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穿越小西高速公路

yesky被控制台上的一个小屏幕吸引住了,和舅舅指指点点的讨论着。

“那是时空曲率检测仪。”西米格也发现了他们正在讨论时空曲率成像图,便走了过去,教他们怎么用,“看到了吧,这就是小西高速公路的入口,看起来就像隧道入口。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就要进去了。”

“军队也有这个吗?”舅舅问。

“有,四十年前就有了。所有能够进行空间短跳跃的飞行器都有这个装置,不过没有我的这个这么先进。老的检测仪只能探测到曲率的由正变为负的过程,探测不到具体的曲率数值,只能判断是否能够进行跳跃。其实就是前人在长期的空间航行中的经验,当出现这样的状态是,就能进行跳跃,仅此而已。老的检测仪看不到成像图,也检测不到小西高速公路的入口,因为对老的检测仪而言,入口处没有曲率变化。”

“不过从十年前开始,政府军也升级时空曲率检测仪了,他们现在能检测到任意地点的曲率的正负符号,能不能检测到具体数值和能否成像我就不清楚了。不过理论上,只要他们能检测到符号,他们就能找到入口,只是工作量稍大而已。因为入口处的曲率变化就像连续函数的间断点,是个突变值,非常容易判断。”

“那一会儿我们进入高速公路会有什么特别的吗?”小工问。

“他是谁?”西米格居然一直没注意到小工,小工提问了,她才意识到小工的存在,还被吓了一跳。

“他是我的朋友,也是从YSK540s逃出来的。”我赶紧回答,我怕西米格拒绝他同行。

“哦,这样。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正常的航行一样,非常平稳,也很安全。”西米格说。

“姐姐,你走过?”舅舅问。

“废话,你以为第一次的通行测试都是什么人在做。”西米格对此感到非常自豪。我对西米格的敬佩之情也油然而生。

“好厉害,你不怕掉进去时空夹缝吗?”小工问。

“小西的高速公路和军方的时空折叠根本不是一回事。”西米格对小工的提问显得有些不耐烦,可能是因为觉得小工冒犯了小西高速公路的设计,“军方是因为偶然发现了时空跳跃就以为自己掌握了宇宙真理了,于是人为制造时空扭曲来进行跳跃。但是时空扭曲就离不开高能量和大引力,只要涉及高能量,就存在失控的风险。”

“这么说吧,军方的时空折叠就像是在危楼的顶上飞车,楼不是很高,或者飞车技术很好,确实能一下飞挺远的,但是万一,楼忽然塌了,把你埋在地下,那就是所谓的掉进去时空夹缝了;万一飞车技术不够好,摔死了,也就是遇到了所谓的时空挤压。这些风险都是因为时空扭曲所需要的高能量带来的,因为所有含有高能量的物质都是不稳定的。”

“但是小西高速公路,用几百年前过时的话来说,就是虫洞。以前的人们认为,虫洞是偶然出现的,或者通过高速运动来创造出虫洞,穿越时空。但其实那都是对狭义相对论的错误理解。后来,小西博士发现了宇宙形成的根本原因,找到了时空延展的方法,也找到了检测时空曲率的办法,而更重要的是,我们找到了时空延展所需要的材料。”

“就像是你需要翻越一座高山,上山下山可能需要走两百公里,但是我们在下面修了一条隧道,可能只需要走两公里的路就可以到达山的那一头。”西米格尽量简单地解释小西高速公路和军方时空折叠跳跃的区别。我听得目瞪口呆,同时注意到时空曲率成像仪上显示出来,深空驱逐舰已经开始进入小西高速公路了。

“你说的是我们从QN65535里带出来gN粒子吗?”yesky问。

“没错,那就是修建时空隧道的材料。其实要说我们也是很幸运的。因为其实小西博士想要找的是NEOX粒子,也就是小西博士在四十年前提出的假说。这是一种自旋数为0的特殊粒子,也是构成宇宙万物的唯一基本粒子。不过根据小西博士的计算,这种粒子可能只存在于黑洞里面。我们当时的技术根本不可能从黑洞里逃脱出来,所以才退而求其次,到QN65535去看看,这个你应该是最清楚的。”西米格对yesky说。

“没错,当时其实就算是QN65535,小西博士也不愿意让我去冒险,毕竟谁也不能确保进去了就一定能出来,而且不知道在那里面找到的会是什么,也许是sN粒子,或者dN、tN粒子。是我执意要试一下的。我相信他,你知道的,政府当时对我们迫害实在太厉害了,我们必须要找到自救的办法。不过事实证明,小西博士的所有猜想都是对的,不管是Kwarck的设计,还是逃离的夸克星的办法,全部都是可行的。小西博士真的非常伟大。只可惜,小西博士终究没能亲自走走他的高速公路。”yesky感慨万千。

