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二)

我们一起进了电梯,她们还在说着什么,笑得很开心,我心底却泛起一丝不安,刚才还因为跑步出了一身热汗,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冷汗。此刻,我仿佛置身于冰窖中,寒气却是从我的身体里“滋滋”往外冒。女孩在十楼出了电梯,我在这个“冰窖”里又“吱呀吱呀”地爬了六层楼。

电梯再次打开,我都还没走出电梯,就听见小宝宝欢快的笑声。

1602里温和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伴着小宝宝的欢笑声,这是一个温馨的晚上。然后这样的温馨于我,却是一种别样的恐惧。

我快速地按着电梯的关门按钮,期待电梯门能快点关上,但是这电梯却像是故意和我作对似的,许久了都没动静。我飞快地跑出电梯,朝楼梯间跑去,徒步跑到一楼。

就在我冲出单元楼的瞬间,我注意到,门禁的红灯灭了。

“啊~~”我撕心裂肺地喊叫起来,然后绕着一号楼一圈一圈地跑,直到自己感觉再也跑不动了,才慢慢地再一次回到二单元。

我再次走进电梯,因为我没有力气爬十六层楼了,否则我真不愿意再次踏入这诡异的电梯。

电梯门打开,男朋友正站在电梯门外,探着头朝楼梯间看。

“你怎么上来了?警察呢?”男朋友问我。

我一下扑到他怀里,抱着他一个劲地哭。

“没事的,没事的,东西没了就没了,人没事就好,钱还能再赚回来的呀。”男朋友温柔地抱着我说,他以为我心疼被偷走的电脑和钱,我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向他讲述我这一天遇到的所有事。我觉得很委屈,说不出来的委屈。

手机在口袋里振动起来,我掏出来一看,是之前给我打电话的警察。他们说已经到楼下了,让我下去带个路。

男朋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后背,说:“没事的,放松点。要不我下去给警察带路吧。”

“我们一起去好吗?”

“家里得有人看着。你看侦探小说不也有说吗?要保护案发现场不被破坏。”

“那还是我去吧,对着乱糟糟的家,我心里堵得慌。”我从男朋友的怀里挣脱出来,很不情愿地再次走进电梯。

然而,我到了楼下却并没有看到警车。我给警察打电话,对方并没有接听,反倒是很快便把电话掐断了。再打,还是掐断,打多少次,就被掐断多少次。我很委屈地靠着门边瘫坐了下来,眼泪一阵一阵地涌上来,我强忍着把泪水憋了回去。

门禁上的红灯又亮起来了,我开不了门禁。给男朋友打电话,让他给我开一下门,但是男朋友也没有接听,无论打多少遍,得到的都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天已经完全黑了,昏暗的路灯一闪一闪,小区里的行人又渐渐多了起来,吃过晚饭的人们出来散步,下班晚的年轻人在外面吃过晚饭,这个点正好也回到了小区。

我再次举起手机,要再给男朋友打电话,却听见一号楼后面响起一阵骚动,有人惊叫,有人哭喊,原本在小区里慢悠悠地走路的人们开始加速朝骚动的地方跑去,也有人从骚动的地方慌慌张张地往外跑。好奇心促使我跟随大家绕到大楼背后,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挤过重重围观的人,却看见男朋友正躺在草地上,眼睛和耳朵都躺着鲜血,身体一下一下地抽搐。我慢慢地走过去,有人想要拉住我,我使劲甩开了他的手。

我轻轻地抚摸男朋友的头,眼泪不停地往外涌,滴在草地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躺在这里?

人群里有人报警,有人叫救护车。我不知所措地跪在草地上,看着男朋友的挣扎越来越弱,但是我知道他还不想放弃,但是我可以感觉出来,他的体温在慢慢地下降。

我抬头看向楼顶。我们出租屋的阳台居然亮着灯,一个女人抱着孩子鬼鬼祟祟地朝我看过来,然后快速地闪躲了回去。现在的小偷真是大胆,带着孩子开着灯,堂而皇之地搬东西,有人问起就说是搬家呗。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楼顶上闪过一个黑影,是个男人,他手里还拿着一根粗棍子。一定是他,是他把男朋友推下了楼。他也是小偷,拿了我们家的东西,见我们回来怕被发现,就躲到天台上,打算警察走了以后再慢悠悠地离开吗?可是却被男朋友发现了,他们在天台上打了起来,还把男朋友推了下楼。现在的小偷居然这样疯狂,偷东西就完了,居然还杀人!

我大声的喊叫起来:“凶手还在天台上,你们赶紧去把单元楼堵了!”

