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大难不死

“来了。”格姨很平静地说。

我抬起头来,只见那些能量球都在缓缓地离开飞船。是的,终于来了,只是仓禹再也不可能像刚才那样奇迹般地启动了。

忽然,一颗亮白色的炮弹从舰队的后方呼啸而来,落在舰队中心的一艘飞船上。炮弹并不大,非常小,亮度却非常高,直接肉眼看会觉得眼睛不舒服。

我看不出来那是什么类型的武器。那炮弹落在飞船上后很快地燃烧起来,能看见熊熊的烈火。烈焰球快速地的膨胀,一口气便吞噬了几十艘飞船,连已经出膛的高能粒子炮弹也都一并吞没了,像颗微型恒星一般燃烧着自己。

我正要欢呼,以为它会继续膨胀,把整个舰队都吞没时,这颗微型的小恒星却忽然坍缩消失了。剩余的高能粒子炮弹丝毫不受影响地朝我们快速飞来,虽然只剩下不到一半的火力,但是现在仓禹的状态,也无承受这样的攻击。

我紧握双手祈祷,希望还能有奇迹发生。

然后,奇迹真的发生了!

刚才没被吞没的飞船开始被挤压变形,朝着微型小恒星消失的地方快速聚拢。已经跑远的炮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像是被什么力量往后拉似的,方向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毫无章法地胡乱飞,还没离开飞船很远的炮弹直接被拉回到炮管里。黑龙的旗舰和几艘距离中心有些远的飞船虽然没有变形,但也被拖拽得向中心退去。

那些飞船在中心处发生剧烈的碰撞,高能粒子炮弹在中心处相遇,发生剧烈的爆炸。飞船的残骸快速地向四周飞去。剩下不多的还朝向我们飞来的高能粒子炮弹,也被爆炸的冲力冲得到处乱飞。不过仍然有一些炮弹包裹着飞船残骸像我们冲来,打在大滚轮上,擦过廊桥和驾驶舱。仓禹剧烈地震动,我被甩到墙角下,撞得满头金星。

等仓禹终于恢复平稳,我再次站起来的时候,驾驶舱里就只剩下我和小工了。小工大概也摔倒了,他靠着墙坐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小工,他们呢?”我问。

“逃掉了。”小工有气无力地说。

“逃掉了?为什么要逃!”我不明白小工在说什么。

仓禹后面的窗外,两个巨大的粒子对撞机正对着我们。这是什么状况,这么近距离攻击,是要同归于尽吗?我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这两个大炮管看起来不像是黑龙的舰队上的,而且也不像是要攻击我们的样子。难道刚才就是它攻击了黑龙舰队吗?对了,黑龙呢?刚才黑龙舰队所处的位置,现在除了一片狼籍,满眼残骸,什么都看不见。我没有看见黑龙的旗舰和另外的几艘飞船。仓禹的大滚轮上能看得出来斑斑的伤痕,也不知道伤得严不严重。

电梯旁边的门打开了。我跑过去看了一下,爬梯上下都没有人,也没听见什么声音。我坐到小工旁边,想和他说说话,但是他看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

“你怎么了?没精打采的。”我问他,他不回答我。

“我格姨没和你说他们干嘛去了吗?”他还是不回答我。

然后我们就这么一句话不说地坐了一个多小时。

终于有说话声传来,我赶紧站了起来。小工还是呆呆地坐着。格姨从小门进来,后面跟着的除了舅舅和yesky,还有一个我没见过的女人。她看来比格姨稍小,也比格姨要俏皮些。她进门一看见我便跑到我面前,很友善地笑着和我说:“小小菜,我是你月姨,快叫我月姨!”

我一脸无辜地望向舅舅,他只冲着我笑。我忽然感觉有些懵。之前在YSK540s,我以为我在世上只剩下舅舅一个亲人了,和舅舅相依为命。才离开YSK540s不到一个星期,便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两个明明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却非得我喊姨的女人,感觉世界观要都要崩塌了。

“她叫冷月,你喊她姨合适的。”格姨很忙碌地在控制台操作着,驾驶舱里的照明灯和内饰灯都亮了起来,漂亮极了。脚下传来引擎加速运转的震动,不平稳,但是让人很有安全感。气温调节系统,空气循环系统,重力系统,自检全部通过,一切正常。

我憋了半天,对这个看起来最多也就比我大三岁的女人叫了声“月姨”。她便很开心地走开了,坐到格姨身边去。格姨却把她往旁边推了推,说:“到你自己的飞船上去,我的仓禹已经伤痕累累了,难道你忍心让它拖着你的子会走吗?”

