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逃走

大舰长的旗舰领着几艘飞船在空中与战斗机周旋。小型战斗机不断被击落,看起来大舰长马上就要胜利了。舅舅的神情稍微缓和了些,脸上露出淡淡的不易察觉的笑容。

母舰一动不动地悬浮在空中,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最后一架战斗机也被击落了。这时,树林里忽然同时升起十多艘飞船,朝母舰背后迅速飞离。

母舰终于动了起来,缓慢而艰难地扭转方向。大舰长的旗舰和其他的几艘飞船停了下来,大概他们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忽然,大舰长开始疯狂地向母舰发动攻击,其他几艘飞船也很快跟上,配合旗舰的行动。但是母舰却没有丝毫损伤,甚至连轻微的颤动都没有。

母舰终于转到位了,正对着即将就要冲出大气的十多艘飞船。距离母舰不远的前方,无数橘红色的高能粒子在快速聚集。

大舰长停了下来,带着那几艘飞船朝反方向快速撤离。母舰正前方的飞船似乎也接收到了什么指令,改变了飞行方向,朝两边散开。

高能粒子炮拖着巨大的红色尾巴从夜空中扫过。黑夜被血红的光芒笼罩,让人感觉异常压抑。那十多艘飞船加速明显,有几艘已经冲出了大气。然而,高能粒子炮很快便追上他们,穿透他们,最后消失在天际。

黑暗再次袭来,吞噬一切,还是那个该死的死寂的夜。

被粒子炮扫过的三艘飞船,在空中留下了他们最后的光芒,苍白无力。他们依恋夜空,久久不愿掉落。“啪啪啪”三下爆炸声传来,是他们最后的呐喊,是他们的不甘。我似乎看见了飞溅的血光,听见了大家的惨叫。

这本该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大家应该唱着激昂的歌曲,满怀对未来的无限希冀,在广阔的空间里航行。然而现在,窗外的巨响吞没了我懊悔的哭喊。

我脸上忽然受到沉重的一击,整个人一下便从地上飞了起来,再重重地摔在地上,耳朵“嗡嗡”地响。

舅舅红着双眼,恶狠狠地盯着我,伸出左手抓着我的衣领,将我举了起来,右手紧紧地握拳,青筋爆出。我闭上眼睛,等待接受洗礼。我有什么资格反抗,我根本无意反抗。

然而,预想中的那一记重拳并没有落下。我等了许久,慢慢地睁开眼。舅舅的右手无力地低垂着,头深深地埋在胸前。他把我放了下来。

窗外又一道红光划过,很快又恢复了黑暗。我们又损失了两艘飞船,两飞船的同胞。

我蜷缩在墙角,不敢看,不敢想。我不知道这天夜里,我们还要损失多少飞船,还要损失多少同胞。就在大概一个小时之前,我们还在一起说着笑着期待着,还一起埋怨着大舰长的安排太匆忙,还一起埋怨过飞船太挤了,应该再多带几艘飞船。然而现在,我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再也看不到他们的笑脸。为什么是他们,该死的是我,是我呀。他们本该可以安全抵达MQ15169c,他们本来可以拥有美好的新生活,那里有蓝天、绿树、鲜花,有大片的草地,有丰富的食物。

“哐哐哐”,窗户被什么东西砸碎的声音。

“嘿,你们俩,赶紧出来吧。我们要走了。”有人在朝我们喊话。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想知道他是谁,我也不想走,我有什么脸走出这个研究所?

舅舅拉了我一把,好像和我说了什么,我没听清。然后舅舅把我从窗户送了出去,自己也爬了出来。我被他们拉着一路跑,不知道摔倒多少回,并不觉得疼,最后上了一个小型的飞行器,便沉沉地睡去了。

飞行器在太空中不知道飞行了多久。我再次醒来时,窗外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小陨石非常多,从后面不断地超越我们。

陌生的驾驶员娴熟地操作着,从容地躲避着不同方面袭来的小陨石。闲云舅舅的头和胳臂都包扎好了,但还在慢慢地渗血,他正在查阅着不知道什么资料,和驾驶员紧张地讨论着。他们似乎在寻找前进的方面和目的地的坐标。

我从窗户朝外看,企图能找到一些熟悉的标识物,计算出我们现在的位置。

“别找了,我们刚刚做了一次跳跃,你找不到熟悉的标识的。”舅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身后。不知道他是因为悲伤过度还是强装镇静,我一点也看不出来他的愤怒,和在研究所里判若两人。

“那……大家,他们……”我想问有没有人逃出母舰的攻击,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问,说话也不连贯了。

