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大闹花雨庄园

“把衣服脱下来!”大姐姐说话的语气更严厉了。

“真的不行呀,大姐姐,我的这套衣服我是怎么都不能穿了,要是你的衣服也不让穿,我就得光着身子出去了,多羞羞呀。”我不好意思地说。

“我管你光溜溜还是羞答答,把衣服脱下来!”

雷达传来“嘀嘀”声,舅舅给我发来汇合地点了,离这里并不远。

“大姐姐,我没时间了,得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还你衣服吧。或者你把我的衣服卖了,卖了的钱就当是我买了你的衣服了。后会有期!”我转身跑上来时走过的长廊。

在走廊里转了几圈后,我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这房子实在太大了,走廊里不见天日,我完全失去了方向感。每间房,每扇门都长一个样,我像是走在迷宫里,感觉每条路都是对的,但是每条路都走不通。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走了多久,开始感觉腿上有些使不上劲了。

刚才进来的时候,明明感觉一直走的都是外廊,没有走到房子里面来的,我是怎么走到这里面来的?而且居然没有一条路是连着外面的,不管我来来回回地走多少遍,也不管我往哪个方向走,要么走到了尽头,要么兜兜转转,总在内廊里转。

我不能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舅舅在等着我,我不能再因为自己任性给他们带来麻烦。我尝试推开一扇房门,走了进去。这看起来是一间没有人住的卧室,有些阴冷,没有被褥,没有衣物,没有灯,桌凳床摆放得整整齐齐,地板和家具都一尘不染。正对着房门的那堵墙上有两扇窗户。

看来运气还不错。我推开一扇窗,爬了出去,便来到另外一段内廊。依然看不见天空,却比刚才的走廊要亮堂一些。我再推开对面的房门。

这间房间,我看不出来是做什么用的,四周都是柜子,柜子上摆满了我从没见过的物件,材质和形状都很奇怪,我也想不出来都是要干嘛用的,藏品吗?不过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我只对那个透进来光的窗户感兴趣。

从窗户里爬出来,终于看到天空了。我正要大声欢呼,却发现那大姐姐正抱着七弦琴坐在我面前不远处的石凳上,面前是碎裂的石桌和我换下来的那身衣服。我身边不远的地方就立着那块写着“花雨阁”的大石头。天哪,跑了半天,我又回来了!

我朝大姐姐笑了笑,又从窗户爬了回去,还不忘把窗户关上。谁知道一转身,把旁边的一个高台给碰倒了,上面的一个看起来像是水晶材质的红色小鸟掉倒了地上,摔得粉碎。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喉咙头。管不了这么多了,赶紧跑。

不知道又跑了多远,转了几个弯,我喘着大气,正想要停下来,却看见大姐姐就站在我前面不远处。我扭头朝后面走去,转过两个弯后,随手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

忽然一股不祥的预感从我心底升起,我好像闯到大姐姐的房间了,身后似乎射来两道炽热的烈焰。我扭头一看,果然是大姐姐。她看起来,似乎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激动,应该说还是挺平静的。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赶紧到舅舅那去。”我举起雷达,上面的一个红点一闪一闪,“你家太大了,而且修得像迷宫似的,我实在找不到出路,所以才想着从房间穿过去,不是故意的。”我举起手,表示自己真的没有恶意,挪着步子朝后退去。

“从没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那个小鸟我也不要你赔了,把衣服脱下来,走吧。”大姐姐一脸不屑地说。

“那小鸟看起来怎么也比这身衣服值钱啊,你既然可以不追究那小鸟,为什么还非得扒我衣服呢?”大姐姐正站在一个小拱门下,拱门上挂着厚厚的帘子。她很爱惜地把帘子挽起来,系好。

“那些小藏品多一个少一个,我不在乎,但是你这样的人穿着我的衣服跑在外面,我的脸往哪搁?”大姐姐靠着拱门,胳臂抱在胸前,斜着眼睛看我。

我扫视着房间里的家具,心里琢磨着逃走的路线。硬闯肯定不行,面对一个可以一掌就把石板打碎的人,我只能智取。

“小丫头眼珠子转得这么快,在打什么坏主意?”大姐姐轻蔑地说。

我没回答她,心中默默地计算着步子,我只要趁她不注意,三大步就能跨到桌子上,然后爬到柜子上,再从柜子顶爬到门边就可以逃走了。大姐姐虽然力气大,但是她长期在这颗低重力的星球上生活,跳跃能力不一定比我强,这么高的柜子,她估计也不容易抓到我。

我跨了三大步,一下跳到桌子上。谁知道这桌子只是看起来精致,一踩上去就摇晃起来。管不了这么多了,我硬着头皮往柜子上跳。马上就要够着柜子顶了,我却感到脚下一沉,大姐姐居然早就看出来我的计划,很轻松地就抓住了我的脚,把我往后扯。我情急之下,死死地抓住拱门上的厚重帘子,这就是我的救命稻草。

剧情为什么会不按剧本走?

