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避免的从众行为

我们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心理舒适区,这里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人,我们可以得到很多认同,让我们觉得很舒服,于是我们不知不觉地成为从众的一员。

———做一条安安静静的分割线不好吗———

乐乐学习小提琴三个月了,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我想,是不是可以开个小提琴专题了,哈哈哈。

半年前,我写了一篇博客《在这一刻,我只想保护她》,想不到半年后,因为学小提琴,我对乐乐的伤害变本加厉了,我居然用提琴弓子打在她手上,腿上。一开始,她还可以玩笑一般说鞭子是用来打屁股的,现在看见弓子就开始哭。

在知乎上看过一句话“世间所有的爱都是为了在一起,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为了分离”。

在很多年以前,我们家养了一条小母狗,叫做星圆。我们一直期待着给她找个小公狗,下一窝小狗崽,但是一直没遇上合眼缘的小公狗。在大家都毫无准备的时候,她和一家加油站的小公狗好上了,没多久便生下一窝小狗。

星圆一开始对小狗崽呵护备至,甚至不让我们碰一下,有吃的自己不吃也保证让狗娃娃吃饱。狗娃娃很快学会了走路,学会了自己觅食。终于有一天,我发现星圆居然和狗娃娃们抢食,狠狠地打小狗崽们,把所有食物都独占了。几个小狗崽可怜兮兮地站得远远的,等着妈妈吃饱了才凑上前去吃点剩饭。

爸爸说:“该把小狗崽们送走了。”

我现在就像疯狂打孩子的星圆狗那样,对乐乐毫无忍耐力,不想陪她,不想教她,不想带她,希望她走得远远的,不要烦着我。也许这就是幼儿园存在的意义吧。

去年,第一次产生不让乐乐上幼儿园的念头时,我妈妈曾经和我说过,幼儿园太贵了不上也好的,但是你就会很辛苦。我当时觉得,乐乐这么懂事,自理能力越来越强了,过去两年都不觉得辛苦,为什么往后反倒会更辛苦呢?我现在才明白,过去两年不觉得苦,是因为我全身心都沉浸在保护和养育乐乐之中,但是接下来这几年,身心会逐渐从这个状态中抽离出来,尽管任务变轻了,但是心理压力变重了。尤其乐乐这样懂事的孩子,时常会让我觉得她已经五岁了,所以我时常会有那样的错觉,这么大的孩子了,怎么什么都不会呀?但是等头脑冷静下来后,终于意识到,乐乐才三岁而已,她不懂是正常的,懂了才是不正常的。

话说回来,乐乐三岁以后,身心变化也是很大的。最近,她想要做的事情,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多了,但是能够保持热度的却越来越少了,也就是,虽然我们努力希望乐乐学一样爱一样,但是她还是不可避免地三分钟热度了,正如其他的小朋友一般。乐乐只是看起来更成熟,只是看起来更懂事,但是她毕竟还是个小朋友,她的心理没办法超越她的年龄太多。

某宝君一直说我,对孩子期待过高,会伤害了孩子的。我不承认的,我觉得我是为了孩子好,我希望她成才,希望她以后可以有更多选择更多出路。但是不得不承认,是的,我是期待过高了,我是对乐乐要求过于严格了,我也许伤害了她。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我不会受到过多外界因素的影响,我有能力选择不让乐乐上幼儿园,我有能力扛住所有的压力。原来不是的,当不断有人质疑我的决定,不断有人劝说我要让乐乐上幼儿园时,我不可避免地焦虑了,着急了,我急功近利了,我急于表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他们的从众行为才是错的,我们乐乐以后会多才多艺,而且才艺超群,他们的孩子注定平庸无为。当这样的念头爬满我的神经,我失去了理智,我打着为乐乐好的旗号不断地伤害乐乐。

我变成了一个抓狂暴走的妈妈!

小众的道路总是难走的,因为没有经验可以借鉴,没有人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走,每走一步都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水的深浅。

于是,我又想起来知乎上有人说过“越努力,你离你的家乡就越遥远”。

人生总是艰难的,时常反思自己,做到不忘初心,也许就是最伟大的坚持吧。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