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的鼻鼻虫

昨天半夜,乐乐一觉醒来后,大概觉得鼻子有些难受吧,自己抠出来一小颗鼻鼻虫,一边和我说:“妈妈,乐乐有鼻鼻虫”,一边很小心地把鼻鼻虫捏在手里。我便拿来一张湿纸巾,给乐乐擦了下鼻子,顺便把乐乐的手擦了一下,准备把纸扔掉时,乐乐居然“哇”的哭了出来,说要自己的鼻鼻虫。

如果这是一部漫画,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是因为过分吃惊而炸毛,外加无数黑线垂下,然后读者笑完以后便不了了之了,只可惜不是,我必须处理这个鼻鼻虫的问题。所以这里有个前序的故事:

某天中午带乐乐午睡。乐乐也是自己抠出来一颗鼻鼻虫,然后带着哭腔和我说:“妈妈,乐乐有鼻鼻虫,要用湿纸巾擦擦。”那是第一次,床头并没有备着湿纸巾,所以我随手接过乐乐的鼻鼻虫,然后哄着她好好睡觉。然而,她居然大哭起来,说要自己的鼻鼻虫,于是我又把还在手上的鼻鼻虫还给了她。结果她哭得更厉害,带着尖叫。我只好强撑着半睡状态、疲软的身体起来,在厅里翻找湿纸巾,给乐乐把鼻子和手都擦得干干净净的,还在乐乐的指示下,把湿纸巾扔到她指定的垃圾桶里,她才终于安静下来,美美地睡了。

当时的我几乎崩溃。本来大半夜被叫醒就已经极不耐烦,本能地很机警地爬起来,小心地用湿纸巾按照上次的要求,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大部分动作以后,居然换来的是午夜啼哭,那种心情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我只好把湿纸巾塞到乐乐手里,让她自己处理。一般情况下,乐乐会拿着湿纸巾自己擦擦鼻子擦擦脸,就会很满足的,但是这回都失灵了。她继续哭闹着:“乐乐就要自己的鼻鼻虫。”

我说:“乐乐的鼻鼻虫就在湿纸巾里。”

“乐乐就要鼻鼻虫,只要鼻鼻虫!”

终于,乐乐的哭闹把我们家既是猪也是神的队友给吵醒了。猪神队友先和乐乐各种客气地讲道理,“晚上睡觉不要鼻鼻虫了”,“鼻鼻虫就在湿纸巾上,拿着湿纸巾就是拿着鼻鼻虫了”……在各种劝说都失效以后,猪神队友开始顺着乐乐的意思,在床上摸索,给乐乐找她的鼻鼻虫。最后,居然,猪神队友还真的给乐乐把她的鼻鼻虫找到了!我那神一般的猪队友一定是摸了一颗小沙子之类的哄骗乐乐的吧。我心中暗暗佩服他的机智。乐乐用右手小心翼翼地接过鼻鼻虫,左手抓着湿纸巾,终于安静下来要睡了,猪神队友也很快地传来了鼾声。

就在我即将要睡下的时候,乐乐又哭了:“妈妈,乐乐的鼻鼻虫掉了!”这开的什么国际玩笑,乌漆麻黑的深夜,一颗直径不到0.1毫米的鼻鼻虫掉了,这是要让我找吗?我抓着乐乐的小手,想要安慰下她,等她的情绪平复一些就能哄睡了吧。谁知我竟在乐乐的小手上摸到了一小颗软硬适中还带着些粘性的小颗粒,那手感和鼻鼻虫真像,难道猪神队友找到的真的是乐乐的鼻鼻虫?我赶紧把鼻鼻虫送到乐乐的食指上,乐乐很满足地捏着鼻鼻虫安静下来了。

我也很庆幸地躺了下来,很快便进入朦胧状态。然而事情并不会这么顺利,乐乐再次带着哭腔说:“妈妈,乐乐的鼻鼻虫掉了!”有了上回的经验,我很快地在乐乐的手腕处又找到了乐乐的鼻鼻虫,乐乐再次捏着鼻鼻虫安静了下来。如此反复大概五六回,鼻鼻虫已经失去粘性,我再也无法在乐乐手上找到她的宁神利器。我也尝试着在乐乐枕头下摸索了一会儿,并没有找到乐乐的鼻鼻虫。大半夜的折腾,我早已彻底失去耐性,把在这样吵闹环境下依然能够鼾声如雷的神一般的队友推醒,无助地和他说:“乐乐的鼻鼻虫又掉了。”

然后,神猪队友非常熟练地从自己的鼻子里搓出来一小团鼻鼻虫,塞到乐乐手里,温柔地说:“这是乐乐的鼻鼻虫吗?”乐乐用小猪佩琦的语气,很满足地说:“哦,是的!”

然后这对前世的情人就这样安静地进入了梦乡,剩下我一人,在这个还带着冬季余寒的深夜,进入了深沉的冥想状态。我不知道我能想些什么,光着眼,一点睡意都没有。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