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2018的冬天,北京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我切身体会觉得和我最息息相关的,就是北京的冬天居然没有雾霾!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的心态却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脑海中出现一个想法:

大概,离开北京的时候到了!

======我是患得患失的分割线====== Continue reading “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

乐乐:妈妈,要是牙牙坏了怎么办?
我:怎么办呢?
乐乐:用一颗闪闪发亮的金币和牙仙子换一颗洁白干净的牙牙。

我:乐乐,练琴苦吗,累吗?
乐乐:苦,累!
我:那乐乐为什么还在坚持练琴呢?
乐乐:一下下就过去了呀。

乐乐:帕格尼尼是个大师,就像五岛龙“哥哥”拉出来那样的。
我:对的,他是个小提琴大师,有非常多优秀的作品。
乐乐:乐乐也要做个大师。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语录篇)”

2017乐乐成长报告(二)

三、轮滑

早就想教乐乐玩轮滑,但是一直没找到合适乐乐穿的轮滑鞋,找过轮滑教练,但是教练也不愿意收乐乐。

五月,我们在蹦床馆遇到了老板新地老师带着滚滚过来玩,新地老师告诉我滚滚有轮滑鞋,我当然很兴奋,当下就让乐乐试了一下滚滚的轮滑鞋。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二)”

2017乐乐成长报告(一)

本来要2017年最后一天写总结的,结果因为太累,早早就睡了;又想着那就2018第一天写吧,结果天气太好,出去浪了。不写博客的借口总是太多,但是其实我心里很想写,却还是能找到诸多借口不写,这又是什么原因呢?我想大概是因为已经慢慢习惯了乐乐的成长,乐乐的变化不再让人惊喜,所以写作动力也就不大了。不过,孩子的成长还是很值得记录下来的,因为只有一次。

========我是愚蠢的分割线========

一、幼儿园

乐乐终于满三岁了,我一直觉得三岁是个了不起的年龄节点,是人生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一般的孩子三岁了就会上幼儿园,不过我们已经决定了,不让乐乐上幼儿园了。乐乐其实很期待上幼儿园,还没满三岁时就经常叨叨乐乐三岁了就要上幼儿园了。那时候,年龄就是最好的借口,只要和她说乐乐还小,还不能上幼儿园,她就乖乖地接受现实了。其实我们也不是一开始就决定不让乐乐上幼儿园的,我甚至一直担心乐乐上幼儿园不适应要怎么办,所以我其实一直朝着让乐乐适应幼儿园生活的方向努力的,培养她的自理能力,在她还不到两岁时就带她参观幼儿园。我还记得第一次带她跟着宝奶奶去驼房营幼儿园接大宝小宝,乐乐看到数以百计的小哥哥小姐姐从幼儿园的楼里跑出来寻找自己的家长,没找到家长的就在幼儿园里玩滑梯,我看见了她眼里放出的光芒,她的小眼睛真的是闪闪发光的。 Continue reading “2017乐乐成长报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