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枝

年轻的男人头发凌乱,红肿着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呆坐在医院大门处大口地吸着香烟,地上铺满了烟蒂,憔悴的面容看起来昨晚应该是一夜没睡,两鬓隐约可见几根白发。他猛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然后使劲地将它掐断摔在地上,起身向着医院的外科大楼走去。

“施主莫急,万事皆有转机!”一个身着麻布长衫,隐士打扮的人拦住了男人。

男人不胜其烦地推开来人,继续向前走去。他着急赶到手术室去,他的妻子由于难产,现在还在手术室内抢救,孩子虽然无恙,但也在保温箱里,需要观察三天。

“施主难道已经忘记老夫了吗?”隐士转身一跨步,又拦在了男人面前,缓缓地从怀中拿出一根杨柳枝,递给了男人。

男人看见杨柳枝愣了一下,开始打量起眼前的隐士,他似乎想起来些什么,眼睛终于闪过一丝生命的亮光。没错,他们以前见过面,七年前,在终南山上。

当时,男人家里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说是找人算过了,他们的婚姻注定难白头,男人家里认定这个女孩儿是来骗他们家钱的,是个坏女人。男人心烦气躁,一个人到钟南山去散心,遇到这个自称终南山隐士的怪人,他一语道破男人的心事,却说事情尚有转机,还从身边的柳树上折下一根枝条,交给男人,说是时候到了,他会再来。

后来,男人大学毕业了,带着女孩儿奔赴南方城市,两个人在异地他乡艰难地营生却过得很幸福。近两年,男人事业上有了突破,经济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他们甚至都没有通知家里,就在工作的城市,在同学朋友和同事的见证下结成连理。

一年后,妻子怀孕。本来一切都是那么顺利的,定期的产检,医生也说孩子很健康,妈妈的身体状况也很好,两个人都开开心心地等待着小生命的诞生。然而,妻子进入产房后,忽然情况就变坏了,在产房里努力了两个小时也没能把孩子生下来。医生建议剖腹产,男人都已经签字同意了,就在这时候,孩子居然就生下来了,但是妻子却大出血,现在还在急救,已经四个小时了。

“我家人说给我们算了,注定难白头,他们都认定我的妻子是个坏女人,不会跟我一辈子,难道竟是她将会先于我离去吗?”男人翻看着手中的杨柳枝,眼眶湿润了。

“你的妻子本是药王观音手中的杨柳枝。当年,药王观音下界历劫,投生在医圣家中,却遭遇大瘟疫,全家人积极救治,却不幸染病,家人陆续倒下。药王观音心灰意冷,躲入山中,被樵夫接济。药王观音在樵夫的开导下顿悟,以济世为怀,终于悟道飞升。后来,药王观音得知樵夫病重将不久于世,便托梦樵夫,将自己的杨柳枝交给了他。樵夫梦醒,发现枕边果真躺着一根杨柳枝,随后重病竟然不药而愈。樵夫感恩药王观音,就将杨柳枝插在了院子里,悉心照料,竟把杨柳枝给种活了。本来这杨柳枝被药王观音吹了一口仙气,樵夫病好以后,杨柳枝就该枯萎了,不想竟被樵夫种活了。杨柳枝在樵夫的照料下长成了一棵茁壮的柳树,长久地陪伴着樵夫。樵夫一生清贫,并未娶妻,晚年凄清,柳树竟然动了凡心,希望来世能够陪伴樵夫。而你,就是当年的那个樵夫,你的妻子正是那棵柳树。杨柳枝当年受了药王观音的仙气,就相当于背负了药王观音的使命,使命完成了本该被药王观音召回天界,她却私留凡间,药王观音随时都可以将她召回。”隐士说。

男人听了,半响才说出来一句话,“那,居士可有解救的办法?”

“我既然来了,自然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药王观音要人,我们当然是要给的,不过给的是什么人,却不重要,只要有人交出去就好了。我会扎个纸人,代替你的女人交给药王观音,药王观音得了人就不会再纠缠你们了。”隐士慢悠悠地说着。

“这样就可以了?”男人眼睛瞪得溜圆,不知道是怀疑、吃惊还是喜悦。

“是的,纸人我都已经给你订好,就在前面的纸扎店。只要你同意,心意到了,我马上就起事,你的妻子很快就会平安的。”隐士刻意将“心意”二字说得很重。

男人搜遍口袋,把带在身上应急的三千四百二十五块七毛全都给了隐士,巴不得还要到附近的ATM机去再取些钱来。不过隐士阻止了他,说是心意到了就行了,说完便向着不远的纸扎店走去,让男人回到手术室等待好消息。

男人脸上的忧郁瞬间全消,信心满满地向着手术室走去,刚走到手术室门外,便看见医生推着妻子出来了,手术已经做完了,妻子也脱离了危险,只须好好休养。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