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军队闯入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门被打开了,舅舅就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我的小雷达。我马上冲出门外,激动地抱着舅舅,大笑道:“哈哈哈,我就知道舅舅会来救我的,那个矫情女巫怎么可能打得过我舅舅!”

“你说谁是矫情女巫呢?”耳边传来那绵绵柔柔的声音,但是此刻听起来,妖异无比。原来她就站在门边,面无表情地盯着我,大限将至的恐怖感向我袭来。

舅舅笑得差点背过气去。我不解地看着他们,脑子完全转不过弯来了。那大姐姐转身便走,舅舅还在笑,眼角都挂上泪珠了,领着我跟在大姐姐后面来到大厅。yesky喝着茶等着我们。

“你们先在这休息一会儿,我给你们准备宇宙飞船。你,”大姐姐指着我说,“以后不许再出现在我的花雨庄园!”大姐姐说完便出了大厅。

舅舅还一个劲地笑,说:“小小菜,你完了,你姨生气了!”

“我姨?她看起来没比我大多少啊!”我一听我在这世上还有个姨,其实还是挺开心的,就算她可能是个会吃人的女巫。不过她好像真的生气了,还说不让我再来这里,我又觉得有些难受。

“对啊,她叫西米格,就是你姨。”

外面传来细碎嘈杂的脚步声,yesky一下警惕起来。舅舅走到门外一看,小声地说:“可能是本地的政府军。”

本地的军队?不是说这里是中立星吗,为什么这里的政府军要抓我们?他们看起来有些紧张。我也凑到舅舅身边,探着身子往外看。两小队军人已经翻过院墙,在前院里列好了队了,后面还不断有人爬上墙头。他们穿的是红色制服,确实是本地政府军。

舅舅推了我一把,让我和他一起把厅的门给关上了。这门板比刚才锁着我的房间门板还要厚重。我们俩费了老劲才把门关上。

西米格从后堂走了出来,神情凝重地说:“想不到来得这么快。飞船正在充电,可能还需要半个小时。我这里只有很少量的alpha红晶矿石,不过足够你们用半个月的。现在这形势,你们是不可能直接购买到矿石了,离开后想办法从黑市买吧。”她一边操作着手里的小型控制器,一边说,“你们都到我这边来吧。一会儿他们闯进来了,难免会有磕碰,只希望他们能卖我个面子。”

说话间,他们已经聚集到门外,推撞了几下开不开门,这会儿正在用激光刀切割门板。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大门板了。

“小格子,他们在切你的门!”我看着都心疼起这门板来了,西米格这么宝贝她的东西,这会儿肯定很生气,便扭头对西米格说。

西米格单手摆弄她的控制器,头也不抬,用另一只在我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臭丫头,不许叫我‘小格子’,叫格姨。”她似乎一点都不在乎那门板,甚至像是早就知道他们会这么做似的。

我被敲的头皮一阵麻,然后疼痛感才传来,我捂着脑袋,强忍着泪水说:“但是你明明和我差不多大!”我的脑壳可没有三寸厚。

“这和年龄无关,我就是你姨。辈份懂吗?”

全世界的女人都爱装嫩,只有女巫才会装老。

大门很快就被打开了。门外的人一下子涌了进来。走在前面的一个人才刚走了三步,我便感觉到脚下轻微地震动起来,伴随着低沉的轰鸣,然后就听见那人一声惨叫。定睛一看,他前脚的前脚掌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切了下来。后面的人一看,都不敢贸然向前了,反倒一脸无辜,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西米格。西米格冷冷地看着他们,不说话,也看不出来有没有生气。

这时,堵在门口的军人向两边退去,空出一条道来。身穿黑色军服,袖口绣着金色飞龙的魁梧男人走了进来,轻蔑地看着我们,刻意地用手指点了一下人数,说:“一、二、三、四,看起来,我今天还有意外收获呢。”

“哼,我在这里十六年有余,当地政府从来没有对我如此无礼,原来竟是你这无耻之徒作祟。”西米格一看见那男人,脸色就非常难看。舅舅和yesky则显得有些惊讶。我则在默默地计算着西米格的年龄。

“我是军人,为政府效劳,竟成了无耻之徒。你们这些曾经的政府军,现在公然背叛政府,又该怎么说?”那男人用挑衅的语气说。

“这么说,你是一定要把他们抓回去了?”西米格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盯着那男人说。

“他们当然要抓,同时,还有你。”男人举起手,指着西米格说,“和你的深空驱逐舰。”

