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于2017-2018冬,也许是个重要的时间点

2017-2018的冬天,北京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我切身体会觉得和我最息息相关的,就是北京的冬天居然没有雾霾!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的心态却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脑海中出现一个想法:

大概,离开北京的时候到了!

======我是患得患失的分割线======

在我生命中的前30年,我都只有一个目标–离开中国。小时候看日本动画片,羡慕日本孩子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羡慕日本孩子合体美丽的校服,羡慕日本孩子能够第一时间玩到日本的游戏,看到日本的动画片;高中,舅舅移民美国以后,我的注意力开始转向美国,我努力的学习web技术,学习英语,第一次感受到科技的魅力,感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非常震惊,从此,移民美国成为我最美好的愿望。

2014年,怀上乐乐以后,我的心态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我慢慢地变得不那么偏激,不那么迫切期待移民。乐乐出生以后,我们搬到了北京。北京的美丽、友善、富庶征服了我,我爱上了这座城市,很希望在这里稳定下来。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当时住在朝阳一个回迁房小区里,这个小区的人热情友好,但是小区建设比较差,我们用不上优质网络,没办法翻墙,我也就只能通过在国内的网站流连来消磨时间。国内的网络言论方向和国外的言论方向,可以说是两个极端。我一开始也很不屑这些论调,后来竟然慢慢被同化了,有种即将成为赵家人的错觉。

2016年,我们搬到了海淀,因为某宝君工作变动的缘故。

海淀是一个崇尚奋斗和拼搏的地方,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的焦虑。我一开始非常不适应这里的氛围,虽然生活条件好了,网络好了,我又可以翻墙找过去的墙外好友聊骚了,但是,我却还没有从朝阳的享乐主义中挣脱出来。

一年后的现在,经过一年时间的洗礼,我终于融合海淀的气质,也开始了拼娃之旅。我带着乐乐去上体操课、学小提琴、学英语,为了匹配上乐乐的学习需求,我也慢慢地调整自己的状态,从过去三年的家庭主妇中挣脱出来,计划着要写小说、学技术,念想着要赚钱,帮补一下家用。这时,我才忽然醒悟过来,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不是养尊处优,而是学习奋斗,这也是过去十多年一直支撑着我的信念。我居然在刚到北京的最初两年里,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丢掉了。也许,这也并非我的本意,只是那两年,那才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当时最重要的任务,是照顾和保护好乐乐,而不是奋斗。

我开始思考,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我应该拥有的人生,人生应该怎么过才无愧于自己,无愧于后代。人,一代有了后代,总是不由自主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后代身上。

我开始疯狂地刷知乎,一边被知乎洗脑,一边贪婪地吸收着过去从未接触过的知识和观点。也许是因为北京忽然告别了雾霾吧,在这个冬天,我忽然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

原来过去的教科书并没有欺骗我,教科书里说的都是真的,那些在当时的我看来荒谬不堪的故事,切切实实地在北京发生了。我的教科书说,我们是国家的主人,我一直感受到的是被国家强奸,然而,生活在北京的孩子,他们确实以主人的态度生活着,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这有多么的可悲可笑?

我来到北京以后,第一次爱上一座城市,爱上这个国家,觉得自己在这里翻身做主人了,享受这种拨开云雾看青天的感觉,但是其实,这一切从来不属于我,过去不属于我,现在不属于我,未来也不会属于我,他们只属于拥有北京户口的人。拥有北京户口的人,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才是这座城市的居民,我不过是个匆匆过客,顺道借用了一下北京的医院,游览了一下北京的公园,享受了一把北京的师资。仅仅只是路过一下,我居然幻想成为赵家人,以为自己也拥有爱国的资格了。

我不禁想起了2015年刚到北京时,又一次带着乐乐在小公园玩,一个奶奶问我是哪里人。我说广东的。她问广东也很好啊,为什么要来北京?我说,广东是不错,不过北京更好啊。

