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二)

我们一起进了电梯,她们还在说着什么,笑得很开心,我心底却泛起一丝不安,刚才还因为跑步出了一身热汗,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冷汗。此刻,我仿佛置身于冰窖中,寒气却是从我的身体里“滋滋”往外冒。女孩在十楼出了电梯,我在这个“冰窖”里又“吱呀吱呀”地爬了六层楼。

电梯再次打开,我都还没走出电梯,就听见小宝宝欢快的笑声。

1602里温和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伴着小宝宝的欢笑声,这是一个温馨的晚上。然后这样的温馨于我,却是一种别样的恐惧。 Continue reading “电梯(二)”

电梯(一)

“呼啦”电梯门打开了。我一只手在手提包里翻找着,确认手机钱包钥匙都带着,头也不抬地走进了电梯。电梯里本就挤满了人,看见我进来,都很礼貌地往旁边挤挤,给我让出来一些空间。

上班时间,为了能搭上电梯,只要电梯里还能挤进去人,人们就会往里挤,谁也不会在意电梯上行还是下行,否则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搭上电梯了。

电梯“吱呀吱呀”地慢慢下行,几乎每一层楼都会停一下,门打开,外面的人习惯性埋怨一句“又满了”,然后只能非常不甘地看着电梯门慢慢地关上。 Continue reading “电梯(一)”

Simulation Result Show

FAIL:

PASS with no warnings:

PASS with warnings:

 

梦魇

自孩子出生后我便辞掉了工作,在家里全职带孩子。现在孩子上幼儿园了,我也就闲了下来。

在家里闲着实在太无聊了,我便重新下载了QQ装上。已经快十年没用QQ了,但是我的老账号居然一下就登了上去。上千条未读消息,我根本不可能逐条细看,只点开了消除掉未读提醒就关掉了。

这时我收到一条来自小樱的入群邀请。小樱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我小学时代的第一个朋友。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这群里的用户全部都用火星文名字,我看着就头疼,心想小樱怎么会拉我加入一个这样的群呢?我打开和小樱私聊的对话框,问小樱怎么会和一群非主流玩。小樱并没有回复我,我想她大概在忙吧。 Continue reading “梦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