“那你有本事就来抓吧。你今天要是能把我的深空驱逐舰开走,我再送你一艘巡洋舰,如何?”西米格说完,转身慢悠悠地往后堂走去,看都不看那男人一眼。我们也赶紧跟上西米格,往后堂走。

西米格带着我们一离开他们的视线便加快了脚上的速度,我得跑起来才能跟上她的速度。我们在迷宫一样的走廊里转来转去,好几次我都以为又要转回去,谁知却总是走到新的地方。最后,我们来到一间空房子,西米格快速地把墙上的开关全部打开,沉闷的机械闸不断落下的声音,地板中间打开一个入口。西米格带着我们往地下走,我们来到地下的控制室。

这里四周全是巨幕显示屏,控制台上排布着密密麻麻的按钮。从屏幕上能看到庄园的每一个角落。那个男人正带着红色制服的军人拿着仪器小心地探测着,缓慢地在走廊里行进。他们的仪器似乎对西米格的这些装置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他们也能避开一些装置,但他们还是不断触动机关,不断有人员伤亡。因为速度实在太快了,我甚至都没看明白,这些军人都是被什么东西击倒的。

“姐姐,你的这些古老的装置太棒了,这些金属探测仪,高能探测仪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哈哈。想不到千年以前的小陷阱在现在还能发挥作用。”舅舅看着兴奋,一个劲地呵呵傻乐。

“古老?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才找到这些硬度足够的木材,然后又花了多少时间才把机器工艺改进到可以把打磨出来这种绣花针一般粗细的木针吗?再说了,如果这些针就只是这样装在墙上,几百年前的仪器都可以检测出来了,而且裸露的木针也容易被腐蚀。为了隐藏这些装置,我这房里的所有墙体和家具都是用这种木材配合最普通的石材打造的。”西米格狠狠地白了舅舅一眼,接着说,

“我还找了专门研究毒液的专家给我提炼和制作多种毒蛋白。这些木针上都涂抹了不同类型的毒液。我的这些毒蛋白,能让人在短时间内就缺氧死亡,而且在人体环境下非常不稳定,很快就会分解掉。他们的尸检结果除了缺氧,什么都验不出来。当然,他们还能找到一根无毒的木针,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根木针究竟是怎么让人窒息的。”

舅舅做了一个夸张的感叹的表情,然后朝我做了个鬼脸,我知道了他和我一样听不懂西米格都说了些也就放心了。

“那这里呢?”yesky敲了敲控制台说,“如果只是木材和普通的石材,可挡不住他们的探测器,他们早晚发现这个房间,他们甚至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们都在干什么。如果涂抹了屏蔽材料,他们也可以同样的办法反推出来我们可能藏在这后面。”

“但是我根本不在乎,他们能安全来到这里再说吧。”西米格对自己的设计非常自信。

“但是,他们还可以用火。”我脱口而出,西米格嘴角抽了一下,我意识到我似乎说错话了。西米格脸色很难看,大家也都不敢说话了。小小的控制室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尴尬。

然而,男人却带着军人们小心翼翼地退回到房子外面,然后便走了。西米格松了一口气,说:“看来,他还是给了我这个面子。时间差不多了,你们也赶紧走吧,我暂时还能拖住一下他们。不过如果这两个政府的人已经勾结起来了,我早晚也是得走。”

西米格带我们从控制室的另一头出来,走过阴冷潮湿的地下长廊,我们来到地下的一个巨大的仓库,那里面停放着一艘造型奇特的宇宙飞船,看起来就像是一片纸带交差缠绕了两圈。

“黎曼曲面!还真有人把飞船做成这样的形状,太有趣了。”舅舅感叹道。

“Kwarck!你也进去了?”yesky问西米格。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嘛。”西米格微笑着回答,“有没有觉得特别怀念?这是猪八戒亲手打造的,几乎继承了Kwarck的全部,所以你开起来不会有任何不适。”

他们说的话如同打哑谜。我问舅舅他们在说什么,舅舅不吭声,只是非常庄重地盯着飞船看,许久了才说出来一句:“我甚至都不知道你还经历了这些。”

西米格没有回答,只是笑笑。

我们沿着梯子爬到那个巨大的黎曼平面中心,那有个球形驾驶舱,中线处亮着一排绿灯。我们没有停留,直接爬了进去。虽然和外面那个巨大的装饰相比,驾驶舱显得很小,不过其实里面并不小的,进来二三十人也不会觉得挤,还有足够的空间储备食物和水。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