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Kwarck

“最理想的奇点理论形态应该是,宇宙的所有物质都以本源NEOX的形式,严格按照相同的姿态,严格整齐地排列。我们称之为纯核奇点。纯核奇点的能量最低,结构最稳定。但是,事情往往不是那么理想的,总有一些调皮的NEOX没有转回到自己最本源的位置上。这就导致了NEOX的排列不够紧密,有了一点点的缝隙。就是因为这一点点缝隙,所以NEOX可以震动,可以旋转,可以出现各种形态。我们都知道,宇宙中的能量来自于正反物质的碰撞,碰撞后正反物质都会泯灭,迸发出巨大的能量。”

“没错,正反物质也来自NEOX的自旋耦合。譬如说虚数i,他的二次方是-1,三次方是-i,四次方是1,五次方才回到它的本身i,一共有四态。我们假设i是一个自旋数为1/4的粒子,它次方数指的就是自旋多少周,转动不一样的圈数就会产生不一样的结果。所以它的‘旋转’过程中就产生了两对正反粒子对,1和-1,i和-i,这两对粒子一碰撞就产生了能量。这就是奇点中最早的能量来源。只要有了第一次的碰撞,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碰撞产生能量,能量又导致了更加剧烈的碰撞,于是引起了奇点大爆炸,所以有了我们的这个宇宙。”

“每一次的奇点大爆炸,都会产生一个随机的宇宙。因为我们这个宇宙是基于1/2自旋粒子的,所以是个三维空间的宇宙。更巧的是,我们的这个三维宇宙,正好展开了三个空间维,其他维度都卷缩了起来,得以产生了我们这样的三维生物。虽然其他维度卷缩起来了,我们无法直接观察,却能够感知它们,譬如时间、温度等。”

“这就是小西博士在四十年前提出的假说的全部内容。”舅舅停了下来,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二十五年前,政府开始停止星际殖民计划,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在排除异己,加强集权独裁上。曾经为政府冲在前线英勇杀敌的将领不断受到迫害,战绩彪炳的深空系特种部队首当其冲。我们当时也是迫于无奈,四处逃亡。小西博士本就不认同政府的价值观,一直都是受迫害的对象。我们和小西博士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了。更巧合的是,我们和小西博士一起逃亡的过程中,发现了QN65535这颗星球。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这颗星球意味着什么,但是小西博士非常兴奋。”

“他给我们说了他的假说和猜想。他原来想的是找到NEOX,只要掌握了宇宙起源的原始动力,我们就能造出来最强的武器,就可以和政府抗衡了。但是根据他的理论模型,NEOX只存在于奇点,而且是最早期的奇点,甚至连黑洞都不一定能找到,而我们当时根本做不到超光速飞行,连光都无法逃脱的黑洞,我们更加不可能进去。退而求其次,夸克星中也许可能存在NEOX自旋耦合后的高级粒子,譬如反物质。但是没多久,他又推翻了自己的所有猜想。我们再次陷入绝望之中。”

“这时候,我们遇到了yesky,他是当时最接近光速的人,他的飞船,DIY号的外涂层使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希格斯场操纵材料。我们在高速航行过程中,如果想要获得接近光速的速度,必须要有非常大的加速度。首先,如果我们以地球的重力加速度来加速的话,需要接近一年的时间才能获得光速,这在战争中一点意义都没有了。而且当我们高速行进时,很容易在希格斯场中和希格斯子进行耦合,希格斯子不断地下沉会使得运动主体的质量不断增加,那么我们想要继续加速就需要耗费巨大的能量,因为我们陷入了我们自己的引力场中。更何况,我们如果想要很快地获得光速,还需要消耗更多的能源去支撑更大的加速度,这就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减弱希格斯场的作用,于是希格斯场操纵材料便诞生了。但是当时的技术比较粗糙,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弱希格斯场作用,效果却并不明显,DIY号只是一个初代产品。尽管如此,它依然是最接近光速的飞行器。yesky知道我们的计划以后,一点都没有犹豫,当即表示要进入QN65535,不管能不能得到小西博士想要的东西。小西博士和我们都非常反对,但是yesky却非常坚定,一定要进去。”

“我们只好找到猪八戒帮忙。他是最厉害的飞船设计专家。他也对我们的计划也非常感兴趣,非常愿意帮助yesky改造DIY号。我们当时金钱物资都非常短缺,研发新材料或者新的飞行器肯定都是不可能的,能做到的改造其实也不多。小西博士和猪八戒讨论了三天三夜,才想到我们可能可以通过宏观的手段来增强希格斯场操纵材料对希格斯场的操纵效果。”

