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孩子表现得“叛逆”

网上有“terrible two”的说法,也就是可怕的两岁,因为孩子长到两岁的时候,开始萌生自我意识,表现出人生的第一个叛逆期。乐乐明天就正好两岁六个月了,正处在“可怕的两岁”叛逆期,与乐乐斗智斗勇斗力的半年多里,我也感觉越来越无力,每天早上天亮,乐乐醒来我就被恐惧的情绪控制,乐乐也被我的情绪影响,每天情绪都有些低落。

乐乐打小一直是一个特别乖的孩子,也可能是女孩子的缘故,并不像男孩子那样顽皮,虽然贪玩又好动,但是动静有度,自我控制能力也很强。在我看来,乐乐是拥有超过同月龄孩子很多的心智成熟程度的。我曾经怀疑过,特别成熟的孩子会不会心里很苦呢?但是乐乐并没有任何情绪压抑的表现,而且喜怒有常喜怒有度。

然而最近几个月,乐乐表现得有些情绪失控,经常放声号啕大哭,而且怎么哄都哄不好,只能让她哭了自己停下来。我一开始把这归结为“可怕的两岁”,再加上最近乐乐沉迷《小猪佩琦》,我们很自然地把责任推到了《小猪佩琦》上,因为弟弟乔治就是这样嚎啕大哭的,而且确实在乐乐看了《小猪佩琦》以后,开始晚上不睡觉白天不吃饭。所以我们强行禁止了乐乐看《小猪佩琦》,另外给她播放《dinopaws》来冲淡她对《小猪佩琦》的依赖,多带着乐乐练习体操。两个星期后,效果很好,乐乐不再像之前那样晚上不睡觉,白天不吃饭,也不再动不动就嚎啕大哭。

前几天,在淘宝上看到有《小猪佩琦》的卫衣,就给乐乐买了一件。我想借此来试验一下乐乐是不是已经可以摆脱《小猪佩琦》的瘾了。乐乐看到衣服非常开心,开心到尖叫,吃饭的时候还问我:“乐乐可以看《小猪佩琦》了吗?”我说不行,因为乐乐看了小猪佩琦就不睡觉,乐乐虽然有些失落,不过反应平静。

我开始想,乐乐前段时间沉迷《小猪佩琦》大概并不是有多沉迷,大概是别的地方出现了问题吧。譬如因为乐乐太喜欢《小猪佩琦》,所以我偷懒了,把乐乐完全交给了《小猪佩琦》,疏忽了陪伴。我曾经连玩具都不想给乐乐买,因为觉得有了玩具,大人就产生依赖情绪,把孩子交给玩具,疏忽了陪伴。一直都懂得这个道理的我,最后也在陪伴的这个问题上,把孩子推给了动画片,难道不是自己的过错,反倒是动画片的错吗?

乐乐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吃饭困难。她并不是不能吃,也不是不需要吃,有时候吃得特别好,自己大勺子一大勺一大勺地往嘴里送,甚至都不惦记零食,但有时又一点都不吃,光吃零食。我曾经好声好气的给她讲道理,让她多少吃一点,也曾发过很大的脾气,扔她的零食,强迫她吃。因为乐乐的吃饭困难问题也出现在两岁前后,我也把这个问题归结为“可怕的两岁”。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思考,我发现乐乐不爱吃是因为咀嚼能力不足,乐乐出牙比较慢,断奶的时候才16颗牙,一开始不爱吃肉,而且乐乐从小没喝过牛奶,也不适应牛奶的味道,一般就只吃一些蔬菜,后来甚至连蔬菜都不吃了,而蔬菜里面,土豆、藕和花菜,乐乐是一直都不拒绝的。其实就只是因为她的咀嚼能力不够,只要把肉炖软烂了,纤维素含量较低的蔬菜,乐乐都很爱吃的。乐乐并不挑食。

在乐乐两岁以前,我是几乎不向她说教的,因为觉得她听不懂。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原来乐乐是可以听懂一些道理的。不管她是否能听懂吧,毕竟小孩子天生就是会讨好父母的,这是增加生存概率的天性,她觉得这是父母推崇的行为,就会努力做好,所以当我们给孩子提一些他们能做到的要求时,他们都会去做的。能够通过“说”就让孩子按自己的意愿行事是很省事的,我开始沉迷于此道。但是很快,我发现事情并没有变得简单,反倒带出来更多问题,乐乐变得很叛逆,开始故意逆着我们的意思行事。

我开始体会到那些早于生孩的朋友们说的想把孩子塞回肚子里的感受了,但是我却再也没办法简单地把这些归结为“可怕的两岁”,因为我坚信一家人不应该有这么困难的坎,孩子身上的问题肯定都是大人身上的问题。

