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自孩子出生后我便辞掉了工作,在家里全职带孩子。现在孩子上幼儿园了,我也就闲了下来。

在家里闲着实在太无聊了,我便重新下载了QQ装上。已经快十年没用QQ了,但是我的老账号居然一下就登了上去。上千条未读消息,我根本不可能逐条细看,只点开了消除掉未读提醒就关掉了。

这时我收到一条来自小樱的入群邀请。小樱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我小学时代的第一个朋友。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这群里的用户全部都用火星文名字,我看着就头疼,心想小樱怎么会拉我加入一个这样的群呢?我打开和小樱私聊的对话框,问小樱怎么会和一群非主流玩。小樱并没有回复我,我想她大概在忙吧。

火星群的图标闪动了起来,有人提议大家找自己的朋友玩一个游戏。玩法很简单,就是大家都来说说自己前一天晚上做了个什么梦。我苦笑,这算什么游戏啊 。

正好这个时候,我大学同学的QQ群有人说话,让大家讨论一下毕业十周年的聚会安排。看着这些熟悉的昵称在一起热情地聊着天,开着玩笑,气氛融洽,我忽然觉得好像又回到了读书时代。在社会上打滚的这些年,多少心酸多少血泪,在这里似乎通通都消失了。

不多时,群里气氛又冷了下来,我的心也空落落的。这时我想到了那个火星群的游戏,虽然算不上什么游戏,不过用来活跃一下群里的气氛还是很不错的呀。

我建议大家都来玩这个游戏,想不到大家居然答应了。想来大家也是闲着了,闷得慌吧。

这天晚上,我做了个噩梦。我已经将近五年不做噩梦了,忽然做了一个噩梦,我居然觉得很刺激。梦里,我回到了大学校园,和班上的同学一起玩“大逃杀”的游戏。就是北野武的电影《大逃杀》,我在梦里和我的大学同学在大学校园里演绎了一遍“大逃杀”。只可惜我在梦里并没有玩到最后便醒了。

把孩子送到幼儿园,我便回家打开电脑,登录了QQ。今天大家都很安静,应该都在上班吧,我把我昨晚做的梦在大学同学群里说了一下,包括所有的细节。然后问他们昨晚都做了个什么梦。

很快,小月说话了,说她和我做了同一个梦,甚至连细节都一样,太神奇了。群里一下热闹起来,大家都和我做了同一个梦,还有在梦里和我们不同阵营的同学在补充我们没经历的细节。

这一天,我们就这么讨论着这个梦度过了。只是,大家居然都没意识到,我们居然都做了同一个梦,而且在梦里死去的同学,今天一天都没露脸说过话。

夜里,我又做了一个梦:我应邀到小月家里去,却发现小月全家都被杀了,头颅都被砍了下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候小月的头颅发现了我,对我说:“你来了!”然后,十几颗头颅向我飞过来,我转身就跑,头颅就一直追,终于在小区大门,追上了我。这些头颅一起对着我吼:把你的身体借给我吧。而我则像中了魔咒一般,用自己的手指很用力地插自己的脖子,似乎要把脖子插断。

我在恐惧中醒来,那感觉太真实,而且醒来的时候,我还在用自己的手指插自己的喉咙。天已经微微亮了,我赶紧起来做早饭。把孩子送到幼儿园,我便赶紧回到家中打开电脑,到群里喊话小月,告诉她我昨晚做了这么个梦。

不过这天,小月一整天都没有上线,大家都很兴奋地说着各自的梦,还说这游戏太神奇,以前从来没做过这么真实这么刺激的梦。这一次,我们都做着不一样的梦。

只是,大家依然都还没意识到,不上线的同学已经越来越多了,而那些不再上线的同学,正是在我们梦里死去的同学。

第三天晚上,还没到九点我就带孩子睡下了。入睡不久,我又一次做噩梦。我梦见我杀了小白,还把小白的尸体装到车的后备箱里,然后开车逃走。我很紧张,根本没注意到后备箱并没有盖好,尸体掉出来一半,一路拖行,血染了整一条马路。直到我在半路上加油,被加油站的员工发现,我又继续驾着车一路飞奔到郊区树林里,然后弃车而逃。

我在恐惧中醒来,还是深夜,但我已经毫无睡意。打开QQ,大学同学群里有99+的留言,最早的一条是娜姐说“小月全家都被杀了,而且头颅都被砍了下来”,后面都是大家针对娜姐说的内容的讨论,不外乎就是些“怎么这么残忍,究竟什么仇什么怨”,似乎并没有人意识到这和我前一天的梦完全吻合。我默默地关掉了电脑,一个人坐在墙角里,不敢睡觉,也不敢上QQ,甚至连手机都不敢开。

天刚亮,我便拨通了小白的电话,然而一直都没有人接听,电话里响起第十下拨号音,就在我等待着机器提示“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时,一个男人接听了电话,他问我是谁。我说是大学同学,十年不见了,想问问她聚会要不要来。对方告诉我,他是警察,我的同学已经被杀了,凶手把尸体装到后备箱,开车逃走,最后在郊区树林弃车逃跑了。

手机缓缓地从我手中滑落,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几声呼叫和问候,然后电话被挂断……

我已经三天不敢睡觉了,一直在喝特浓咖啡提神。老公和孩子都已经睡下,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的反常,我每天白天都伪装得和往常一样,只是晚上等他们睡下了再偷偷爬起来,躲在墙角里玩手机。

手机里的游戏画面在不断地切换,但是我的眼皮却越来越沉,我已经看不清游戏进行到哪里了……

有人在朝我的耳根后吹凉气,我在朦胧中醒来,但是我的身体一点都动不了。柔柔的冷风在抚摸我的脚底,然后慢慢地的游走到我的腰,掀起我的衣角,一直来到我的胸前,脖子。

我克服了极大的恐惧,努力地睁开眼睛,只见一团稀薄的黑雾在不断地揉搓变形,最后变成一张空洞的人脸快速的朝我袭来……

 

 

 

飞龙  -2005年1月25日 20:40

你们知道吗?小樱死了,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