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听天由命

黑龙一看我们想走,马上领着他的军队紧紧地跟在我们后面,眼看着就要追上我们了。

舅舅一直盯着时空曲率成像仪,忽然很兴奋地大叫起来:“姐姐,前面有个跳跃的好地点,我们可以来个小跳跃。”

我们一听,都赶紧凑过去看。果然,我们大概还有十分钟就能到达跳跃点。

“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坐好了,我们稍微再跑快一点,把加速度增加到15g,让跳跃的距离可以更远一些,尽快进入小西高速公路。”格姨吩咐道。

我们便赶紧回到座位上,扣好安全带。

“你们看,黑龙也在加速!”小工忽然叫起来。我扭头朝窗外一看,果然,黑龙他们也在加速。

“格姨,怎么办?我们这样逃不掉的。”我朝格姨喊道。

“那就听天由命吧。”格姨头也不回地说,专心操控着飞船。

然而黑龙很快便超到我们前面去了,并不是追上我们后对我们进行猛烈攻击。对此,格姨和yesky也都感到非常意外,但是我却发现舅舅笑了,一丝淡淡的不易察觉的微笑,似乎还有些理所应当,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

黑龙的旗舰还没到达跳跃点便开始聚集能量,为跳跃做准备了,他的舰队也开始向他聚拢,看起来他们要抢先在我们前面进行集体跳跃。难道他们是要用格姨的办法来对付我们,在我们即将要冲出跳跃通道的时候攻击我们吗?但是我觉得如果他真的是这样想的话,就有些笨了。因为他们跳跃了以后,我们完全就可以不跳跃了,掉头往回走。因为从低的时空位面是没办法跳到高的时空位面的,而等他们慢慢地回到这里来时,我们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逃走。

果然,他们抢在我们前面跳跃了,上百艘飞船忽然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格姨,他们跳跃了,我们赶紧掉头跑吧。”我喊叫起来。

“掉头跑?为什么要掉头跑?我们不是要去小西高速路入口吗?”小工很惊讶地问。

于是,我就把我的想法给大家都说了。

“小小菜,不要太紧张了,稳住,看清楚情况再说。”舅舅一脸自信地说。

仓禹的速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降下来了。更奇怪的是,黑龙似乎跳跃失败了,他的舰队居然就出现在前方不远处。

“这是怎么回事?”小工跑到控制台前,伸长了脖子,盯着大屏幕,一副难以置信地表情。

然而,格姨、舅舅和yesky却都笑得前俯后仰了。

“你们都坐好了,接下来才是最困难的时候。”格姨忽然收住了笑容,很严肃地说,她的身边正是燃料指示灯,已经变成红色。我们还剩下不到10%的燃料。这不应该啊,把Kwarck的燃料外挂到仓禹后,仓禹应该有差不多25%的燃料,再加上小工的一大背包alpha水晶矿石,燃料不应该这么快就耗完的,难道是因为刚才的攻击导致仓禹的燃料泄漏了吗?

黑龙的军队忽然发现了我们还在他后面不远处。掉头朝我们气势汹汹而来。

格姨把仓禹的照明灯和内外饰灯都关了,大滚轮在悄悄地转动。大滚轮上的外饰灯因为刚才的短路,全都坏了,在黑乎乎的宇宙空间中,两个黑色的大滚轮慢慢地加速不容易看得出来。

黑龙的旗舰走在舰队的最前面,正对着我们的高能粒子炮管里,高速运动的电子在里面疯狂地碰撞。后面上百艘的飞船,同样一边向我们靠近,一边聚集着能量。

“姐姐,这么大规模的攻击,我们能受得了吗?”舅舅看起来也有些担心。

“不知道,希望她能快一点吧。就算我们躲过了这一波,下一波也未必守得了。”西米格脸上也出现了一些不安的神色。

她?她是谁?