“不知道。母舰一共发射了四发高能量粒子炮。我们冲出大气的时候,没有看到任何飞船,甚至连旗舰都没有看到。照理说,大舰长是有足够的时间冲出来的,我想他们可能进行了空间跳跃。不知道有多少人逃脱了。我们现在要到离我们最近的小西高速路入口去。”舅舅说话的语气很平静,似乎不再生气,不过我还是非常自责,是我给大家带来的灾难。

“小丫头,别再自责了。逃离YSK540s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情,想想巡逻队和那些空间探测器,你只是让事情来得早了一些而已。”驾驶员一边操作着一边头也不回地说。

“谢谢。”我苦笑着回答,他安慰人的水平一点都不高。

“嘟~嘟~嘟~”我身边的一盏小黄灯忽然闪起来,还带着报警声。舅舅仔细地查看着小灯旁边的图表,找到黄色和三下长鸣的说明,看起来是发热太厉害了。

“yesky,我想我们得停一下了。”舅舅说着,便拿起太空航道指南查阅起来,“坐标(326,247,339),有一颗很小的中立星HYY323a,我们过去看看能不能搞到些补给。”

yesky?这就是大舰长口中的那个伟大的驾驶员。为什么他会忽然出现在我们的星球,还帮助我们逃走?大舰长说过,他因为身体原因,在很遥远的星球休养着呢。

“补给当然要,不过最好还是能搞一艘宇宙飞船。这小飞行器跳跃一次也就够了,跑不了多远就得散架。”yesky很快便设置好了新的目的地,飞行器进入自动巡航模式。

“舅舅,我们为什么不联系大舰长,让他们来接上我们?”话才出口,我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估计大舰长现在只想要杀了我。

“我们现在如果建立通信,无疑就是告诉政府,我们就在这里,赶紧来杀我们吧。”yesky笑着说,“除非我们恰合相遇,否则的话,大家分开走,反倒是最好的,最少可以保证不会一次性全军覆没。不过现在看起来,就算我们不扎堆,后果估计也不过是被逐个歼灭而已。政府军的战斗力可不是盖的。”

“那你还笑?”我急得快要哭了。

“不笑难道要哭吗?就算拿着一手烂牌,也得好好地打下去。最少我们现在还活着不是吗?我们手里的牌不一定是烂牌哦。”yesky笑着说,“系好安全带,我们马上就要被那颗小行星捕捉到了。希望这老家伙还能撑到安全降落。”

yesky在控制台上一阵操作,终于将飞行器的通讯系统接入HYY323a的人造卫星系统,利用他们自己的网络和他们对话。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完成网络接入认证的。在我的理解里,非法接入别人的通讯网络是很困难的事情,而且通讯网络发现非法接入也会报警。

大概两年前,coolilooc老师就曾试图接入政府的网络,想要破坏政府对我们监视的鹰眼系统,不过他失败了,被政府派来的人打了个半死。coolilooc老师是我们那最厉害的人,他做不到的事情,我觉得其他人也是做不到的。

“呼叫HYY323a地面控制中心,这里是ZBJ007,驾驶员yesky,飞行器上一共三个人,请求降落。”yesky对着通讯器说。

“HYY323a控制A塔。ZBJ007,非法请求,无法确认降落轨道,请转航!”

“呼叫HYY323a地面控制中心,这里是ZBJ007,驾驶员yesky,我们的飞行器需要冷却补给,无法转航,请求降落。”yesky再次请求降落。

“HYY323a控制B塔,ZBJ007请求冷却补给,请确认身份。”

yesky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磁卡,放在控制台的读卡器上,很快地面便返回身份确认信息:“VAF102军yesky,身份确认完毕!”

“HYY323a控制B塔。ZBJ007是从YSK540s来的吗?”

yesky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舅舅,舅舅同样疑惑地看着yesky。过了好一会儿,yesky才回答对方“是的。”

“ZBJ007,驾驶员yesky,请通报所有登陆人员身份。”

“闲云,小小菜。”yesky如实回答。

“所有登陆人员身份确认完毕,降落航道准备就绪,ZBJ007可以准备降落。”

得到降落许可,yesky和舅舅都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的脸色似乎还写着疑虑。我也满脸疑惑地看着他们,不过我很确定,我的疑惑和他们的疑虑是不一样的。

“可别小看了yesky,他曾经是星际特警,退役以后又参加了志愿军,帮助过很多人。”舅舅看我一脸不解的样子,便弯起手臂,拍打着肱二头肌说,“全身都是肌肉!”

我也弯起手臂,不过我大臂只有松弛的脂肪。我吐了下舌头,朝舅舅笑笑,舅舅也笑起来。这是我这几天来第一次看到舅舅这么放松地笑。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