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遇见小工

“一艘这么小的飞船,为什么要整这么大的装饰?只是这一个驾驶舱的话,可以节省很多燃料。”我小声地嘀咕着。

“无知的丫头!这可是现在飞行速度最快的飞船,可以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飞行,靠的正是你认为最没用的这片大装饰!”西米格没有进入驾驶舱,她在外面一边帮忙关闭舱门,一边回答我的质疑。

yesky已经在控制台上熟练地操作了起来。西米格才刚跳到梯子上,飞船便在发射轨道上缓缓前行。西米格在梯子上朝我们挥手。

飞船才刚进入加速通道,我们感觉到地面一下剧烈的震动。我下意识就趴到观察窗朝外看。西米格似乎被那一下震动震到了,她迅速地爬起来就往回走。

飞船在加速,我们已经完全进入漆黑的隧道,看不见西米格了。那片巨大的扇叶——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个他们口中的“伟大”的设计——旋转起来,扇叶边缘的灯饰在漆黑的隧道里,如同烟花一般绚丽。

“哐!”又是一下震动从我们后面传来,并没有刚才感觉那么剧烈,看来这震动仅仅发生在花雨庄园附近。花雨庄园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飞船还在加速。我扯了下yesky的衣服,说:“叔叔,我们回去吧,小格子可能会有危险。”

“她滑头得很,不会有事的。”舅舅说,“一会我们升空了可以转回去看看。”

飞船的行进速度还在加快,我赶紧坐到座位上,扣好安全带。前方已经可以看见微弱的亮光了。我们从巨大的山脉里冲到夜空中。yesky熟练的操作着飞船,我们很快便调整好了姿态,往山体后面飞去。

刚越过山脉,便可以看见山脉一侧的山脚已是一片火海,那正是花雨庄园。庄园外面停着一门大炮,已经停止轰炸了。

“叔叔,咱把那大炮给轰了!”虽然我也在那庄园里迷过路,不过我也在那避过难,对那庄园还是有点感情的。现在她被毁了,我也心疼,可见西米格得多伤心。

“Kwarck没有武器,虽然经过改善,依然还只是试验阶段。”yesky也很无奈,“而且Kwarck的设计目的就是高速飞行,增加武器的话,确实也不好处理。”

“yesky,走吧,我们留在这里,姐姐反倒有所顾虑。我想她现在一定想把黑龙给解体了。”舅舅拍了拍yesky的肩膀,“再说了,我们现在可以说是自身难保,万一被黑龙发现了我们,政府军可能马上就会来的。”原来那个男人叫做黑龙。

“那我们真的不管小格子吗?”我看着舅舅,他不像是开玩笑。

舅舅拳头落在我的头上,说:“我还管她叫声姐姐呢,你敢叫小格子,占我便宜吗?姐姐不在我也替她教训你!”

我抱着脑袋走到角落里坐了下来,默默地流泪,有些伤口只能自己舔。

穿出HYY323a的大气层,我们终于可以把速度提上去了,那片巨大的扇叶子转速也越来越快。我们现在要尽快赶到小西高速路入口。每进行一次小西跳,政府军要找到我们的难度都会大大增加。

“那是什么?”yesky忽然指着屏幕说。

yesky把屏幕上一个闪点放大了,可以看到一盏蓝紫色的灯有规律地一闪一闪。舅舅凑近了看,一边还用手指在控制台上跟着灯的节奏轻轻地敲,然后说:“可以搞清楚对方的飞船型号吗?我看着有点像政府军的侦查机。”

“应该是的。虽然距离有些远,不过看着外灯饰有点像。”yesky分析道。

“但是他用了火影舰队的求救暗号。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呢?”舅舅的语气很犹豫。

“你在担心什么?”yesky问。

“如果是我们的人在求救,我们肯定要帮。但是他们出现在这个地方,开着政府军的侦查机,打着我们的求救信号,我不知道意味着什么。是说我们的暗号已经被政府军熟知了吗?我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很可能是走得最慢的了,如果是我们的人,我们不救的话,后面不会再有人能救了。”舅舅分析道。

“OK,我去把那小侦察机捞回来。”说着,yesky把Kwarck的速度降了下来,慢慢地朝小侦察机靠近,打开了通信仪。在我们大屏幕上出现的,居然是小工。小工和我年纪相仿,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一起做游戏。我一直以为他和大伙在一起,要么被高能粒子炮轰了,要么成功逃脱了,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他。

“小工?这是怎么回事?大饼叔说一直找不到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这侦察机怎么回事?还有其他人和你在一起吗?”舅舅看到小工的时候也非常惊讶。

“闲云叔叔,还有小小菜!真是太好了。”小工看到我们非常激动,双眼都红了,“这边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我那天在营帐里睡过头了,醒来的时候,你们都已经走了,到处都是政府的搜救队和侦查员。我吓坏了,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所以我趁他们不注意,偷了一艘侦察机跑了出来。”小工说着,泪水都流下来了。

“舅舅,我们赶紧把小工接过来吧。”居然还能在路上遇上自己人,我兴奋得又唱又跳。

舅舅紧锁着眉头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和yesky说:“对接吧,把小工接过来。”

“好的。”yesky调整姿态,不断的靠近小工,“小工,你知道怎么对接吗?”

