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

不知道我是焦虑敏感型神经还是北京这个地方会让人不自觉就焦虑起来,回家度假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才放松下来的神经,才刚回到北京马上就绷得紧紧的了。

自从某宝君从朝阳来到海淀,房租从4000涨到了7500。虽然住房公积金能够承担大部分房租,而且就算负担部分房租,可支配收入还是比在原来的公司多了。不过奇怪的就是,我们却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相爱十年,结婚五年,我们一直有一个约定,坚决不因为钱吵架,坚决不因为钱而伤害感情。然而这一次的涨工资却让我们第一次因为钱吵架了。在这半年里,我们吵架的程度和频率都是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来少有的。更甚的是,这半年来,批评乐乐的剧烈程度和频率也是两年多来最高的。我甚至不明白,我为什么忽然就变得这么焦虑了。是因为房价的肆虐让我意识到我们可能再也无法拥有自己的房产吗,还是因为看着海淀满眼的好资源我们却没有能力去拥有?

昨天带乐乐去打预防针,因为乐乐起来很晚,又很赶时间,关键是我心里也有情绪,那个卫生服务中心每周就上三个半天的班,每次我都和乐乐一路焦虑地赶过去,然后被告知,你们来晚了,不能给打了,所以我昨天特别焦虑。天气很热,我有情绪,不愿意抱乐乐,所以拉着乐乐一路快跑,乐乐一直在后面喊:“妈妈别跑了,乐乐热,妈妈,乐乐要回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就是那么狠心,下了决心要整整这个不知好歹的娃,她越叫我越想折磨下她。终于走到公交车站,停下来等车的时候,乐乐瞪大了还呛着泪水的眼睛对我说:“妈妈开心了吗?”我一扭头,狠狠地说:“不开心!”乐乐忽然变得很沮丧,一脸的不解。

终于,我们还是没打上预防针。那一刻,我就像明知道自己考得很差却幻想着自己也许还能考个好成绩的孩子在知道自己确实考砸了以后的平静,那颗悬到天上去的心终于落回到该呆的地方了。我拉着乐乐坐到树荫底下,给某宝君发着信息吐槽,乐乐很平静又带着几份侥幸地重复着:“妈妈,医生没来,不打针了。”我说:“是的,不打针了。”休息好了,我决定打车回家,不等公交了,实在是心太累了。

回到家,乐乐又问我:“妈妈,开心了吗?”我说:“妈妈开心了。”乐乐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对我点点头说:“开心了就好了。”

那一刻,我真的被乐乐融化了。连续两天了,因为打预防针,因为大热天赶路,因为某宝君换工作,因为楼上装修钻墙的声音,我非常焦虑。乐乐在默默忍受着我的臭脾气。乐乐永远是那么的乐观、从容,不管发生什么样不开心的事情,她都可以很快地调整自己的情绪,总是笑嘻嘻地和我说话。

然而,我的焦虑导致的行为失控总在不断地提醒着我自己,“我他妈就是个混蛋”。

三点五十前后,家里跳电了。我一开始以为是小区又停电,因为最近小区停电实在太多了,我习惯性地跟某宝君吐槽了一句,然后忽然意识到可能是我们电卡没电了。某宝君让我拿着电卡去插一下,可能有一些备用电,然后就去买电吧,要快,因为物业五点就下班了。我一看时间,天哪,已经四点十分了,我还得先去取钱,因为物业只收现金。

我拿着电卡往电表里插了一下,显示“10 34”,又看了一下邻居家的,显示“99”。我问某宝君,这是1034还是10.34?某宝君说不知道呀,可能就是10.34吧,反正赶紧去买电吧。我便赶紧回家准备,正要出门,乐乐喊着:“妈妈,乐乐要拉粑粑!”我当时一定是大脑缺氧了,但是我不能因为乐乐要拉粑粑去骂她啊,我努力克制,给她摆好小马桶,让她拉粑粑,然后很失望地和某宝君说:“乐乐给我整幺蛾子,不让我出门。”某宝君回那就明天早上再去买电吧,今天省着点用。我心里却认定了,今天一定要买上,否则我这不就是废人了吗?每天不上班在家带娃,连那么点小事都做不来。所以乐乐拉完粑粑我就赶紧清理掉,催促着乐乐赶紧赶紧快快快,我们赶时间。我把袜子扔给她,然后就换衣服去了。结果我忙完一轮要出门了,才发现乐乐一只袜子都没穿上。我一下怒气上冲,抓着她的脚丫丫狠狠地拍了一巴掌。乐乐很委屈,强忍着眼泪说:“妈妈不要打乐乐的脚丫丫!”我没理她,很快地给她把袜子穿上,拉着她就出门取钱,物业一次只让买500块钱的电,1024度。一路上到还顺利,回到家还不到四点四十,原来并没有那么不方便。虽然比起以前,只要在淘宝上买电并且马上到账麻烦了那么一丢丢,不过时间成本也并没有那么大。

我把电卡再次插入电表,显示2058。哪尼?敢情电卡里本来就有电呀,而且是1024度,500块满额的电呀。我这一顿手忙脚乱的,还打了乐乐的脚丫丫,算是什么?然后我才忽然想起,乐乐拉的粑粑也不是很好,哦,从卫生服务中心回来的路上,乐乐还说肚子疼来着……我这一天都干了什么?

大概也是因为我这一天心情都很不好吧,乐乐回到家以后就不敢来招惹我了。我也正好抽出身来去把晚饭做了。某宝君下班回到家,我和他说起来今天发生的事情,忽然意识到,我还欠给乐乐一句道歉。我轻轻地拥抱乐乐,和她说:“对不起,妈妈今天忙昏头了,对不起,乐乐。”乐乐说:“妈妈开心吗?”我说:“开心,妈妈现在开心,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了。”然后乐乐拉着我一起填颜色,一起画画,乐乐还无意间画出来一个很可爱的小卡通人形象。我把卡通人形象临摹了一个,再加上一些修改,和某宝君说:“我们以这个为主角,做个简单的横版过关游戏给乐乐玩吧。”乐乐一听有游戏玩就非常开心,一直喊着“爸爸要给乐乐做个游戏”。我说,爸爸和妈妈一起给乐乐做游戏好吗?乐乐说不好,就要爸爸自己做。我一边劝着乐乐,爸爸自己一个人做太累了,要写很多代码,其实我心里明白,乐乐是怕我事情多了,情绪就会不好,而且我一写上代码就不陪乐乐玩了。

因为在家里带孩子的缘故,我也不可避免地回看一些妈妈圈的文章,育儿的文章,写这些文章的人自然也知道,会看这些文章的大部分是全职妈妈,所以偶尔就会有一篇关于全职妈妈增值的文章,或者全职妈妈的焦虑之类的文章。本来不焦虑的人也难免不会因为看了这些变得焦虑起来。我自己也时常拎不清,究竟赚钱更能让人有成就感,还是培养一个好孩子更能让人有成就感呢?如果为了自己所谓成就感,社会责任,却伤害了一个善良的孩子,使得孩子以后不够幸福,究竟是得还是失?一生为了孩子奔波操劳,孩子以后能理解吗?她是看不起这个一事无成的妈妈还是感谢这个为了自己努力克制自己的欲望的妈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每当我焦躁起来,每当我看到乐乐含着泪花的大眼睛,每当我听见乐乐问“妈妈开心吗”的时候,我就觉得,保护这个孩子才是我的使命。至于以后她如何看待我,并不重要,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