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四号隧道

“格姨,你之前说仓禹出故障了,也是骗小工的吧,只是为了迷惑黑龙,对吗?你为什么知道他会告诉黑龙?”我有很多问题。

“不知道的,就是随便试他一试,谁知道他还真就犯了。毕竟太年轻,没经验啊。”格姨此刻显得特别轻松,“一想到黑龙的舰队想都不想就跳跃,还要抢在我们前面跳就觉得特别好笑。那一下他们肯定被挤压了一下挺厉害的。”

“我不明白,那个起跳点看起来确实就是一个位面高点,而且是一个很好的起跳点,为什么会这样?”

“我偷偷调整了一下成像图的比例,把位面高度的坐标拉长了,所以看起来像是一个位面高点,事实上那也是一个高点,只是没有高到合适跳跃。然后我还报了一个假的入口坐标。”舅舅解释说,“黑龙可能担心姐姐先跳了,然后再给他们来一下刚才那样的攻击,然后抢先进入隧道,所以就想先跳。这个真不是我们能设计的,是黑龙自己着急了。”

“刚才居然发生了这么有趣的事情!”冷月听了舅舅的解释,比我还开心。

“一点都不有趣!要不是黑龙自己着急了,我们可能已经完蛋了。我们当时剩下的燃料已经不足10%,黑龙要是再拖一会儿,我们也就只能举手投降了。”格姨说。

“说起来这个,格姨,刚才那团光雾怎么回事?这种防御方法真是太意思了,居然能把这些高能粒子、激光炮通通吸收掉。”我很好奇。

“不是吸收掉,是化解掉了。要不是燃料不足了,仓禹的量子炮能把黑龙的整支舰队都解体了!”格姨一想起来没能亲手了结黑龙就很生气。

“深空系列的飞船是五十年前造出来的,想不到当时已经有这么先进的武器,不管是你的量子炮还是冷月的中子炮,虽然你们刚才还没用尽全力,但是攻击力已经这么强了。我一直以为这些技术都还只是停留在实验室阶段。”yesky感叹,“但是当年为什么政府军还要把这支舰队毁掉?”

“他们作死,老觉得深空舰队战斗力太强,会威胁到他们的政权,巴不得把我们都整死。说实话,经过那么多年的征战,深空舰队早就溃散了,剩下不到十艘飞船,能起什么大风浪?”格姨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伤感。

五十年前的舰队?格姨和冷月是五十年前的政府军,参加了殖民运动?那她们到底什么年纪?

“你们真的是女巫啊,五十年前就在军队里了吗?怎么现在看起来还这么年轻?!”我脱口而出,然后马上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捂住嘴。

果然,我又被敲脑袋了,不过这一次下手的是冷月:“舰队是五十年前组的,我们就得五十年前就在舰队里吗?再说了,女人就要留在最美的年龄里,美美地活着,懂吗?”冷月抬起了头,摆出一副冷艳的样子。

我捂着脑袋,强忍着泪水,躲到控制台下面。自己的伤口,只能自己舔。

舅舅拿着小西高速公路的入口分布图仔细地琢磨起来,寻找着下一个入口。格姨却说话了:“闲云,先别找了,我们现在先去钢铁叔叔和舞风刀叔叔那。仓禹受损不轻,得维修,而且我们也要把燃料补足了才能继续走。”

“两位叔叔现在在哪里,做什么呢?”舅舅放下分布图问。

“在四号隧道那守着呢。我这几年都陪着他们。”冷月回答说。

“这分布图上,四号隧道标识着‘不可用’,究竟怎么回事?”舅舅问,“按说四号隧道的位置简直就是得天独厚,如果可以从四号隧道穿过去,我们可能反倒是最早到达MG15169c的呢。”

“隧道能量不稳定,没法用。我们这几年,平均每两个月送一颗无人飞行器进去,但是一个也没有回来。叔叔现在怀疑,可能是我们之前接收到的出口端的数据过时了。毕竟四号隧道穿越了将近十万光年的距离,我们之前接受到的数据已经是十万年以前的数据了。现在,出口端的空间环境很有可能已经改变,所以导致隧道不可用。”冷月解释道,

“更奇怪的是,时空膜明明已经完全展开。理论上来说,隧道已经修通了,但是我们却接收不到那头的任何数据。飞行器一进入隧道就失联,我们也不敢贸贸然闯进去。我们还想过,会不会把隧道修到黑洞视界里了。但是隧道修建的早期,时空膜很不稳定,如果真的把隧道修到黑洞视界里了,时空膜是不可能完全展开的。所以我们现在也还毫无头绪。”

