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海盗舰长又来了

这里是YSK星系的YSK540s行星,也是离太阳系最近的系外基地。由于基地建立历史久远,而且离得也不远,这里也是人口最多的系外基地。

早期到这里来建设基地和开采资源的科学家和军队,在资源开采完毕后都已经转移了,剩下的都是出卖繁重劳动的苦力和他们的后代。除此以外,政府还每年往这里运送大量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供养照顾的低端人口——老病残。他们有的是为政府奉献了一生的老行尊,因为不服从政府而被流放的,有的是因为年老没钱支付高额医疗费用的穷苦人,有的是在劳动过程中受了重伤的壮年……

然而这里也没有足够好的医疗条件和生存资源,所以被运送到这里意味着等死。而像我这种,出生在这颗荒星的人来说,虽然从小已经适应这里恶劣的生存环境,一旦受了重伤或者得了重病,也不是所有人能靠自己扛过去的。顽强的生命力?那就是笑话。由于过度采伐,这里到处都被挖的沟沟壑壑,我们想找片平坦的地方扎营都不容易。

冷冽的冬天刚刚过去,本该进入雨季了,但是今年,雨云却一直盘踞在大陆架上空,丝毫不打算进入大陆。干燥还带着寒意的风卷着厚重的黄沙从山边滚滚而来。 我独自坐在光秃秃的小土坡上,轻轻地甩着手中的小树枝,看着漫天的风沙发呆。

那个星际海盗舰长又来了。

我不喜欢那个海盗,他看起来特别凶,总爱指使我给他跑腿,不过他每次来都给我们带来我们从未见过新奇食物,还会给我们讲他们的星际掳掠故事,所以有时候我也会期待他来。

距离他上次来才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通常他两个月才会来一次。他这次来即不指使我跑腿,也没给大伙带来什么新奇的东西,只是神神叨叨地把我们大长老——大饼爷爷——拉到小西博士的实验室去了。我本来也想跟着去的,但是闲云舅舅不让我去,不单是不让我去,还刻意把我带到这里来,说是等他们讨论完正事就会来接我的。

我才不关心他们在讨论什么正事呢。也许是小西博士快要死了,要给他们交代后事——小西博士已经重病在床一段时间了——就他那样整天整天把自己锁在实验室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不病才怪了。还是说他们要让我跟着那个舰长当海盗去?

这么想着,我还真有点小激动了。他每次带来的新奇玩意儿,是我们费尽脑子都想像不出来的,要是能跟着他当海盗,我就能第一时间接触到这些东西,指不定他们还藏着更好的没给我们呢。如果我可以当海盗,以后就是,我,给大伙带来很多的新奇玩意儿,小伙伴们都会用什么样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我,他们会缠着我讲星际故事,而我,就会告诉他们我怎么样用激光大砍刀杀死外星大怪兽……

我不禁笑出声音来,在小土坡上挥舞着树枝,假装杀死了一个又一个的外星大怪兽。

“小小菜!”闲云舅舅的声音。我转身寻找闲云舅舅的身影。他从光秃秃的树林里走出来,神秘兮兮地朝我招招手。我赶紧向他跑去。

闲云舅舅大概是我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了吧。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在这世上有没有亲人,有时候我觉得闲云舅舅大概也不是我的亲舅舅,只是大家都说他是我舅舅,我就叫他舅舅。他对我很好,每年都会给我做新衣服,有好吃的也会先让我吃。在这星球上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孤零零的,不过我们都生活在一起,互相照顾,亲如一家人。

当我跟着舅舅回到我们的扎营地时,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聚集到这里了,就连那些早已经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人们,也都被大家用担架床抬了过来。大饼爷爷和舰长正站在人群中间,神情凝重,看起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大家,都来了吗?”大饼爷爷慢悠悠地说着,眼睛在人群里来回扫视,当他看见我和闲云舅舅时,很欣慰地点了点头,“都来了都来了,那我就说吧!”

