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祸起

三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大舰长把他的二十多艘宇宙飞船藏到了树林里,上面还铺上了厚厚的枯枝用以掩护。三天时间里,大家把所有可以带走的食物和水提前都装备到了宇宙飞船里,伤病员也都提前安置好。大家还做了一些假人来迷惑巡逻队。为了避免引起巡逻队的注意,老人、妇女、儿童分别在午饭和晚饭时间便已分批登船,青壮年们在扎营区假装劳动。

晚上十一点,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进入盲点了。大家借着夜色的掩护,放置好假人后,偷偷地聚集在树林里。大饼爷爷反复清点人数。一切都非常顺利,所有飞船的工作人员也都全部就位,现在就等大舰长和闲云舅舅把小西博士带过来,我们就要出发了。

飞船里挤满了人,大家既期待又紧张,焦虑地等待着大舰长就位,发出出发的指令。我在过道里找到一个位置,靠墙坐了下来。肥猫叔叔受大饼爷爷嘱咐,会全程照顾我。说什么照顾我,那都是往好听里说的,他们就怕我给他们惹事,一点都不信任我。最气人的是,大舰长也不待见我,亏我这么崇拜他,每次都给他当跑腿。别说我吹牛,要真打起来,我不一定比他的船员差。好吧,比力气我可能确实是差了点,不过我灵活啊。灵活,嗯,如果对手不是他们舰队的先锋队的话。我心思细腻……

肥猫叔看我好像有些不高兴,便安慰我说:“大舰长会看到你的表现的,等大家安顿下来,也许就会带上你航行,可能还会教你杀宇宙大怪兽哦。”肥猫叔强忍着笑。

我嘟着嘴,斜乜着眼睛看着肥猫叔,根本不想搭理他。他们都看不起我,喜欢拿我开涮。

几束探照灯从空中照射下来,在扎营地上方来回扫。巡逻队来了,现在距离出发仅剩下半个多小时,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巡逻队一离开,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我站起身来,从观测窗往外看。

巡逻队似乎有些迟疑,不像平常那样扫视完就离开,探照灯朝着树林一路照射过来。船员安抚大家说:“不要紧张,巡逻队不会发现我们,大家不要惊慌,不要乱跑。”

那个船员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的通信器正好传来大舰长的声音,我好奇地侧着脑袋仔细听。

“小西博士在等最后一套重要的数据,我们可能还需要半个小时,安抚好大家的情绪。”

这个小西博士真是个让人恼火的家伙,本来就是个老弱病,临出发了还整出来这么些事情。因为等他的实验数据,我们可能要延迟最少半个小时出发,很有可能就没有足够的时间逃出政府的探测区,难道他不知道吗?我越想越气,觉得一定要亲自面对面地向这个老博士发泄一通才能畅快。

离出发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但是船员们都没有就位,飞船内部也出现了一些不耐烦的声音,开始有人埋怨,担心晚了出发会有麻烦,肥猫叔叔赶紧帮忙安抚大家的情绪。

我一看肥猫叔走开了,便趁着混乱溜出了飞船,还有一些等得不耐烦的人也跟着我一起溜了出来。飞船里面实在太挤了,出来透透气也不错。

巡逻队已经关掉了探照灯,慢慢地离开树林。我刚一出船舱便栽了一个大跟头,眼前一片漆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过了好一会儿,我的眼睛才慢慢适应过来,稍微能看到些许黑影。

遥远的天边泛着一抹淡淡的暗蓝。空气胶着得让人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残留的丝丝寒意把自己也冻结了。整个世界像是静止了一般。

我抬头看了一眼巡逻队,他们已经离开树林一小段距离了,便朝他们做了个鬼脸,飞快地向小西研究所跑去。

才刚跑出树林,一束强光打在了我身上,空中传来警笛声。我这才发现,巡逻队不知道什么时候齐刷刷地掉头朝我飞来。真是见鬼了,他们不是要走了吗,什么时候回来了?我居然一点声音都没听见,飞行器的引擎声,冲破气壁的摩擦声,为什么我一点都听不见?他们是怎么发现我的?不可能,他们不可能发现我,肯定是我搞错的,他们一定在找别的东西。

我拼命地往前跑,巡逻队的探照灯却紧紧地跟着我。我快要疯掉了,他们不会向我开火吧。我赶紧找到一块大石头藏了起来。十几束探照灯在我上方扫来扫去,我想要更贴紧一些大石头,巴不得能够融到石头里面去。

就在我以为要被他们发现的时候,他们忽然又一起掉头朝树林方向去了。

我楞楞地看着远去的巡逻队,心里一阵迷茫。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们不是在找我就好了。我松了一大口气,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继续向小西研究所跑去。

马上就要到小西研究所的时候,我心里还在想着要怎么才能进去呢,研究所的门忽然开了,两个人急匆匆地从里面跑出来。正是闲云舅舅和大舰长。他们不知道在说着什么,一直盯着我身后的天空看。我也停了下来,转身朝空中看去。巡逻队还停留在树林上方,十几盏探照灯来回照射小树林。难道他们发现舰队了吗?

