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太空穷游

爷爷把大家领到另外一个房间,从柜子里翻出来一大堆吃的,大家围坐在一起,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我这十多年,几乎每年都游历一个行星系。远距离的,借助政府的运输舰跳跃。运输舰定时给政府设立的资源供应点运输资源物资,但有时候资源不缺乏,运输舰就会免费为有需要星际旅行的人提供服务。只要计算好时间去排队,就能蹭上政府的免费服务。当然了,有时候也会等很久,浪费不少时间,不过也常常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有趣事情。”菜头哥给我们介绍他的太空穷游经历,

“进入了行星系以后,我一般就只依靠太空引力高速路慢慢走,可以节省很多燃料,飞行器里只要准备足够的食物和水就行。我这十几年几乎没怎么花钱,甚至还小赚了一笔。其实也就是倒卖一些纪念品。让你们看我的游记吧。”菜头哥用桌上的电脑打开了他的太空游记。

那游记上详细地记载了不同行星系的不同行星,有丰富的照片,有行星的所有参数,适合或者有可能让人类在上面生存的,会有详细的生存指南,有些特殊的行星,譬如温度特别高的、磁场特别强的……菜头哥也记录了登陆技巧。当然,还有一些实在没法登陆也没法生存的,菜头哥还会写下逃生指南。同时还有他的交易记录,穿梭于各星系之间,倒卖各种纪念品。这些纪念品全部都是纯天然的,却精致得就像是最精密的仪器雕琢出来一般,非常漂亮。还有他的“有趣的事情”,在不同的星球上偶遇不同的人,听来的各种有趣的故事。

看得我眼花缭乱,羡慕不已。我曾经很羡慕大舰长,我以为一定要有自己的飞船,有自己的舰队才能在太空中遇到有趣的事情。想不到,原来一个人,一个小型飞行器,也能做到这么多事情。

“有时候也不是那么顺利的,我也被流氓海盗抢劫过,还被狠狠地揍了。”菜头哥露出他胳臂上的伤疤,“不过大部分时候,我还是很幸运的,他们的目的只是钱和有趣的物件,我身上一般不缺。但是,有那么一次,遇到政府关卡了,要我上缴运营税费,我不配合,被扣押了一个月,所有物品都被没收了,那一回我可是损失惨重呀。”

我们听得唏嘘不已。这段经历也太不愉快了,看起来,还是有大飞船,有舰队的比较好,遇到不讲道理的,就跟他们大干一场,胜者为王。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事情总是少的,还是有趣的事情比较多。我曾经试过一块普通的小石头换来三大筐蔬菜,那小姑娘差点要跟着我一起漫步星际。我是什么人,自己心里明白,怎么能耽误人家小姑娘美满的人生呢。于是我就趁夜溜走了。”菜头哥继续说,“后来一段不短的时间里,她天天到我的游记上来留言,问候我,着实让人心里暖。”

“你干脆就回去找那姑娘,过稳定的小日子好了。自己一个人在太空里浪荡,有什么意思。”舅舅揶揄他。

“我就是没有脚的小鸟。稳定的小日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过。”菜头哥摊摊手说。

“菜头哥,太空引力高速路是什么样的,速度快吗?引力高速路快,还是小西高速路快?”我对这个高速路很感兴趣。

“不不不,那完全不是能放在一起比较的东西。”菜头哥解释道,“太空引力高速路其实速度一点也不快,甚至赶不上几百年前的无人飞行器。它是由行星与卫星间复杂的引力相互影响形成的,比较适合多卫星行星。在拉格朗日点上,行星和卫星的引力正好抵消,只需要很少的燃料就可以前行。但是这条所谓的高速路蜿蜒曲折,所以会花掉非常多的时间。”

“你知道吧,当我们陷入一颗星球的引力场时,是需要花费大量的能量才能前行的。这也是我们现在还不能实现光速航行的原因。因为当我们告诉航行时,质量会急剧增加,然后我们就陷入自己的引力场里了,就像你在海绵池里前进会感觉特别困难一样,因为海绵会泄力。当我们陷入引力场,引力场导致的时空扭曲就会给我们泄力,所以前进就会很困难。而太空引力高速路则是一条避免陷入引力场的路,只需要很少的燃料就能前进了,就像什么呢?哦,像古人利用河流出行那样,但是肯定会受到河流走向的限制,行进效率很低。”

