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青坪之旅

“信,你看,这里也能看到那颗星星。”廷信被荟儿轻轻地摇醒。不知道荟儿什么时候醒的,她手指南方,声音中略带几分兴奋,然后她很快又换了消沉的语气接着说,“你说,我们是不是也会像那颗星星那样,摇摇欲坠?大概那颗星星掉落下去的时候,我们也就结束了吧。”

“别瞎想,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就算我家里再怎么反对,我也要娶你。”廷信坚定地说,声音依然那么温柔。他依然没找到荟儿说的那颗星星,一颗摇摇欲坠的星星,应该很容易发现才对,但是不管廷信再怎么找也找不到。

湖边开始有人跑步,廷信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他们没有多余的钱打车,廷信回家的车是早上八点的,他们该出发向火车站走去了。虽然火车站就在湖边,但却在湖的对岸,他们还要绕着湖走大半圈,大概还要走五公里,只是对此刻的他们来说,距离更远点才好,那样他们可以再同行多一段路。

只可惜,再漫长的路程也有走到头的那一刻。廷信买了车票以后,大概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廷信身上也没有多余的钱了,他们在肯德基里休息,也没能买上一杯饮料。不过,重要吗?此刻最重要的,是两个人还可以呆在一起。谁知道廷信回了家是不是还会有什么变故。

送了廷信上车,荟儿一个人魂不守舍地回到学校。

中秋,寝室里的同学,有男朋友的都和男朋友约会去了,没有男朋友的都在教室里自习。荟儿几乎一夜没睡,也哭了几乎一夜,已经太累了,才躺到床上便沉沉地睡去。

待荟儿醒来,天已经黑了,同学们还没回来。一起玩轮滑的学弟给荟儿送来晚饭,说是廷信拜托他过来看看荟儿的。荟儿没有心情和学弟聊天,便把他打发了。

爸爸发过来短信,问荟儿中秋什么安排。荟儿说没安排。爸爸问,廷信不陪你?荟儿说,他回家了。爸爸又问,你怎么没去给老人家祝节,真是不懂事。荟儿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好不容易止住泪水,给爸爸回复过去,是人家不让我去的。谁知爸爸竟然回复说,那肯定是你不懂事,做了什么让人家生气的事了。

荟儿没有再回复爸爸。爸爸无故的指责,击碎了荟儿对世界的最后一点留恋。南方的九月,原来也可以如此寒冷。荟儿把自己裹到被子里,泪水又一次汹涌而出,不过她已经没有多少泪可以流了,也许是伤心到了极致。

荟儿走到阳台,秋风送爽,让人心旷神怡。也许在空中飞翔也是这般畅快,也是这般淋漓!翱翔在夜空中,是不是就可以和那颗星紧紧地拥抱?

她慢慢地爬上阳台,原来从七楼往下看,地面看起来并不是那么遥远,反倒像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荟儿张开双臂去拥抱它。

手机传来短信声。荟儿的直觉,大概是廷信的短信。她停住了正要跨过栏杆的腿,还踩在栏杆上的重心脚有些发软。荟儿赶紧往回跳下栏杆,跑回床铺找手机,果然是廷信的短信,他趁着上厕所的时间给荟儿发了条短信。

荟儿的心瞬间就暖了起来,她把学弟送过来的晚饭也吃了。闺蜜发来短信,问荟儿在不在寝室,她马上就回来了。

荟儿给闺蜜回复说:“谢谢你,我在寝室呢,好好的。”

“我不孤单,荟儿,因为我有你。”廷信并不知道,那年中秋荟儿经历了这些,因为荟儿没有告诉过他,不过他知道荟儿肯定过得不好,因为他也过得不好。

“信,那颗星星马上就要掉下去了。它已经这样摇摇晃晃四年了,我想它也累了吧。”荟儿的声音越来越小了,廷信要很仔细地听才能听到她说了什么。

荟儿是个很爱说话的人,廷信也很喜欢听她说话,不过平时难免会有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每当荟儿发现廷信没有在听自己说话,就会很不高兴地数落他。不过今天,廷信注意力非常集中,生怕漏掉了哪怕只是一声喘息。

“它已经坚持四年了,说明还会继续坚持下去,所以你也要好好地坚持下去。还记得我们在青坪的约定吗,还记得那棵竹子吗?我们说过十年后,还要一起回到那里,再找到那棵竹子,看看我们刻的字还在不在的。”

“对呀,还在吗?”荟儿忽然又来了精神,抬起头,看着廷信,眼里又有了一丝光彩,深切的期待。

青坪之旅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外出旅游。

青坪是西南的一个旅游城市南郊的一个小镇,相比市里密集的综合性景点,这里的景点游玩方式单一,所以游客并不多。也正因为游客少,所以还保留着山民的淳朴,而且这里并不是完全没有游客,所以农家旅馆也不少。这是荟儿找了做导游的熟人给推荐的去处。

俩人坐车到了小镇,转乘非法带客的土机车,在山路上颠簸了快两个小时,才来到这座深山里的村庄。

这里才是真正的远离城市尘嚣,绿水青山。荟儿跟随导游朋友的指点,找到一家靠江的农家旅馆。主人家姓胡,大家都叫他胡大爷。廷信和荟儿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最后一间客房了,运气不错。

他们办好入住,已经到了下午四点。本来荟儿觉得有些扫兴,因为马上就到晚饭时间,这一天时间就这么浪费在山路的颠簸上了。不过胡大爷说,现在才是游江的好时候,光线最适合照相,夏天日落晚,还可以玩将近三个小时,上岸正好吃晚饭,如果觉得玩得不尽兴,明天可以再游一次,如果用他们的竹筏,不会重复收费。

廷信便和荟儿便换了泳衣,推着竹筏下江去了。他们坐在竹筏上沿江南下,右边是青翠的丛山,柔和的阳光从山间照射过来,洒满江面,波光粼粼。荟儿依偎在廷信的怀里,静静地感受着“人在画中游”的浪漫和惬意。

随船的船工大概早已习惯这样的年轻小情侣游江,并没有打扰他们,也没有刻意躲避。小竹筏随着流水,慢慢地漂到了下游的一处河湾,船工才提醒他们该回程了,再往下水流很急,小竹筏走不了。

回到农家旅馆时,太阳正好躲到大山背后,天色渐暗。胡大爷已经把晚饭做好了,是刚从江里网上来的活鱼,味道非常鲜美。连在海边长大,从不爱吃淡水鱼的荟儿都吃的津津有味。

吃过晚饭,大家都在朝江的院子里乘凉。一起住在这旅馆里的还有另外一对情侣,正借着昏黄的灯光在一棵竹子上刻字。

“这竹子可以刻字?”荟儿似乎很兴奋。

“可以,屋里头有刀。”胡大爷似乎也很乐意游客刻字的样子,非常热情地招呼家人给荟儿送过来一把小刻刀。

廷信接过小刻刀,在竹子上刻了个猪头,然后荟儿抢过刻刀,添了两个牛角,然后廷信再画了条猪尾巴……两个人你一刀我一划地,刻了个小怪物,最后还签上了各自的名字。他们相约十年后再回来,看看他们的画还在不在。胡大爷说,放心,一定在,这片小竹林是他们自家的,不会砍,欢迎大家十年后再回来看看自己的刻字。

说话间,村子深处传来几声巨大的礼炮声,巨大的礼花在众人头顶上散落下来。

“我们出去看人放烟花吧!”荟儿兴致特别高,廷信也有点兴奋,出来玩就一定要尽兴。胡大爷给他们指了方向,又给了他们两个手电,叮嘱他们路上小心。同行的还有另外的那一对情侣。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