“这位火影舰长,大家都见过了。这一次,我们要欠火影大舰长一个大人情了。这么做意味着大舰长为了我们站到了政府的对立面。”大饼爷爷说着,眼角淌出来两道细细的泪痕,要给舰长下跪,舰长赶紧把大饼爷爷扶起来。大饼爷爷哽咽着,看起来一时半会说不上来话了。

“大饼叔年纪大了,还是由我来说吧,胖猫,你把大饼叔扶到下面去休息吧。”胖猫叔叔赶紧上前扶着大饼爷爷下去了。

“其实,在四十年前,小西教授便提出来一个伟大的假说,我是海盗,是个粗人,不懂这些高深的东西,估计你们也不懂。反正最后,小西教授证明了,他的假说并不仅仅是假说,是完全可行的。最早的时候,yesky,我们伟大的驾驶员为小西教授做了第一次实验,非常成功,并且安全归来,还给小西教授带回来了非常重要的实验数据,使这套理论丰富了起来。”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们伟大的工程师钢铁流星和舞风刀,靠他们两个人,为我们建造了十多个空间高速路入口,通过这些入口,我们可以到达50万光年以外的地方,那是我们现在的政府所无法到达的地方。”

“此外,我们在长年累月的航行里,找到了一颗条件特别适合我们生存的星球,MQ15169c行星。大概距离我们20万光年。我的一部分船员已经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了,气候非常舒适。我这一次来,没有带多余的船员,每艘船只配备了最基本的能够维持正常航行的人员,为了能把你们都转移带走。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高度配合我们……”

舰长还没说完,大伙便炸开了锅。没错,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大家都希望离开这里,但是现在忽然间说我们这就要走了,大家都显得有些焦虑。这一切实在来得太突然了,大家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舰长举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他还要继续说,“我知道大家都觉得非常突然,接受不了。不过大家放心,这些高速公路的入口,我和我的船员们已经进行过多次跳跃,非常安全,比政府的高速公路更加安全,而且能够走到更远的地方去。小西教授多次改进他的理论,入口隐蔽得也非常好,不容易被政府发现。大家成功转移后,我们会把最后一级的入口毁掉,政府要找到我们,最少也得花费个几百年。”

大伙的神情都放松了下来,微笑地点着头,似乎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如果我没计算错误,前天,政府的人应该刚刚离开,距离他们下次到来,还有差不多两个星期的时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大家现在食物应该暂时也是足够的,我的这些宇宙飞船里也准备了一些食物,当然了,也不可能太多,优先考虑运送人口的能力,所以这段时间大家要多忍耐。路上我们也会停靠安全的星球进行补给……”

“我们一定要现在走吗?刚刚经过冬天,大家都很虚弱,不适合长途跋涉地迁徙,如果夏天再走,大家身体状态都更好些。”还没等舰长说完,人群里有人提出了质疑。

“我明白大家的顾虑,我也很赞同大家的意见,之所以我们现在匆忙决定要行动,是因为小西博士的身体可能已经撑不到夏天了,他希望看到大家都能安全转移,我们也希望小西博士能够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另一方面,我们得到消息,政府早已觉得继续照顾我们是他们的负担,他们有可能会完全放弃这颗星球,甚至摧毁这里。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计划,这一天也许很多年后才会来,但是也有可能明天就会来。我个人觉得,既然现在条件已经成熟,我们尽快离开,就是最好的。”

“不瞒大家说,我们的舰队近几年,因为有了小西博士的高速公路,壮大得也非常快,已经引起政府的注意了,指不定哪天政府军队就会来围剿我们。如果政府真的动用军队,我们的小舰队一点抵抗力也没有。”

接下来,大舰长给大家说了他的计划。时间就定在三天后的凌晨,届时,我们正好处在政府的空间探测器的探测盲点,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宇宙飞船一定要在第一个小时内全部起飞,这样我们能够毫无障碍地飞行一个小时。如果运气好,政府可能要一个多星期后才发现我们逃走了,运气不好,我们也能争取到最少一个小时的时间,政府想要很快就找到我们逃走的去向,也是需要一些运气的。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