可是围观的人并没有搭理我,他们只自顾自地讨论着无关要紧的东西。警察来了,他们把我从男朋友身边拉开,让我不要妨碍他们工作,他们会妥善处理的。

我对拉我的警察说,凶手还在楼顶上,甚至小偷还在我家里,让他们赶紧派人上去。不过警察并没有搭理我,他们把我拉到一边便不再搭理我,不知道他们在忙着什么。

我只好自己再次回到二单元,乘坐电梯到十六楼。我明白,我乘坐电梯,他们可能就会从楼梯逃掉,我走楼梯他们则会从电梯跑,我一个人是没办法守两条路线的,但电梯毕竟快一下。

走出电梯,我先回了家。大门敞开着,温暖的灯光照亮了国道。我气冲冲地走到屋里,对着假装成一家三口的小偷一顿骂,那男人看见我居然还跟我来气,从房间里拿出一根粗棍子向我走来,挥舞着棍子要打我。就是他,楼顶上的黑影就是这个男人,就是他杀了男朋友的。

看见他的棍子,其实我有点怯。男朋友那么高大都被他推下了楼,我根本没办法在他手下走一招。但是我不能怯,因为是他杀了我的男朋友。

男人走到了我面前,正要动手,我先他一步,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他大概是想不到我竟然敢还手,被我推得趔趔趄趄往后倒,差点把抱着孩子的女人也一起撞倒。

我赶紧趁机夺门而逃,一口气冲到了天台上。

这时的天台已经没有人了。我接着月光仔细辨认着脚下的垃圾,尽量不要踩上脏东西和钉子之类的。我发现了,天台上有明显的打斗的痕迹,看得出来有人摔跤滑倒,栏杆内侧有指甲的刮痕,这时男朋友掉下去之前使劲抓着的痕迹。他当时应该很害怕,他想要爬上来,但是他失败了。也许他不是失败了,而是那个男人故意把他不让他爬上来。

“疯婆子,你还在这!赶紧走,走啊!”男人挥舞着粗棍子向我走来。

我冲过去,抓着他的棍子朝他使劲推,他居然被我推到在地,棍子滚落在旁边。我不能放过他,是他害死我的男朋友。我和他扭打起来。

可能是男朋友的死,使我过度悲伤,我觉得此刻的我,身体内有使不完的劲,那男人被我揍得不断求饶。我觉得光用手抓根本不解恨,便抬起脚朝他又踢又踩。他根本毫无反击之力,只能趁我不注意朝栏杆方向跑去。

我快步追过去。但他毕竟是男人,虽然打不过我,跑还是比我快。我今天已经跑了太多,我觉得腿上动作有些变形,好几次都差点崴了脚。

原来他并不是要逃走,他是要去拣刚才被我打落在栏杆旁边的粗棍子。我怎能让他得逞?我加快了脚上的速度,紧紧地跟上他。他见我居然这么快就追上了他,神色有些慌张。马上就要追上他了,我一定要先他一步拿到棍子。

他一定是被我的气势吓着了,就在即将够上棍子的时候,他摔跤了。要不是栏杆的阻挡,他一定会直接摔倒楼下去。

我冷笑着向他跑过去。马上就能拿到棍子了,只要我再超前跑两步,微微一弯腰,就能够着棍子。我今天要他死在我的手里,给我男朋友陪葬!

然而,就在我准备弯腰拿棍子的时候,我的脚抢先踩上了棍子。我脚底下一滑,快速奔跑的惯性是我箭一般朝前飞去。我在慌乱中挥舞着双臂,想要抓上什么让自己停下来。可是,一切都晚了。我什么都没抓上,直接越过了栏杆,向楼下摔去。

路灯慵懒地发出昏暗的光线。人们刚吃过晚饭,正在小区里休闲地散步,晚归的年轻人三三两两地开着玩笑。今天的月亮很大很圆很亮,稀稀拉拉的几颗星星,揉搓着昏昏欲睡的小眼睛。

“啊~!”一声尖叫划破平静的夜晚。人们疾步向我走来,眼神中透着震惊、惋惜、恐惧……我也同样震惊、恐慌、悲哀地看着他们。

人群中开始有人打电话报警,有人叫了救护车。场景是那样熟悉,却又是那样陌生。

我眼角的余光朝楼上看去。

我家阳台亮着灯,女人抱着孩子,探着头看向我,然后用手捂着孩子的眼睛,退了回去。男人还在楼顶上,侥幸地看了看我,然后弯腰退了回去。他捡起粗棍子,又朝我看了一眼,摇了摇头,离开了天台。

“妈妈,这是二单元的那个阿姨吗?”是那个小女孩的声音,她每次看见我都会微笑着甜甜地叫我一声阿姨,特别讨人喜欢。她的妈妈领着她挤出人群。

“她不是搬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害死在这了,真晦气!”

“听说她男朋友死了以后,她精神就不正常了。”

“也真是可怜,遭偷儿了就偷了呗。人哪,有时候就是得想开……”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