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避免的从众行为

我们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心理舒适区,这里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人,我们可以得到很多认同,让我们觉得很舒服,于是我们不知不觉地成为从众的一员。

———做一条安安静静的分割线不好吗———

乐乐学习小提琴三个月了,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想,是不是可以开个小提琴专题了,哈哈哈。

半年前,我写了一篇博客《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想不到半年后,因为学小提琴,我对乐乐的伤害变本加厉了,我居然用提琴弓子打在她手上,腿上。一开始,她还可以玩笑一般说鞭子是用来打屁股的,现在看见弓子就开始哭。 Continue reading “难以避免的从众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