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嫌疑人

一般来说,人死后,七魄会先于三魂散去。每七天散去一魄,七七四十九天后,七魄完全消散。七魄散去后,三魂便没了依傍,于是天魂归天路,由主神收压,地魂入地府,接受阴司的拷问,人魂徘徊于人间,等到转世轮回,三魂才会相聚。军头新死,理应三魂七魄都在,就算因为惊吓离魂,也不会彻底消失于人间。这情形意味着,军头是遇到吸食魂魄的妖物了。

年轻的警察轻轻地拍了拍杜末的肩膀,提醒他时间到了。杜末慢慢地站起身来,却脚步一虚差点摔倒,好在年轻的警察扶了他一把。

“你,还好吧。”年轻的警察大概以为他第一次看尸体不适应,又或者因为好友的遭遇伤心过度,把他扶到校道旁边的长凳上,安慰了几句,还递给他一瓶矿泉水,让他休息一下。

杜末大口地喘着气,太久没有练功运气了,虽然只是简单的召唤魂魄,却已经累得双腿发软。他心里难过,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带蛋炒饭,军头就不会往西门走,也许就不会遭此一劫。杜末对此非常自责。

不多时,警察便带着军头的尸体离开了,留下两名年轻的警察看守现场。接下来的几天,不断有同学被警察带走问话,学校里也多次通告,希望有知情的同学主动与警方联系,提供破案线索。

警方希望能在池塘底下找到一些线索,譬如凶手遗留的物件,便让学校把池塘里的水排空。奇怪的是,白天才刚把水排空,晚上水又回来了,而且水里散发出来的腥臭味道,一次更比一次浓。学校只好一遍一遍地把水排空,只可惜,警方也没能在池塘底下找到任何有用的证据。

“找不到的。”杜末心里苦笑,“这是妖孽作祟,大活人里怎么可能找到凶手?”

警方天天派人驻守在小路旁,等待着能够提供线索的人出现。他们认为这样离奇的案子,凶手一定会留下很多证据,很快就会有人提供有用的线索,谁知道等了一天又一天,六天过去了,一点线索也没有。终于在第六天的时候,警方撤离了所有驻守人员,解封了小路。

然而,就在解封的当天,有人趁着警察们收拾东西的忙乱扔来一封打印的信,匿名举报西边工地的一名工人,说案发当晚,看见他与军头在池塘东边的校道上有过争执。警方马上把那工人作为犯罪嫌疑人扣押了起来。

杜末知道那工人,名字叫做莫广风,是个苦命的人。杜末觉得他不可能是凶手。

莫广风年纪不大,相貌丑陋,眼神却专注有神,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他父母早亡,被亲戚们踢皮球般对待,才刚过十六,便被赶出家门,到工地里打工。他爱读书,时常会趁着空闲偷溜到教学楼里,随便进个教室也听得津津有味,有时也能在图书馆看见他的身影。他穿着整洁,要不是因为被警察从工地里揪出来,估计不会有人发现他居然不是学生。

杜末之所以知道他是工地上的工人,是因为他手上有厚厚的茧和指甲缝里永远藏着洗不掉的尘土。杜末有时会和他一起上自习,一来二往便成了朋友。杜末尊重他,同情他,也常常帮助他,大概感同身受吧。杜末也是苦孩子,若不是师父怜悯,大概也如莫广风一般,不知道正在哪个工地上过着同样艰辛的生活。

小路解封那天,一点风也没有,虽然网上显示空气质量还不错,但感受上来说,霾却不轻,空气的可见度不高,甚至可以闻到奇怪的烧纸的味道。

路灯才刚刚亮起,杜末趁着同寝的室友还没回来,带着师父临死前留给他的那颗血红的桃核向池塘走去。他要搞明白池塘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刚出过人命案子的缘故吧,往日热闹的情人林也热闹不起来了,虽然偶尔会有胆儿肥的同学故意走在那小路上。

情人林原本只是一个小土坡,是用盖教学楼时挖出来的土堆起来的。新校区投入使用后,学校在小土坡上种了些银杏树,很快小土坡变成了小树林。下课后,情侣们都喜欢在小树林里说说悄悄话,于是大家就管这叫情人林了。

情人林和池塘之间本也没有路,就是这些情侣们给踩出来的。穿过这条路就直接到教学楼了,不需要绕着情人林走一大圈。后来走这小路的同学便也多了起来,难免的,也有过几次落水事件。学校便运来一车石块堆在池塘边上。可能估算不准,也可能是堆放过程中出了岔子,这石块堤坝并没有完成,留了个一人宽的小口子,也就是军头落水的那个口子。

一般情况下,这个小口子问题不大,寻常走路经过,谁也不会不小心正好从那个小口子掉下去,所以学校并不是很在意。这么多年过去了,确实也没出过事,谁知道偏偏军头出事了。

杜末正要转身走上小路,似乎感觉到有几道锐利的眼光盯着自己看,他警觉地用余光扫视周边环境,果然发现银杏树后藏着人,像是蹲点的便衣警察。杜末不想被警察缠上,便不停歇地走了过去,绕了个圈,躲到校道对面的绿化带后面,远远地观察池塘,慢慢想办法。

不多时,杜末感觉到口袋里的桃核在微微发热。杜末轻轻地握着桃核,不敢太使劲,怕一使劲就会把桃核捏碎。这桃核摸起来,手感如同梳打饼干。

师父也说不清楚这桃核怎么回事,不过他确信这颗桃核是有灵气的,也许高人加持过,也许沾染了神仙的仙气。曾经有几次,师父遇到危险,这桃核也是这样发热,热量越大越烫手,意味着危险越近威胁越大。不过这桃核也有副作用,一定要好生护着,桃核一碎,主人必受反噬。

师父原本有两颗这样的血红桃核,一直视若珍宝,不到万不得已不敢动用,平时倒是经常给桃核除尘。

一次师父在给桃核除尘的时候,一不小心把一颗桃核给摔碎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师父也去了。剩下的这一颗,师父临终前交与杜末,千叮万嘱一定要爱护好,它可以趋吉避凶。

还是一点风也没有,树叶无聊地耷拉着脑袋,盯着地面上一动不动的影子发呆。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