风,起风了,忽然就起风了。

树林里那些早已掉光了叶子的光秃秃的树干剧烈地晃动起来,气流就这样毫无来由地从树林里向四周翻滚而去,甚至巡逻队都被这狂风吹得朝树林外围退去。

树林上方的天空出现一个巨大的暗红色能量漩涡,漩涡转速越来越快,颜色也从红色变成了黄色、蓝色、紫色。风越来越急,吹得我不自主地后退了几步,粗糙的沙粒随风而来,肆意地拍打在我身上。我下意识地举起手,想要挡去风沙,但是又忍不住极大的好奇心,想要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漩涡消失,巨大的母舰带着十几架小型战斗机出现在树林上方。战斗机甚至都没有作任何的调整,便开始对树林一阵猛烈的扫射。

我惊呆了。这是什么状况?我应该庆幸逃过一劫,还是悔恨因为自己的任性暴露了舰队的位置?忽然我被一个大手朝后一拉,直挺挺地摔在干涸的河床里。闲云舅舅捂住我的嘴巴,和我说:“别吱声,跟我走。”

大舰长一边朝树林跑去,一边对着通信器严厉地命令道:“所有飞船马上关闭舱门,随时准备起飞。汇报伤亡状况!”

闲云舅舅把我带到了研究所里。研究所里混乱不堪,桌上、床上、地上,铺满了厚厚的文件,和被小西博士写得密密麻麻的演算稿纸,打印机还在打印着什么。

舅舅快速地收拾着桌上的文件,“赶快帮忙!”舅舅甚至都没看我一眼。我赶紧收拾桌上的文件,舅舅看起来很生气。

“对不起,舅舅,我就是有些担心你们,怕你们赶不上……”我怯生生地说,还不忘给自己荒唐的行为找个借口,双手颤抖得很厉害,却不敢停歇地整理着桌上的文件。

“果然是这样的。”一个微弱的声音突然从我旁边的床上传来,他说得很慢,掩盖不住的兴奋。

我被冷不丁地吓了一跳,大气都不敢出,慢慢地扭头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原来是小西博士。我刚才光顾着舅舅是不是在生我的气,而且这床上也散乱着厚厚的文件和稿纸,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小西博士就躺在床上。他已经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干柴一般地胳臂举着一页刚打印出来的数据。

舅舅赶紧放下手上的文件,趴到小西博士的身边。小小的研究所里,只有打印机送纸的“沙沙沙”和打印头来回移动的“嗖嗖嗖”,但是我一点也听不见小西博士在说什么。舅舅时不时点下头,嘴里应着“知道了”、“好的。”

小西博士本已极度虚弱,在得到了他想要的实验数据,以及给舅舅交代完要交代的事情后,眼睛里最后的那点求生欲望也消失了,显得空洞疲惫,看起来如死人一般。

舅舅快速地起身,从打印机里把刚打印完的数据一把扯了出来,和已经整理好的文件一并放到了手提包里,抱起小西博士往门外走去,“小小菜,快!”

然而,还没等我们走到门口,一颗炮弹落便在了研究所门外。我被巨大的冲击力推倒,重重地撞在旁边的床角上,双眼一黑,几分钟后才恢复意识。

舅舅用身体护着小西博士,躺倒在我身边,身上还压着一些土块,满脸是血。我不知所措地围着他们瞎转圈,脑袋里一片空白,眼眶微微发烫。

好一会儿,舅舅终于苏醒过来,艰难地咳了两声。

我眼泪一下子全涌了出来,我本来想要问他要不要紧,我们该怎么办的,但是才喊出来一声“舅舅”,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舅舅翻身去探小西博士的鼻息,又用耳朵贴着他的胸口听了一会儿,然后把小西博士放平在地上,给他做心脏复苏。

研究所外面传来各种飞行器的轰鸣、炮弹的出膛声、爆炸声,各种巨响混作一团。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周围一片寂静,只有自己的心跳声。

“呼~呼~”舅舅的喘气声唤醒了我的意识。他坐在小西博士身边,绝望地看着外面的电光火炮,任由鲜血从头上淌下,划过脸颊,滴落在地上。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