记,前面都是废话,解决方案在最后。

=====这也算是分隔线吧=====

爸爸的电脑又双叒叕上不了网了。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在家,爸爸的电脑就是好的,我前脚离开,爸爸的电脑后脚就宕机。但是这一回很奇怪,我还在家呢,电脑就出问题了。因为前段时间勒索病毒肆虐,我爸怕电脑也受到影响,所以用电脑管家扫描杀毒了,然后电脑就上不去网。 Continue reading “给爸爸修电脑——电脑无法从路由器获取IP地址的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