“那你们这么一直守着也不是办法啊。”舅舅说。

“但也不能不管啊,要是别的人误闯进去了怎么办?”冷月说。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一直守着,还是和我们一起走?”格姨问。

“我当然主张他们一起走,确实一直守着也不是办法。我想把隧道毁了,以防其他人误闯。不过,修隧道是很有经验了,毁隧道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呀,也不敢太冒失了。叔叔们觉得,我们现在解决不了,也许以后有人能找到问题的所在,隧道还是留着的好。”冷月对此也非常无奈。

时空曲率检测仪发出一声清脆的“嘟”,我便从控制台下面爬出来看。原来我们马上就要到达一个跳跃点。

冷月也被提醒声吸引,仔细地盯着成像图看了许久,说:“姐姐,你的这个曲率检测仪好呀,居然都能三维成像了。我用的还是十年前的老古董呢,还停留在偏导数的水平。这是什么原理?”

“不清楚,这是壶公送给我的。当年我从QN65535出来以后,小西博士送给我一小瓶gN粒子做纪念,我见拿着没啥用,就给了壶公。后来,他专门来HYY323a找我,送给我这个。他这些年被政府赶得四处奔波,也挺不容易的。”格姨摇摇头说。

“姐姐知道公公在哪里?”冷月问。

“不知道。我当时让他留下,好歹我在HYY323a还有些人面,政府不至于说抓人就能抓人。但是他坚决要走,说会连累我的。”提起壶公,虽然我并不知道壶公是谁,不过看起来是格姨非常尊重的一位长辈,格姨有些伤感。

他们还在聊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名词和人物,我听不懂,提不起兴趣,便走到舷窗边看大滚轮。大滚轮转速比刚才快了一些,放射尖处开始聚集紫色的能量球,然后弹出去不远处,打出来一个黑色的通道入口。这一回的跳跃,仓禹丝毫没有颠簸,照明灯也没有忽明忽暗,就算在出口处,也没有被挤压的感觉,就和平时的正常航行没有任何区别。

不得不说仓禹的性能真的很不错,尤其在燃料充足的情况下。刚才能量不足,估计格姨不得不关闭了增强体验的系统,只启动最基本的功能,才会在航行过程中,出现各种不舒适感。我也明白了yesky说的,能够靠自己开起来仓禹,却不能操作好一艘小型的侦察机。

“前方探测到不明高能反应,时空震动剧烈,仓禹即将掉头。前方探测到不明高能反应……”控制台处忽然发出警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格姨把警报设置为“忽略”,让仓禹继续前行。

我也跟着大家围了过去,时空成像图上可以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隧道。可以看出来,隧道的‘路面’根本就不是平的,而是有一个非常大的倾斜角。隧道中的时空倾斜以波纹的形式传播到外面,就像光的小孔衍射一样,但又不完全一样。这种波纹和隧道外的固有时空涟漪发生了交叠,造成这一片的时空涟漪震动异常剧烈。或者说更像是地震中的纵波、横波和面波同时交错在一起,引起了时空的震动。

“这就是四号隧道吗?”舅舅也被这情形惊吓到了,问。

冷月点点头,说:“不过如果有这个时空曲率检测仪的话,我真不知道原来这里的时空震动这样剧烈,虽然我们确实经常探测到高能量。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颗自旋非常快的行星,所以行星磁场也特别强,来自它的母星的恒星风,全部都会被它反射得到处乱飞。因为它的母星也是一颗非常活跃的恒星,这些高能量就是恒星风。想不到恒星风竟然会把时空激起这么大的震动。”

“恒星风做不到这个程度。冷月你没用过壶公的时空曲率检测仪,所以不熟悉它的用法。从隧道里传出来的涟漪更像是它固有的涟漪,时空涟漪的交叠在成像图上看,就和光的干涉差不多,但实际上我们是感受不到的。因为相对于宇宙来说,我们就像是在三维曲面上的一维蚂蚁,虽然爬行的路线并不平坦直顺,但是在一维蚂蚁的眼里,那就是一条直线。”格姨解释道,

“这种程度的时空涟漪,撇去成像图,在我们的感受来说,就紧紧只是附近有高能量。而且这种高能量对我们来说,还不如恒星风、核辐射会使我们的影响那样大。我想,这可能就是曾经人们说的暗能量吧。我也说不清楚,或许小西博士有能力解释这个问题,但是我们现在只能尝试请教壶公或者chunfen了。”

“从我得到这个时空曲率检测仪起,这种情形还是第一次看到,太神奇了。”格姨说着,舷窗外已经可以看见一个小型的空间站了,“我们先和叔叔的空间站对接吧。冷月,干活去!”格姨命令道。

冷月其实也懂得,还没等格姨开口就已经在往电梯口走。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