我想起来有一次在玩具反斗城遇到的一对父子。儿子想要玩店里试玩的乐高积木,不过小孩子并不是很会玩,爸爸看着就着急了,把小孩扣上去的都拔了下来,然后教孩子怎么玩,结果变成了爸爸在玩,而小孩子早就停手了。

前天,我给乐乐买了一套新的填色卡,因为这套填色卡比较贵,画毕竟漂亮,很精致,我太爱惜也太喜欢了,完全没顾上乐乐的感受,自己就在很认真很开心地填了起来,乐乐看我玩的开心,也拿着蜡笔要和我一起填色,我却因为乐乐乱填而不高兴了,我说:“乐乐你别乱画!”乐乐很委屈地说:“但是乐乐填得也很漂亮不是吗?”我拿着配套的3D建模软件扫了一下乐乐填的画,软件完全无法识别,我职责乐乐不该这样乱画,然后开始教乐乐怎么填色,要搭配要认真不要涂到界外之类,但是乐乐并不愿意照做,依然我行我素。我再说,她都委屈得要哭了,然而被情绪蒙蔽的我居然完全看不到乐乐的情绪变化,只是粗暴地把她交给爸爸就完了。结果第二天,乐乐再也不愿意拿蜡笔了,我让她填,陪着她玩,她也都不要再玩了。看着乐乐胆怯的小眼神,我很心痛,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得不偿失。

我们很多时候把孩子不愿意按照我们的意愿行事理解为“叛逆”,但是孩子为什么不愿意按照我们的意愿行事呢?因为不喜欢,因为不高兴还是因为不可以呢?如果孩子不喜欢做,我们为什么不要强迫她?如果孩子做了却让自己不开心,我们为什么要为难她呢?如果她根本还没有具备这样的能力,我们的要求是不是就变成无理取闹了呢?

 

说到底,什么是叛逆?叛逆的主体是父母,叛逆了的是父母的意愿,而叛逆的执行者是孩子。为什么会叛逆?因为双方意愿不一致。当意愿不一致的时候为什么我们会把问题归结为孩子“叛逆”,而不是我们的控制欲呢?因为我们习惯于站在我们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因为我们习惯于“自我为中心”。

孩子本没有“叛逆期”,只是因为我们对孩子的控制欲望越来越强所以导致孩子出现了“叛逆期”。如果不是因为我偶然发现乐乐能听懂一些道理了,我不会意图以语言去控制她,让她按照我的意愿行事:好好吃法,好好睡觉,好好填色……但是我以为孩子的懂,她不一定如我们想的那样“懂”,她可能只是被动地顺从而已。能一次被动地顺从,能两次被动地顺从,并不能三四五六七八次被动地顺从。

我曾经也对自己青春期的叛逆思考得很深,我不断地提醒自己,有问题大家多沟通,就能避免叛逆期。当大家的理解能力,社会阅历处于对等位置的时候,才能通过沟通来解决,但是当大家认识能力不对等的时候,怎么沟通呢?我们要怎么去和两岁的小朋友沟通?怎么和七岁的小朋友沟通?

大部分父母可能都能意识到两岁和七岁的叛逆期没办法通过沟通来解决问题,所以要么顺着孩子,要么强迫孩子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因为他们并没有反抗能力。所以可能甚至很多人都没意识到原来孩子在两岁和七岁还有叛逆期,只是觉得这两个时期的孩子很讨人厌,很难管很难带而已。青春期叛逆期,大部分家长都觉得孩子这么大了,可以沟通了,事实却发现无法沟通,而孩子到了这个年龄也没办法强迫或者简单顺从了,因为这个年龄的孩子行动能力已经很强了,能够做出来很惊人的事情,所以几乎所有人都经历过青春期叛逆期。其实回过头来想想,孩子青春期,父母基本上也都处于更年期了,思想怎么可能同步,怎么可能平等对话,怎么和平沟通?

所有的问题都诞生于,你觉得自己可以驾驭的时候,自己可以以更轻松的办法去解决而偷懒的时候。在孩子的成长问题上,聆听和理解比任何管和教都更管用。

我们只要安静地等待,安静地守候,好好地陪伴,孩子就会慢慢地长大,并不需要我们的“管”和“教”,我们的经验属于过去,而孩子的人生属于未来!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One thought on “当孩子表现得“叛逆””

  1. 我们对乐乐有期望,所以在心中会有一条看不见的却是规划好的路,想让乐乐顺着走。这是控制欲产生的源头吗?
    我参与家庭生活太少了,导致乐乐大部分问题都是牛牛一个人承担解决,其实是我忽略了牛牛和乐乐。我要主动多多的参与进来才行。陪着牛牛,和乐乐一起享受成长的快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