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相聚

这空间站真的非常小,尤其在两艘巨大的飞船面前,这个甚至比飞船还稍小的空间站,感觉就仅仅是个休息站而已。对接非常顺利地完成了。离开飞船时,格姨自然也不忘要把时空曲率检测仪带上。

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温文尔雅年轻人正在对接舱等着我们。看见我们下来,他便很开心地过来迎接我们。

“这是儒生,是叔叔的学生。小小菜,你叫他哥哥就行了。”冷月给我们介绍,然后大家互相打着招呼。遇到一个正常人实在太不容易了,我很想和他套套近乎,这一声“哥哥”的称呼让我觉得很亲切,不过他看起来没空搭理我,有很多事情要向冷月汇报。

我们跟着儒生在空间站里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一间看起来像实验室的房间。两个不到四十岁的男人正在讨论着什么。冷月轻轻地说:“叔叔,我回来了。”

男人停止了讨论,转过头来,看到我们非常开心。格姨和舅舅都管他们叫叔叔,yesky也很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难道我管两个比我大不到二十岁的男人叫爷爷吗?好吧,我已经认命了。自打从YSK540s出来以后,感觉整个世界都疯了。

“爷爷?”我轻轻地叫了一声。

然后他们发现了我,扭头问冷月:“这是小小菜?真机灵呀。”

冷月听到我愿意叫他们“爷爷”也很开心,摸摸我的头说:“真乖。他们是你爷爷奶奶,嗯,你可以管这位名字叫钢铁流星的叫爷爷,管舞风刀叫奶奶,又或者管钢铁叫奶奶,然后管钝刀叫爷爷。随便你喜欢。”说着,她自己都笑了起来,儒生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背过身子去不让我看见。

刚才被冷月摸头夸的笑容都还停留在我脸上,没来得及消失,就已经僵硬了。这个世界果然还是不大正常。我打量着他们俩,叫钢铁流星的男人瘦瘦高高的,干净儒雅;叫舞风刀的稍显矮小,爱笑。

“他们……是……”我把嘴巴凑到舅舅耳朵边上说,但还是觉得“同性恋”三个字很难说出口。我并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只是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惊讶,而且这么问显得有些不礼貌。

冷月发现了我的异样,故意用很夸张的音量和语气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不要瞎猜。小丫头一点都不懂尊卑,闲云,这十多年你都是怎么教的!”

“不是我不愿意教,是当年的深空系,关系实在太混乱了。说实话,我自己都还没完全搞明白族谱究竟是什么样的。再说了,我从来也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今天这样,我真的以为就在YSK540s浑浑噩噩地度过余生了。”舅舅一脸无辜地解释道。

“要不,小小菜你以后跟着我吧,我这边关系没这么复杂。”一直不怎么过问我们的关系的yesky这时候也掺合了进来。

“小小菜,你可不能背叛家门啊。”格姨假装一脸严肃地说。

yesky一脸同情地看着我,说:“有这么多阿姨舅舅疼,也是很幸福的。”

“疼”确实是挺“疼”的,但我一点都不觉得幸福,脑壳都快要被打开花了。

“叔叔,有时间吗?你们得给我看看我的驱逐舰,受了不轻的伤。”格姨跟两位爷爷说。

格姨和两位爷爷往仓禹走去,yesky和舅舅也跟着去帮忙了。我反正帮不上忙,就在实验室里东看看西摸摸地消磨时间。冷月从柜子里翻了半天,找出来一袋零食,扔给我,说:“要不要来点?”

我拿着零食,盯着冷月看,怎么都没办法把一个只比我大几岁的人和“姨“的辈分关系起来。“在实验室里吃零食,不合适吧。” 以前小西博士从来不让我在他研究所里吃东西,任何东西都不让,包括喝水。冷月看起来也很俏皮,实际也是俏皮,不像格姨那么成熟稳重。

“没事没事。什么实验室,没有的事,你爷爷们爱装。”冷月摆摆手,很轻松地说。

我还是觉得在实验室吃零食挺不好的,便把零食轻轻地放在桌子上。这实验室里东西不多,而且东西摆放也不乱,不像小西博士的研究所,到处是仪器,满地稿纸和文件,凌乱不堪。桌上有一台显示器,显示着跳跃的图像,而且图像不断切换,有三维成像的,也有一般的图表。