我们驾驶舱上方的放射尖也开始在聚集能量了,但是能量聚集得有些慢,眼看着黑龙舰队的炮弹就要发射了,但是我们这边才刚聚集了一个小小球,悠悠的浅绿色,看起来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宝宝。

燃料指示灯颜色变成了暗红,只剩下5%的燃料了,报警器一直在响。那个受了委屈的小宝宝才长大了一点点而已。格姨干脆把报警器和燃料指示灯也给关了。

上百颗大小不一的高能粒子团已经脱离了炮管,向我们冲来。我紧紧地握着座椅的扶手,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往下淌。我以为我会害怕,我以为我会吓哭,但是没有,我心里反倒是非常的平静。从YSK540s逃出来的这几天,我无数次想象,当时在飞船上被这种高能粒子炮追击的人们在想什么,他们是极度的恐惧呢,还是像我现在这样,内心出奇的平静?我闭上眼睛,等待着被高能粒子球击中的冲击力,等待被高温包裹的瞬间。

然而,我没有等来预想的颠簸,反倒是感受到了很强的后坐力。

“小小菜,你这是放弃了吗?对我太没信心了,我们还得再挺一会儿哦。”格姨见我被强大的后坐力惊吓到了,嘲笑我。

那个浅绿色的委屈小宝宝,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委屈了,虽然很小,但是冲进十足。它就像是长了眼睛的小精灵,直冲从旗舰射出来的超级高能球。

“但是你们刚才不是说对撞机附着上银了,短路了吗?”小工说话的时候,神情有些恐慌。

“那是为了迷惑黑龙了?”西米格说。

“为什么要迷惑黑龙?”小工问,他显得更加恐慌了。

“你不应该问,我们是怎么迷惑黑龙的吗?”西米格话中有话。

我没听懂他们对话的意思,一脸迷惑地看着小工,他的手在颤抖,衣服因为汗液而紧紧地贴在身上。他不说话,一直低着头,神色紧张。

那颗超级高能球被绿精灵击中后就不再前进了,颜色也变得暗淡一些,体积在慢慢膨胀,慢慢地吞噬它周围的其他高能球,直到所有的高能球都被吞没,亮成一片,就这么停滞在我们前方不远处。

控制台上的所有灯都灭了,仓禹最后的一点燃料也用完了。只有备用能源灯孤独地亮着,引擎的功率明显降低了,只是维持着最基本的重力系统和空气循环系统。

“格姨,我们是不是没有燃料了?”我小声地问。

“是的。”

“那我们……”只要他们再来一次刚才的攻击,我们就没办法反击了。

果然,黑龙很快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可能是刚才的攻击损耗了太多能量,又或者是发生器需要冷却,他们没有使用高能粒子炮,而是使用普通的激光炮。但是奇怪的是,激光炮冲进那团光雾后便再也没有出来,完全被光雾吞没了。

“好棒,居然还有这样的防御手段,这团光雾把所有的炮都吞没了。”我欢呼起来。

“要不是因为燃料不够了,黑龙这个贱人和他的舰队早就去给我的花雨庄园请罪了!我可是个女巫,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格姨恶狠狠地说,还不忘揶揄我。

黑龙的攻击频率越来越高,激光炮越来越密,光雾在缓缓地消散,开始有一些激光炮穿透光雾,打在我们的飞船上。不知道是因为这些激光炮经过了光雾的削弱,还是因为仓禹稳重,震荡并不是很厉害。不过,光雾已经越来越薄了,穿透过来的激光炮越来越多,震荡也开始慢慢变得剧烈起来。

光雾已经完全消散了,黑龙的舰队似乎也准备好了,他们正在聚集能量准备高能粒子炮。这一次聚集的能量球比刚才的还要大,看起来黑龙这一次是志在必得了,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狂妄和对我们的嘲笑。

格姨站到了驾驶舱正前方的观察窗前,专注地看着即将要向我们飞来的巨大能量球。能量球的光照在驾驶舱中,昏黄、飘忽,却衬托出格姨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格姨。”我轻轻地叫了她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我心中竟感到强烈的不甘和恐惧。人就是这样,如果没有刚才的抵抗,在心死的时候,反倒对死亡没了恐惧,能够很平静地等待它的到来。但是刚才的抵抗让我又燃起了求生的欲望,然后这时候上帝忽然告诉我,刚才的全部希望他都要收回去了。任谁都会觉得非常不甘。

小工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低着头,坐在座位上一动也不动,汗水从发尖上往下掉。驾驶舱里一点也不热,甚至有点冷。不知道为什么小工会一直在冒汗。

舅舅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脑袋,一句话也不说。yesky则闭着眼睛,用手胡乱地摆弄着控制台上的按钮和操作杆,百无聊赖的样子,看不到丝毫的恐惧。这就是身经百战的从容吗?

那上百颗高能球即将聚能结束。一大片高能粒子球,照亮了整一片空间,能很清楚地看到漂浮在太空中的细小尘埃,它们似乎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快速地飘离这片空域。我居然还有闲心去关心它们,希望它们能顺利逃脱,谁知道我是不是把自己的生存欲望投射到它们身上了呢?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