“而小西高速公路是给时空开隧道,这就是走捷径,效率根本没法比。小西高速公路是非常伟大的发明。”菜头哥说起小西博士,也是一脸的崇拜。

“话说回来,菜头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呢,开飞船开醉了?”格姨问。

“说起来这事还真是怪了。我明明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走的就是引力高速路,但是一靠近这附近区域,飞行器就乱飞了。我这燃料也不足,走了好几个站都说alpha红晶断供,我也没办法,只能这么省着飘,谁知道居然飘失控了。好在是撞上了你们的地盘,否则我估计已经被挂在外面示众了。”菜头也迷惑了。

“真以为撞上我们就不用示众了?赶紧赔钱!”月姨摊开手来,示意赔钱。

“哎呀,我的冷月大小姐,我哪里赔得起你的深空战列舰哟,送你块粉晶石吧。我上个月降落在了一颗粉晶石星球,那上面除了粉晶石,什么也没有了,我看这颗形状好看,就带上了。呐,送你了。”菜头哥从上口袋里掏出来一颗月芽儿样的粉晶石递给月姨。

“我的呢?”格姨也摊开手。

“有有有。”菜头哥又掏出来一片桃叶形状的绿晶石,“这是我上上个月在排队等运输舰的时候,正好有个宝石商人也在排队。我看着这叶子宝石挺传神的,就跟他做了个买卖。现在正好送你了。”

“我的空间站也被撞了。”钢铁爷爷不客气地说。

“小姑娘的玩意儿你也要?”菜头哥笑着说。

“我送给我媳妇。”钢铁爷爷说。

“得得得,一人一块。”菜头哥从背包里倒出来一堆五颜六色的宝石,“不过你们可得给我把飞行器给修好了,最好还能给我些alpha红晶。”菜头哥对钢铁爷爷说。

“别修了,我们送你回去找那小姑娘,以后别流浪了。”格姨说着,看见我们都在抢菜头哥的宝石,便让我们别都拿走了,“给菜头留几块,人家回头还要给那小姑娘送去的。”

“我觉得这事不能怪菜头哥。月姨不也说了吗,这附近能量不稳定,而且格姨的时空曲率检测仪上也显示了,这附近时空震动很厉害。”我玩弄着手里的蛋形蓝色宝石,不经意地说。

“怎么不怪他了?他的飞行器撞的,就算他的事了。”月姨拉了我一把,示意我别乱说话。

“没事没事,这些小玩意我留着也没啥用,你们喜欢就拿着,好难得见上一面。”菜头哥倒是很大度,“不过你刚才说的能量不稳定,时空震动又是什么意思?”

我把菜头哥带到实验室,指给他看爷爷的能量探测结果,和教他怎么看格姨的时空曲率检测仪。

菜头哥慢慢地琢磨起来,好一会儿了,他忽然一拍大腿说:“就是这样的,我刚才就是这么一路颠簸过来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时空成像图上比划着,告诉我们他是怎么跌跌撞撞过来的。

这个结果让我们有些意外。按照现在固有的理论,这时空曲率,我们应该感觉不明显,毕竟我们只是一个一维蚂蚁,应该感觉不出来时空的形态的,但是为什么菜头哥跌跌撞撞的轨迹却正好和时空震动吻合了呢?

“格姨,你不是说这时空曲率检测仪是壶公给你的嘛,还说要去接上壶公。要不我们把这边测出来的结果带给壶公看看吧。”我建议道。

“如果能找到壶公,自然是好,就怕找不着他。”格姨说。

“你是说壶公吗,整天琢磨时空涟漪的那个壶公?我知道他在哪里哦,前不久刚和他叙了下旧。他现在在HG87d,走七号隧道的话,非常方便。他现在一个人占了一整颗行星,虽然不是什么很好的星球,不过也挺逍遥的。”菜头哥说。

大家听到壶公安好的消息都很欣慰,纷纷表示要去看望一下壶公,但是我们现在首先要找到充足的alpha红晶,否则飞船走不了这么远。

菜头哥建议,我们可以到附近的LS335a去看看。那颗星球自旋速度非常快,有强磁场。强磁场是alpha红晶矿石形成的必要条件。大家都觉得这是唯一的办法,尽管去碰碰运气,反正离得也不远。

接下来的几天,两位爷爷和儒生都忙碌地修飞船,修空间站。剩下的几个老朋友老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旧。我则天天坐在角落里看菜头哥的太空游记,菜头哥有时间的话,我就缠着他,让他给我讲星际旅行的故事。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