想不到小西博士竟然是如此伟大的一个人,虽然西米格和yesky说的,我一点也没听懂。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不管是火影大舰长,还是yesky和舅舅,哪怕舍弃自己生命都愿意追随他的原因吧。我以前只知道他瘦弱得手无缚鸡之力,特别看不起他,我真是太井底之蛙了。

“后来我听说,因为早期的飞船对你保护不够,所以你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现在怎么样了?”西米格问。

“还好,这些年养得不错,当然不可能完全恢复,不过生活也都没有大碍。毕竟差点就离子化,彻底解体了,还能保住小命,我已经很满足了。”yesky轻描淡写地说。

“其实是我们都要感谢你。没有你,后面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没有小西高速公路,我们也不可能如此接近光速。”舅舅用力地锤在yesky的胸口上,说:“谢谢!”

“你们看,后面有飞船跟着我们。”小工喊道。

我们马上都聚集到控制台前,西米格打开了后检测器的成像仪,居然是黑龙的军队,足足有上百艘飞船。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跟上我们的,明明一路上我们都没有发现被跟踪。

“不好,姐姐,你这飞船燃料大概不够了吧。我们从HYY323a离开的时候你说过,你已经把所有alpha水晶都给我们了,你的深空驱逐舰现在应该没有足够能量作战。”舅舅忽然大声地喊叫起来,还偷偷地给西米格使了个颜色,“小小菜,你和小工跑一趟吧,去把Kwarck上的所有燃料都卸下来,送到深空驱逐舰的燃料池去。”

“好的!”我转身就要走,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但是舅舅,燃料池在哪里?”

西米格也心领神会地使了个眼色,然后转头对我们说:“你们先去吧,一会儿我会在廊桥那等着你们。”

小工把背包往地上一扔,和我全速跑向电梯,哪怕在传送隧道上我们也都尽全力在跑,不敢停歇。然而,就算是这样,我们再次回到廊桥时,也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小时了,这驱逐舰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虽然alpha水晶是剩下不多了,不过从Kwarck上卸下来的三个超级大电池和燃料箱非常重,我和小工很艰难才把它们拖到廊桥上。

西米格见我们跑得气喘吁吁的,便安抚我们说:“其实你们不需要太紧张,黑龙不傻,他不会在高速公路上攻击我们的。和仓禹这样巨大的飞船对战,就算是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作战,也会造成时空的大曲率扭曲,更何况是在这样的隧道里呢?他还不至于要和我们同归于尽,最少从他带着这么大的一支舰队来看,他应该是想要把我们活捉了。”

“知道他要把我们活捉,你还这么淡定?”我不解,为什么她总是那么淡定的样子,好像这些都与她无关似的。她气定神闲地领着我们朝燃料池走去。

“他想捉,也得他有这个能力才行啊。”西米格对她的深空驱逐舰充满信心。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便问她:“格姨,你刚才说什么仓禹来着,是什么东西?”

“是这艘飞船的名字。当时,这样的飞船一共造了五艘,为了方便区分,我们就各自为自己的飞船取了名字。怎么样,这名字感觉如何?”格姨似乎也对她取的这个名字很满意。

“别扭,这是一艘飞船,干嘛搞了个听起来像是上古妖兽的名字。而且,禹好像是小蛀虫的意思啊,你觉得这个大家伙像吗?”我拖着三个大电池,艰难地走着。

“你很快就能看到仓禹的能力了,到时候你会明白的。”

终于来到燃料池了,格姨熟练地把燃料箱和电池挂载到仓禹的燃料箱和电池上,alpha水晶实在太少,格姨看起来也有些为难。

“那个,我从侦察机那下来的时候,也顺便把那的alpha水晶也卸下来了,我们用得着吗?”小工说话小心翼翼的,可能和格姨还不熟。

“你不早说,alpha水晶是多好的东西,你应该心里明白啊。”我对小工到现在才说自己有alpha水晶很不满。就算是kwarck,高速飞行的时候也需要很多alpha水晶的,yesky就是因为担心水晶不够用,所以才不敢高速飞行。毕竟kwarck没有武器,想要抢劫一下过路的飞船都不可能,只能靠在黑市上高价收,或者运气好,遇到大产量星球才能补充上。

小工听我这么说,反倒挺开心的,马上往驾驶舱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你们在这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去拿。”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