“这个是监测附近能量变化的。看到吧,这附近能量变化很剧烈,但是我们一直都没找到能量是从哪里来的。”冷月给我解释说,“米格姐姐的时空曲率检测仪也一直在跳动呢,这附近的确实有高能量在频繁变化。”冷月盯着时空成像图看了很久,然后很兴奋地和我说,“你想不想知道四号隧道里有什么?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但是你说所有进去的飞行器都没有回来的,也都联系不上,不是吗?太危险了。”以前在YSK540s,我确实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做,出来以后,虽然时间不短,经历的事情却也不少了,确实不敢太乱来了。

“我们现在不有米格姐姐的时空曲率检测仪嘛,没问题的,很安全,看着不对劲马上撤。”冷月说。

“但是这上面现在显示的就很不对劲。”那隧道里面的情形和我们上次小西跳之前看到情形完全不一样。上次看到的隧道,是一条亮堂的隧道,虽然不能一眼看到头,但是能看清隧道的样子,而且隧道里面是空旷平坦的。现在看到的不一样,入口附近就能看到时空膜的扭曲,有明显的倾斜角,甚至比我之前跟着格姨的两次跳跃的斜率都还要大。更重要的是,可以看得出来隧道里面的倾斜角更大,扭曲得更厉害。位面比较高的一侧有很强的亮光,低的一侧则异常黑暗。

我把我看到的和分析的都和冷月说了。正如格姨说的,冷月没用过这个检测仪,不知道这些都意味着什么。虽然我也不懂,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隧道很危险,不能进去。冷月很失望。

“世上竟然已经有这样高科技的产品了!”儒生在旁边听见我们的讨论,也走过来看时空曲率成像,也非常惊讶的样子,“我记得修建这条隧道的时候,确实和其他隧道有些不一样。其他的隧道,时空膜展开都特别慢,经常还需要爆破,帮助时空膜的展开,不过一旦展开了,隧道形成则非常快。这个隧道则很不一样,时空膜展开非常快,但是形成却很慢,越往里越慢,过了非常非常长的时间才完成。我们当时都以为失败了。”

“四号隧道是最早动工的。小西博士觉得四号隧道是一个绝佳的位置,如果这个隧道修通了,我们可以一下就走得很远,不用但是政府军追击的事了。结果,四号隧道是最后完工的,而且根本没法用。”儒生也显得很失望。

他们在这里的时间最长,花了最多的精力,但是却无法投入使用。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些高科技,我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要不是从YSK540s逃出来,加上这几天格姨不断地给我们解释,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接触到这些东西。

就在我们讨论的时候,空间站忽然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撞击,剧烈地震动了一下。我们赶紧向撞击点跑去。空间站并没有怎么受损,但是我们发现空间站外面飘着一艘小飞行器。那个小小的球形小飞行器像喝醉了酒似的,在空间站外面胡乱地撞,撞在仓禹上,装在子会上,所有能撞的都撞上了。

“嘿,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冷月看到子会被撞了,非常心疼。

“这小飞行器也许需要帮助。这么胡乱地飞,要么驾驶员精神状况不好,要么飞行器故障了。”

儒生话音刚落,仓禹的船仓后方伸出来一个巨大的打捞器,把那小飞行器捞了进去。我们便也向仓禹跑去。

我们一路上都在讨论着,驾驶员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结果等我们走进,却看见格姨他们有说有笑地出来了,人群里还多了一个壮实的男人。

“菜头!”冷月看到那个壮实的男人也愣了一下,然后非常惊讶地喊了出来。

“哈哈,冷月也在!”那男人也知道冷月。

“小小菜,喊菜头哥!”冷月给我介绍。

“菜头哥?”那男人看起来和我的两个爷爷年纪差不多,我也觉得很惊讶而且很无奈,“为什么你就比我大几岁,我得喊你月姨,却喊他菜头哥?我以后就只叫你冷月!”

毫无疑问,我脑壳又受伤了。

“这孩子看起来长得挺好的,怎么不长脑子呢?”格姨摇摇头,嘲笑我,一点都不同情我。

“小小菜,你就从了吧,不要再挣扎了。”yesky也是幸灾乐祸的样子,说完了还偷笑。

每个人经过我身边的时候都摸一下我受伤的脑壳,冲着我笑。冷月又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转身离去。

“我不和你们好了,你们欺负人!”我捂着头,冲着他们大喊。

“我没意见,自己开门走吧,不送!”冷月头也不回地说。

我看了一眼空间站外无尽的黑夜,乖乖地跟上月姨,嘴里还甜甜地叫了一声“月姨”。月姨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嗯”了一声。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