她便很激动地说:“所以全国的人都往北京挤,把房价推高,霸占好工作。”说完便转身拂袖而去。

我那时刚来北京三个月,第一次感受到北京人对外地人的敌对情绪。我看着还刚只能在地上勉强爬行的乐乐,心中满是愧疚,不过我却不知道自己在愧疚什么。在那之前和之后,我都没有遇到这样偏激的北京人,很快便忘掉了这段小插曲。不过在这个清冷的冬天,我又想起来了。看着每天都很努力学习的乐乐,愧疚之心再次泛起。

乐乐非常,真的很努力。我没让她上幼儿园,但是我知道她很想上,我心中有无数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断说服我自己和某宝君,上幼儿园没用,但是我很明白,我没办法说服乐乐。乐乐一直很期待能够上幼儿园,但是她也很坦然地接受了自己大概就是上不了幼儿园的事实。昨天晚上,乐乐有一节体操课,出门前我和她说,下个星期就没有体操课了。其实我的意思是,这学期的体操课结束了,等下学期才继续上体操课了。但是乐乐很敏感又有些伤心地问我:“是不是乐乐练得不好,所以不能上了?”那一刻,我差点就泪崩了,不过强忍住了,微笑着和乐乐说,不是的,乐乐练得很好,等天气暖了我们再继续上体操课。

还在朝阳的时候,因为那边入学什么的并没有海淀这么紧张,我从来没考虑过乐乐要不要上幼儿园这件事,反倒是在给乐乐选最好的,我们能够承担的最贵的幼儿园。我们搬家前,Kids R Kids来我们小区做过宣传,乐乐非常喜欢那个幼儿园,但是费用太高了,一年15万。我们当时有些犹豫,和某宝君商量着,要是他能够年薪五十万,也许就能负担了吧。后来,某宝君真的做到了,但是我却犹豫了,上个幼儿园真的太贵了,可以说是脱层皮啊。于是我开始寻找其他的更好的解决方案,希望能少花钱却得到比幼儿园更超值的服务。最后我们商量决定,不让乐乐上幼儿园了,单独给乐乐报一些兴趣班,尽量报集体课,一方面学到技能,一方面也能让乐乐体验到幼儿社交。

我以为我给了乐乐最完美的安排,想不到却深深地伤害了乐乐。

乐乐是一个心智过于成熟的孩子,虽然仅三岁,却早已学会如何察言观色,如何做到我心目最好的宝宝。虽然乐乐在英语课上经常不能遵守课堂纪律,不过我知道,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她的年龄、她的心理特点如此,她根本不能连续两节课好好地学习英语。不过她很珍惜这个英语课堂,因为这个英语课堂里,她有四个小伙伴和两位老师,他们会在课堂上学唱歌、玩游戏、学英语。一般的孩子,上幼儿园都会闹情绪,不愿去幼儿园,上各种兴趣班也都很快就遇抗拒期,然后很有可能就选择放弃了。我相信乐乐也是有的,但是乐乐知道她的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所以分外珍惜,不会表现出抵触情绪。

我经常想起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懂事的孩子,是因为知道没有人会体谅自己委屈。乐乐还这么小,就这么懂事,难道是因为受到了太多委屈吗?是我这个妈妈没做好,所以孩子才特别懂事吗?

最近,我给乐乐加了一节体操课,每周四晚上,在体育大学的北体操馆,卢老师单独给乐乐上一节体操课。每次上课,我们都能在体操馆遇到卢老师的导师–李导。李导非常喜欢乐乐,她对乐乐的评价是:

这么小的孩子,上课的时候不受外界环境影响,只和卢老师一个人玩,能吃苦,会控制自己的身体,会用劲,是个好苗子。

说乐乐是颗好苗子的话,我早已听过无数遍,英语老师对乐乐的评价是“专注、活泼、学习能力强”,小提琴老师对乐乐的评价是“爱琢磨,是这块料子”。我心里当然也明白乐乐是个非常好的孩子,对我来说,能够拥有这样的一个孩子,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如果因为我曾经做的不好,导致乐乐独自成熟委屈,那为了乐乐能够拥有一个完整的童年,我们也需要到美国去;如果乐乐是块好料子,我们应该竭尽所能培养她成才,让她得到最好的保护,上最好的学,创造出最好的成绩,那么我也应该到美国去,让乐乐有机会接受优质、完善、系统的教育。

没错,在这个清冷而美好的冬天,我们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到美国去!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