“我知道。”小工自信地点点头,也开始调整侦察机的姿态。看起来小工已经很熟悉那艘侦察机了,操作很熟练。小侦察机精准地找到对接口,顺利地对接上,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

我飞快地跑向对接口,等待着迎接小工。小工背着一个小背包朝我走来。我实在太激动了,一看到小工进入Kwarck,我便跑上前去和他击掌。小工看到我们也特别开心,一直在给我们讲他这几天的遭遇,讲他如何艰难地躲避政府的探测器,怎么在政府军的追查中蒙混逃命……听得我特别激动,跟着他描述感受他的饥饿,他的情绪。

“你小子挺厉害的,第一次上侦察机就开起来了,经历了这么多,居然还平平安安的,居然靠自己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我记得我当时在模拟上飞了快三年才第一次摸侦察机,还手忙脚乱的,看来你这几天真的经历了很多。受苦了,孩子。”yesky一脸赞赏地说。

舅舅给小工端过来一些食物,小工狼吞虎咽地把东西全吃了,然后就沉沉地睡去了。小工这一睡,睡了整整两天。他醒来的时候,我们也快要到达入口了。

“闲云,你知道怎么才能找到入口吗?我想小西博士还不至于让人立个指路牌来昭告天下吧。”yesky拿着分布图发呆。

“是个好问题,我还真的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呢,我一直以为的就是这里会有个指路牌的。”舅舅似乎真的从来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控制台上的通信灯亮了。yesky打开通信仪,西米格出现在大屏幕上。

“你们怎么这么慢,我都追上你们了。”西米格说。

“百分之五光速的速度,还算慢吗?”yesky有些不服气。

“我说,你们可是在逃亡啊,当然要全速前进啊。驾驶着一艘没有装备任何武器的飞船,你们就没点危机感吗?”西米格笑笑,“要是我要狙击你们,你们估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走到驾驶舱的边缘,逐个观察窗轮番看,终于在我们的左后方发现一架巨大的宇宙飞船。这艘飞船有两个平行放置巨型的滚轮,在圆心处由廊桥连接起来。廊桥中心有高能放射尖,放射尖的下方是一个圆柱形的驾驶舱。

“这就是,深空驱逐舰?”小工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了我旁边。

“不错嘛小子,深空驱逐舰都知道了。”舅舅摸着小工的头说。其实我也知道这个名字的,只是想不到它居然长这个样子而已。我有些不服气地看着小工。

“姐姐,你知道怎么找小西高速路的入口吗?”舅舅问。

“所以我才说,你们为什么要走得这么慢呢?只要在0.8光速下航行,入口看起来就是个隧道入口,可以直接肉眼看到。低速飞行的时候,就需要仪器辅助才能找到了。”西米格说,“这里距离入口已经太近,你们来不及加速了,我带你们过去吧。”

我们慢慢地退到深空驱逐舰的下方,从下方的小型飞船进出口进入深空驱逐舰。这驱逐舰实在太大了,我们进入船仓后还在轨道上走了十分钟到达停靠点。然后我们乘坐电梯换传送隧道,在里面转了快半个小时后才见到西米格。

“怎么样,小小菜,第一次来到我的深空驱逐舰,感觉如何?”西米格很得意地笑着问我。

第一次听到深空驱逐舰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面估计有几百上千个座位,作战时,会有几百上千人同时控制,每人控制不同的部分,共同协作完成驾驶和作战任务。但是原来这里面只有一个控制台,边上有一排座椅,看起来就像是专门接待我们这样的客人的,因为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会客厅,空旷华丽。

“简直太棒了,我从来都没想象过,居然能有这么巨大的飞船。而且这么大的飞船,就你一个人控制吗?”我有些难以置信,东张西望,根本看不够。

“没错,我一个人就可以控制得过来了,因为这艘飞船有智能的自动巡航系统。”西米格解释道,“以后,你也会有一艘这样的飞船的,等你能够驾驭得了的时候。”西米格意味深长地说。

我以后会有一艘这么巨型的飞船?这可真是太酷了,只要想想都觉得兴奋。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西米格要把她的战舰送给我呢?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