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仓禹故障了

格姨见小工走远了,问我和小工感情如何。格姨好像对小工很感兴趣,也许是因为觉得他很机灵,也许只是没话找话,随便聊个天而已。

其实在YSK540s,像我和小工这样的孤儿特别多。有的是因为生存环境太恶劣了,父母身体不好,撑不住了,有的根本就是一出生就被送到这颗星球来的,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否还活着,为什么要被送到这里来。我算是运气好的,还有个舅舅。小工则比较不幸,身边什么人都没有,七岁以前都在政府福利院,七岁以后被送到我们这来,由大饼爷爷安排,每家轮流照顾。因为他和我年龄相近我们玩得比较好,所以在我家的时间比较长。

我们在YSK540s最后的那段时间,他还没轮到来我家,我也不知道他轮到哪家了。本来还担心可能就没机会再见了,谁知还能遇上,也算是缘分。

我便把我和小工小时候的事都告诉了格姨。格姨问:“这么说,其实你们相处的时间也并不多,三个月才轮一次,一次就一个星期。为什么叔叔会做这么奇怪的安排?”

“叔叔?格姨你也知道大饼爷爷?”在YSK540s的时候,我一次也没见过格姨,想不到她居然也知道大饼爷爷。

“当然知道,我们以前都认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因为我们淘啊。我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给大家恶作剧,用泥团裹着粑粑砸到别人营帐里,偷火药爆炸了吓唬人什么的。大饼爷爷就不让我们一起玩。因为我有舅舅,所以只能让小工轮着上不同的人家住。而且每次接收的家庭都离的特别远,就是不让小工在一个地方久呆。”说起这些往事,我特别兴奋,这就是我童年里最开心的回忆,对我来说,捉弄人能给我带来很大的成就感。

“早看出来了,你就是个惹事的主儿。”格姨很嫌弃地说。

说话间,小工回来了,给我们背过来一大背包的alpha水晶。

格姨拿着这些水晶逐个看,一边看一边问:“这些水晶都是你从军队的侦察机里弄下来的?”

“是的。反正不拿白不拿,指不定能卖钱。”小工回答说。

格姨看起来挺开心的,拎着水晶往燃料池里面走去,给我们挥挥手说:“你们先回去吧,我装备好武器燃料也就回去了。”

反正我们也帮不上忙,便回到驾驶舱。格姨不在,yesky负责盯着控制台。在小西高速公路上走了快五个小时了,看起来我们也快到出口了。黑龙军队跟得我们更紧了,他们一直在加速,而我们就只能比较低速地走。达到这个速度以后,很小的速度提升都会消耗非常多的能源。我不禁感叹,燃料充足真是好。

没多久,格姨也回来了,对小工竖了个大拇指。小工居然有些不好意思。我第一次看到他不好意思的样子。

大家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大家都很轻松愉快,似乎根本没有黑龙军队在后面跟着似的。虽然我不知道仓禹的战斗力有多厉害,不过格姨他们都很轻松的样子,我想他们应该是对仓禹的战斗力很有自信才会这样。

我们要离开小西高速公路了。格姨亲自走到控制台进行操作,看起来她准备一出隧道就来一次跳跃。我看了一眼时空曲率成像图,出口的地方确实是时空位面高点,可以进行跳跃。不过格姨刚才也说过,跳跃除了必须具备时空位面差,还要保证起跳和降落的平稳,否则很容易出现时空挤压现象,俗称的摔死了。所以,选择最佳的跳跃通道至关重要。

毕竟黑龙军队很庞大,我觉得格姨这样处理也是对的。能够不正面冲突就是最好的。

仓禹的两个巨大的滚轮开始转动,可以看到高能放射尖处有紫色的高能粒子在聚集。随着滚轮越转越快,放射尖处已经聚集出来一个亮紫色的能量球了。能量球越聚越大,就在我们冲出小西高速公路的瞬间,能量球也放射了出去,就在飞船前方不远处,能量球在时空壁上击穿出来一个洞,仓禹正好冲了进去。

驾驶舱的照明灯忽然灭了。飞船在跳跃过程中颠簸得很厉害。格姨说的没错,跳跃的时候,周围的时空会变得非常不稳定,不如小西高速公路那么平稳。

颠簸越来越厉害了,我似乎感觉到了被挤压的感觉,驾驶舱内的照明灯“吱吱”地响起来,忽明忽暗。飞船外原本看起来如利箭一般流逝的光束,现在开始蜿蜒扭曲起来,慢慢地扭曲成一个圈。仓禹便从那个圈里冲了出去。

驾驶舱里的灯再次亮了起来,被挤压的感觉消失,一切恢复正常。我们来到一片非常平静的空间,没有看到巨大的天体,也没有遇上小行星带。格姨选择跳跃通道的水平肯定是极高的。

