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你还好吗?

看完烟花往回走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山里人睡得早,到处一片漆黑,他们两对情侣,四个人就这样在村里迷了路。别说只有手电那点微弱的光,就算是白天,这样七拐八绕的山里,要轻松找到回去的路也不容易,毕竟那旅馆,他们也才第一天入住。

“看,是那颗星!”荟儿叫了起来,同时手指向南边,“原来到了这里,这颗星的位置也会高一点,在学校看到的时候,这颗星几户就在地平线上。”

“哪颗星?”廷信顺着荟儿指的方向望去,之见满天星斗,因为是在山里,没有城市里灯光的干扰,天上的星星也变多了。

“就是那颗快要掉下去的星星啊。它在这里的位置高了许多,是不是如果有一个地方,这颗星星正好出现在头顶上的话,就说明那个快要死的人就在那个地方呢?”荟儿若有所思道。

“是流星吗?怎么看得出来哪颗星要掉下来呢?”同行的女生问。

“就是那颗,一上一下地晃着呢,你也看不出来吗?”荟儿很惊讶,这么明显的一颗摇摇欲坠的星星,为什么对他们来说这么难看出来呢,廷信也这样,荟儿跟他说了都快十遍了才看出来,真是笨死了。

荟儿一边给他们指着那颗星,一边领着他们往前走, 没多会儿,居然回到了那农家旅馆。

“你怎么找到回来的路的?”廷信非常惊讶,荟儿一直是个小路痴,就算在校园里也会迷路,但是在这陌生的小山村里,还黑灯瞎火的情况下,居然很顺利地找到了正确的路。

“是那颗星星给我指的路!”荟儿调皮地一笑,转身小跑进了那农家,身影消失在黑漆漆的门洞里。

漆黑的夜空中,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廷信看得非常真切,他很兴奋地对荟儿说:“荟儿,看,是流星。”

荟儿并没有搭理廷信,依然安静地躺在廷信的怀里。

“荟儿,流星,你看见了吗?”荟儿还是没有回应,廷信的心一沉,阵阵凉意升起。他低头一看,荟儿已经合上了眼,嘴角还挂着微笑,就像在青坪旅游时的那种幸福的笑容。

廷信抱起荟儿,快步跑向值班医生,一边带着哭腔大喊:“医生,医生!”一向处事淡定,有时候甚至冷静得让人觉得有些冷酷的廷信,这一刻,也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豆大的汗珠爬满了廷信的额头,而他的手,此时却是冰凉。

护士推过来一张病床,从廷信怀里接过荟儿,平稳地放到病床上,急匆匆地推进了急救室。

护士熟练地给荟儿接上心肺监护,监护器上显示荟儿的心跳已经停止。一位护士在旁边给主治医生报着荟儿的病历:

“钟心荟,21岁,XX大学学生,晚上在学校玩轮滑时摔到灯柱上,后脑窝、脊柱多处受到撞击。”

另一个护士拿着一张脑扫描图匆匆忙忙地跑进急救室,主治医生接过片子看了看,问道:“多长时间了?”

“一个小时。因为伤者的校区在东部校区,正好修路,耽误了些时间。”

医生再次对荟儿使用电击,进行心肺复苏,但是监护器上依然没能看到任何跳动。

“宣布死亡吧。”医生无奈地放下手里的设备,有气无力地说。

等待在急救室外面的几个女学生早已泣不成声,几个男生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他们每人都背着一双轮滑鞋。

一旁的廷信把头一次又一次地砸在厚实的水泥墙上,泪水悄悄地爬出眼眶。是他提议玩的长龙甩尾,是他领着大家甩的大S,是他得意忘形地加速……刚学会玩轮滑的荟儿,甚至连刹车都还不够熟练的荟儿根本不可能控制得好,为什么会让荟儿排在队伍的最后?为什么……

墙角处放着一双最新款的花式轮滑鞋,轮子已经高度磨损,可见它的主人练习的刻苦程度,也看得出来它的主人有多钟爱这项运动。轮滑鞋的旁边还放着这双轮滑鞋的一套原装的新轮子,那是荟儿送给廷信的生日礼物。这双鞋子才上市不到半年,市场并不容易找到原装配件,谁也不知道荟儿是怎么找到这套轮子的。

廷信又使劲捏了一把衣兜,里面藏着一条手链,那是荟儿心仪已久的手链。廷信打算在自己的生日聚会狂欢结束,大家散去以后,再送给荟儿的,顺便向荟儿表白。

“荟儿,你在天堂还好吗?有没有人教你玩轮滑?”

(全文终)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