“米格姐姐,我可是大老远专门赶过来救你,给你送alpha红晶矿石的,你就让子会休息会儿吧。再说了,这里热闹,好玩。”冷月一点要走的意思也没有。

“你怎么不晚点再来呢?你再晚点来,我会更感激你的。”格姨讽刺道。

“我得给你表演的机会啊。”冷月一脸讨好地说。

“所以就让黑龙给跑掉了!而且你的中子炮怎么回事,萎了?居然没把黑龙压成饼干!”格姨狠黑龙狠得牙痒痒。

“姐姐莫生气。那不是因为你们距离太近了,我怕误伤了你。下次,我一定直接把他挤压成一颗中子。”

“下次就不需要你了,我要亲手把他解体了!”格姨狠狠地说。

引擎的震动慢慢平稳下来,大滚轮也转动起来,可惜外饰灯坏了,否则,这两个大滚轮转动的时候也很好看的。仓禹在慢慢移动,加速平缓,我注意到,现在的加速度有15g,却一点也不难受。原来仓禹燃料足够的时候,竟是这样舒适。

这时,控制台竟然说话了:“米西西正式接管深空驱逐舰,仓禹进入智能自巡航模式。”我攀着控制台来回看,小屏幕上的数字在一直跳。格姨不需要亲自操作了,便转过身来,盯着小工看。

小工被格姨这么一盯,浑身打了个冷颤,连滚带爬地来到舅舅身边,抱着舅舅的腿,哭喊着让舅舅饶他一命。舅舅却一下收住了笑容,神情严肃,看都不看小工一眼。

“别废话了,扔出去吧。要不是闲云你非得要再观察观察,我根本不会带着他进入小西隧道的。”格姨狠狠地说,“结果这一观察,给观察出来个黑龙。简直岂有此理!”格姨说着,扔出来一大包红晶,正是小工说从侦察机上卸下来的那一包alpha红晶矿石。

“你给我的这一包红晶,每一块都有少量的黑色斑纹。Alpha红晶矿石会带有多种金属杂质,铬、铑、钴、钛等,偏偏就是不会有银。而且军方使用的alpha红晶更是严格,不可能用含有杂质的。这些红晶里面的银都是后来刻意加上去的!”格姨看起来非常生气。

“你们早就怀疑我?为什么早不拆穿我?”小工这会儿反倒语气硬了起来。

“我以为你再皮再淘也不会真的要害人,我希望你是为了活命才受黑龙威胁!我甚至一直抱有希望,我们出发那天晚上,是恰巧被政府军识破了!我宁愿就是小小菜作死把火影的舰队给暴露了,也不希望我们中间出了内奸!”舅舅冲着小工怒吼。

“我没有,我不是内奸,我真的是被黑龙威胁的。”小工忽然又换了哀求的语气。

“那天大饼叔叔一直问我,小工还没找到,整个扎营区都找遍了也没找到,该怎么办。那天火影的厄瑞玻斯号带着四艘飞船和十几架小型战斗机激战了将近一个小时,整个扎营区被炸得稀巴烂,星际突击母舰狙击了我们得有十艘飞船。你和我说你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只看见政府的搜救队和侦查员?你那天真的在我们的星球上吗?”舅舅情绪非常激动,双眼通红。

小工瘫软了下来,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侦察机是非常难操控的,你说你自己摸索着,偷了一架侦察机逃了出来,只摸索了几天,连对接都可以做到精确无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经验最丰富的驾驶员也不可能在几天里就熟悉侦察机的性能。你说你摸索几天能控制得了深空驱逐舰都比能控制侦察机要靠谱些。”yesky没舅舅这么激动,说话的时候情绪很稳定,甚至还带着笑容。

“还废话什么,直接扔出去好了。你们下不了手,我来代劳。”冷月站起身来,活动了下关节,便动手把小工绑了起来,往电梯方向拖。

“别以为你们把我杀了,你们就能逃得了,政府军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们。早在你们建造小西高速公路的时候,政府就通过引力波探测到了入口的位置了,你们跑不掉的。火影他们也一个都逃不掉,政府军已经在追击他们了……”小工扯着嗓子大声地喊。

我愣愣地看着小工被拖走,不知道能做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那天晚上,舅舅打我的那一拳,我现在都还记得那种疼痛和晕眩。但此刻,我却也很希望大家是因为我的过错才遭到不幸,不希望小工是内奸。背负了这么多天的心理负担放下了,但是我一点也不觉得轻松和开心,反倒更加沉重。

冷月很快就回来了。格姨瞥了她一眼,说:“我以为你会顺便就回去了。”

“我才不走呢,仓禹比子会空间大,呆着舒服,而且这边热闹。”冷月说着,往格姨身边靠了过去。

“我一直等着他跟我们坦白,我甚至希望他错漏百出的说辞是刻意暗示我们,他是被迫的。”舅舅还对小工的事情耿耿于怀。谁又能轻易放下呢,毕竟一起在YSK540s上生活了十多年。

“别想了,闲云。不过那小子也不是一点价值都没有的,最少我知道了,黑龙那的时空曲率检测仪还是40年前的老古董。”看起来格姨的心情好些了。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