格姨让仓禹平稳地旋转了180度,停靠下来。两边的滚轮缓慢地旋转着。

过了好一会儿,眼前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漩涡,漩涡旋转的速度愈来越快,颜色也慢慢变成了橙色、黄色、绿色、蓝色、紫色。随着漩涡旋转得越来越快,仓禹的两个大滚轮也转得越来越快,放射尖处快速地聚集起一个亮白色的能量球。

漩涡消失的瞬间,亮白色的能量球朝着漩涡打了出去,在漩涡消失的地方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爆炸产生的两束高速电子流向两边喷射出去,引起了时空位面的剧烈震动,仓禹随着引力波剧烈地颠簸。估计在这个通道里所有的飞船都被格姨这么一下就给粉碎了。这就像在隧道里发生的爆炸,应为能量不能很好地扩散,会积聚在隧道中,沿着隧道一路传播,几乎不会衰减。

“哈哈,我们赢了!”我欢呼着,兴奋地在驾驶舱了跳来跳去。

然而,我高兴不了多久就高兴不起来了。我发现两个大滚轮上都出现了放电现象,电流所到之处,还伴随着小型爆炸。驾驶舱里电压开始不稳,照明灯忽明忽暗。格姨紧张起来,操作频率越来越高,但是仓禹给她反馈却不那么迅速,控制台上不断有红灯亮起。

“怎么了?飞船故障了吗?”小工退到驾驶舱的内壁,双手撑着内壁,一脸恐慌。

“看起来像是有电路短路了。”格姨说。

“我去看看吧。”yesky说着,便往电梯走去,但是电梯也故障了。

“你打开电梯旁边的门,有梯子可以爬上去。拜托你了,yesky。”格姨有些手忙脚路,甚至都没空看一眼yesky。

仓禹在掉头。没错,剩下的飞船很快就会来,武器系统故障了,我们现在没法作战,只能跑。好在动力系统还是好的,格姨通过的控制台喊了几遍:“我们马上要开始加速逃走了,大家马上找可以背靠的地方,扣好安全带。”然后,仓禹开始以30g的加速度提速。

我坐在椅子上扣着安全带,整个人被死死地压在座椅上,动弹不得,感觉骨头要被压断了,眼睛睁不开,牙摇摇晃晃的,像是马上就要掉没了。

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飞船终于逐渐平稳下来。但是我发现,黑龙的军队也很快就跟了上来,正在我们后面穷追不舍。

驾驶舱的音箱里传来yesky的声音:“西米格,听见吗?我现在在燃料池,好像找到了一些银。应该是这些银引起了对撞机短路了。”

“为什么会有银?我刚才检查了,并没有银。”格姨说话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愤怒,也有些绝望。对撞机短路,意味着我们不能进行深空跳跃,彻底失去战斗力。

说话间,一道亮光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是黑龙向我们发射了一发高能粒子炮。格姨控制仓禹快速下沉,高能粒子炮从放射尖上方呼啸而过。侥幸躲过一劫,我心中暗松了一口气。

“yesky,赶紧回来吧。我们现在可能没办法再进行深空跳跃了,所以只能加速跑。你留在燃料池会很危险。”格姨非常无奈地选择了消极的办法。

“姐姐,我们确实还有机会跑掉的。你看,”舅舅把入口分布图递给格姨,“这里有一个入口,离我们并不远。如果有办法抢先黑龙一步到达入口,可能还有机会跑掉。”

“但是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甩掉黑龙呢?我们不能打也不能深空跳跃,就算加速到光速,也不见得能甩掉他们,何况我们不可能加速到光速。”小工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管不了这么多,先往入口走吧,能走多远算多远。机会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出现的,大家先不要放弃希望。”西米格说着,便着手给仓禹设置新的航行目的地,“闲云,给我念一下入口坐标。”

舅舅按照分布图上标的位置进行简单的换算,给格姨念出来一串坐标。格姨把坐标设置好了以后,转过身子来,问我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要不我们乘坐Kwarck逃跑吧,Kwarck可以光速航行,不是吗?”我听到光速航行,马上想到Kwarck,便脱口而出。

“不行!”格姨强烈反对,“仓禹绝对不能落在黑龙手里。不过这其实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你们走吧,反正不远处就是入口了,你们应该是可以逃掉的。我是不会放弃仓禹的。”

大家还在僵持,黑龙的那些小飞船忽然一起向仓禹发动攻击。无数的小炮弹落在巨大的滚轮上。虽然这些小炮弹攻击力比较弱,但是奈何它多呀,同时几颗小炮弹落下,仓禹也一样会剧烈颤抖。

yesky一回到驾驶室,格姨便启动了加速器。为了不要给仓禹造成过重的负担,格姨只以10g的加速度提速。只有10g加速度,感觉比刚才舒服多了。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