“这个黎曼面,是当时大家都认为最接近1/2自旋粒子转动时所经历的空间的模型,通过这样的方式可能可以激发反希格斯子的产生。这个猜想在当时没有任何理论支持,纯粹就是赌。不过yesky一点也没有退怯,甘愿为小西博士冒这个险。于是Kwarck的初代机就诞生了,仅仅就只是在DIY号上加了个巨型的扇叶。当然了,这个扇叶也使用了希格斯场操纵材料”

“后来,yesky开着改装后的DIY号成功进入QN65535,并且从里面平安出来了,还给小西博士带回来非常重要的实验数据和一种我们未知的粒子,也就是gN粒子。它的完整拼写是greNEOX。当时小西博士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粒子,不知道它有什么性质,因为和他预测的结果是有一定出入的,耦合次数更多,性质也更加稳定。小西博士给它命名为gN粒子,也就是‘高聚合的NEOX’的意思。”

“从QN65535回来后,DIY号几近报废,yesky也因为DIY号的保护不够,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好在后来我们又遇到了火影,他当时如日中天,舰队一天天壮大起来,有花不完的钱。他给yesky提供了良好的医疗条件和经济支持。就算是这样,yesky也花了很长时间才恢复到现在这样。同时,火影还给小西博士提供了大量的研究经费,改良了希格斯场操纵材料,根据yesky提供的数据,改良了大扇叶的设计,所以才有了你现在看到的Kwarck。名字是yesky取的,是夸克Quark的异体拼写形式,所以这艘飞船的名字就是夸克号。”

舅舅一口气给我讲了很多,我听得似懂非懂,一句话总结,小西博士很厉害,yesky很厉害,大家都很厉害。这时候,我们也越来越接近陆地了,气流变得非常不稳定。Kwarck的大扇叶设计是为了克服希格斯场,而不是为了克服空气阻力,甚至可以说,简直就是流体动力学的反面教材。我们越下坠速度便越快,空气阻力对大扇叶的冲击也就越大,加上现在气流非常不稳定,我感觉kwarck就像是要解体似的,那片薄薄的大扇叶看起来随时都会断裂。

“舅,舅,我们可,可不可以,反过来走?”我被颠簸得说话都不连贯了,胃里感觉翻江倒海。

“反过来走是什么意思?”舅舅努力地调整Kwarck的姿态。

“就是朝上飞,朝太空飞,但是推动力小一点,让飞船慢慢地降下去。”我努力克服恶心的感觉,尽量让自己说话连冠一些。

“我是在这么做,但是你也看到了,这大扇叶不是对称的,受力不一致,根本没办法让飞船保持平稳的姿态。”看起来舅舅也没比我好得了多少,他脸色铁青,马上就要吐出来了,“你扣好安全带,现在这情形看,有可能会再来一个7200度大回环。”

舅舅话音未落,飞船便快速地旋转起来,但是这旋转不是固定轴的旋转,因为受到大扇叶的影响,那旋转就像1/2自旋粒子那样,还带着垂直翻转的。谁知道究竟水平转了多少度垂直又转了多少度。

最后飞船才重重地砸到坚硬的岩石地面上,还反弹了几下。因为这颗星球引力比较大,连岩石都比较坚硬,也许,这里的岩石并不是我们熟悉的岩石。

这专门为降落夸克星而设计的飞船,用料非常不一般,应该说火影大舰长有钱就是任性。那片薄薄的大扇叶,居然这样硬生生地砸在硬邦邦的岩石地面上也没有碎裂。材料硬而不脆,弹性挺不错,反弹那几下轻盈潇洒,值十个赞。

飞船终于停稳当了,我也被转得彻底没脾气了。菜头哥那句“吃不了这苦”不断地在我耳边回响着。我当时居然还因为他这么说而不开心,现在看来,菜头哥才是最体贴我的人。

我看了一眼舅舅,他也愣愣地躺在座椅上,一动不动。我想他现在一定比我好不了多少。这十多年来,他一直在小西博士的研究所帮忙整理文件和数据,说起来小西博士的假说研究啥的口若悬河。玩花式降落?估计早就退化到我这水平了。

耳边传来通信器烦人的“吱吱”声。它还在给空间站发着数据,一点都不受720度大回环外加360度转体的影响,什么叫职业素养?这就是。不用说,空间站里的那两个经验丰富的女巫,看了我们这边传回去的数据,现在一定在嘲笑我们的狼狈。

舷窗外的光线在逐渐减弱。看来我们今天晚上得在飞船上度过了,毕竟刚降落在一个陌生的星球,晚上是不应该乱走的。而且这颗星球一天只有十五个小时,我们还是抓紧时间睡一觉的好,明天不知道还有什么在等着我们呢。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