大姐姐看我抓住了帘子,其实手上拉扯我的力气已经小了,但是这帘子并不能承受我的体重。我一直在往下掉,帘子便被我扯脱掉了下来,正好罩住了大姐姐。她心疼帘子,便放开了我,整理起帘子来。

我赶紧爬起来就跑,还是盲目地在走廊里瞎窜,结果又跑到了大姐姐弹琴的那个大院子。大姐姐也很快就追了上来。我一看天已经完全黑了,心里也很着急,估计一个小时早就已经过去了。这鬼房子只要一进去就像鬼打墙似的,根本跑不出去。我不能再往房子里跑了,只能爬墙从屋顶上走。

我爬到假山上,正要往屋顶上跳,大姐姐也来到了假山下面,跳起来伸手要抓我。本来计算好了距离的,被大姐姐这么一抓,我也紧张了,脚下一滑,没有跳到屋顶上,只双手攀着,双脚吊在半空胡乱踢。大姐姐又跑过来要抓我,我脚往后一蹬,正好蹬在假山顶上,借了一把力,爬到了屋顶上。那假山也是够儿戏的,被我这么一蹬居然倒了。大姐姐想要去扶,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假山重重地砸在地上,裂开三大截。

大姐姐转过身来,一双大眼睛瞪得溜圆,怒气冲冲地盯着我看。她的发梢似乎在微微颤动,我不确定她是气得颤抖,还是她的气场竟然能让周围的空气流动起来带动发梢。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话还没说完,我就赶紧转身跑起来。

大姐姐纵身一跳,轻轻地落在屋顶上。天呐,计算错误,就算是一直生活在这颗星球的人,也是可以跳得很高的,甚至比我跳得更高。我拼命地往刚进来的那个小院子跑去,眼看大姐姐就要追上我了,我也马上就要跑到了屋顶的边缘。来不及看清楚外面有什么东西我就赶紧使劲朝前跳去。

谢天谢地,前面是一棵小树!

我伸手抓住树干,平稳地落在草地上。不过这棵树实在太小了,被我这么借了一把力,树干居然折断了。

我偷瞄了一眼屋顶,想看看大姐姐是不是因为我把小树折断了更生气,却发现她不在屋顶上。我也来不及多想她去哪里了,赶紧转身往院墙跑,却被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了衣领,跑不了了。我挣扎了几下,只好放弃,折腾了半天,终究还是被大姐姐抓住了。

大姐姐把我锁到一间空房子里便离开了。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一句话都没和我说,也没有扒掉我的衣服,只是把我的雷达拿走了。这房间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人用了,满屋子的尘土味,角落里还有淡淡的霉味,长年不见天日,怪阴冷的。

我躺在房间的中间,心中不知是恐惧还是焦虑。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我根本就是打算换好衣服就走的,为什么要好奇,为什么会被琴声吸引?琴声,没错就是琴声,她的琴一定有魔法,她的琴声有魔力,把我骗进来的。她是个吃人的女巫,一定是想要把我吃掉。太可怕了!舅舅会来找我吗,要是舅舅来救我也被那女巫的琴声迷惑了怎么办?我得想办法出去,不能连累舅舅。

我走到房门处,借着走廊上微弱的光线想要好好看看这门锁,但是根本看不清。门板很厚,我也试着像那女巫拍打石板那样使劲拍打门板,但这该死的门板居然纹丝不动。这房间也没个窗户,每堵墙都十分结实坚硬,手敲在上面,声音沉闷得几乎听不见。

“这难道是天牢吗?”我使劲地踢了一脚门板,脚尖处传来一阵酥麻,就像踢在石头上似的,我抱着脚坐在地板上生闷气,“这什么人啊,自己家的房子,房门居然用这么厚实的木板,有钱就能这么任性吗?有没有考虑过想逃跑的人的感受!”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