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寻找alpha红晶

LS335a的第一个清晨,我从深沉的睡梦中被舅舅唤醒。眼皮实在太沉了,我努力了不知道多少次,才好不容易把眼睛睁开了。舅舅扔过来一袋压缩饼干和一瓶瓶装水。又是压缩饼干,我吃得大肠都要投诉了。

“舅舅,都已经着陆了,为什么还要吃压缩饼干?”我一边有气无力地抗议着,一边就着水吃饼干,“我们可以出去打些猎物或者摘些果子吃呀。”吃了三口压缩饼干,我实在吃不下了,虽然肚子还挺饿。

“这个星球我们第一次来,就算是一颗已经被深度研究过的星球,配有详细的饮食指南,就你对物种的识别能力,我可以保证,你不出三天就会中毒身亡。更何况这颗星球在行星数据库上还没有详细资料,如果你还想活着离开,就别挑三拣四的。”舅舅在准备起飞,同时拿出来一个我没见过的小仪器递给我,“我们这一次任务是寻找alpha红晶,希望你还记得,我们不是来野餐的。这个是红晶探测仪,你到后边的舷窗边上呆着,注意上面的能量变化,指针进入橙色区域,你就提醒我。”

这小仪器比那个小雷达还小点,只有一圈由红色过度到紫色的刻度,中间一根指针,现在正指向绿色刻度。小仪器工艺非常粗糙,看起来像是临时组装起来的劣质仪器。

“这么个小破烂能找到红晶?”我一边向着后面的舷窗走去,一边玩弄着小仪器。

“看起来是破了点,毕竟已经是很老旧的仪器了。不过你别看不起这些老古董,质量可好了。这个是专门用来探测红晶的,功能单一,所以精确度很高。”舅舅驾驶着Kwarck缓慢地低空飞行。

我们飞了五个小时,因为没有地图,我们也不知道自己走过了哪些地方,舅舅的想法是看到海洋或者沙漠等的地貌改变再往回走,这样可以有个参照物,还可以顺便把地图给绘制出来。

这星球地表似乎全是大岩石。我们大概降落在一片非常广袤的大平原。这么长时间,几乎看不到一点的地表起伏,地貌也几乎没有变化,没看见地面河流也没看到陆生动物。巨大的裸子植物从岩石缝里挤出来,也长得郁郁葱葱。我暂时想不到我们处于什么样的地理环境。 因为Kwarck的空气循环系统和温度控制系统都很好,我也不知道飞船外面环境怎么样,控制台上显示外界温度是36摄氏度,大概会比较热。这星球的大气比较厚,而且自转速度比较快,昼夜时间不是很长,估计昼夜温差也不会很大,晚上也凉快不下来。

“舅舅,我们现在要往哪飞?”我问。

“红晶一般会在活火山附近找到。我印象中,降落的时候在赤道附近疑似看到火山口,我想去看看。”舅舅说,“不过这星球真是奇怪的。我们降落的地方,从这星球自转和行星磁场的方向来看,应该是中纬度地区,我们向着赤道飞了这么久,地貌居然几乎没有变化。真是见鬼了。”

“会不会是磁场让仪器失灵了?风能影响我们吗?”我想起来之前看了行星资料,说这颗星球的行星磁场比较强,让仪器失灵也不奇怪啊。风的话,我觉得可能性是不大的,这片大扇叶,如果真的遇到能影响我们方向的大风,我们不可能飞得这么平稳。

“不会,我们现在的仪器都不是纯粹基于磁场制作出来的,行星磁场对仪器的影响有限。我们确实在向赤道靠近,这是没有疑问的,不过这星球的地质环境真的很特别。”舅舅忽然眼前一亮,指着天边惊叫起来,“是那个了!”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出去,天边隐约可见山脉的轮廓。这时候,母星LS335已经西斜了,把天空映照得一片火红。舅舅把Kwarck升到了高空,加快速度往山脉飞去。舅舅希望能赶在天黑之前到达山脉,争取明天有更多时间寻找矿场。

“但是这个小破烂一点反应都没有,指针一动不动。舅舅,你真的确定那里会有红晶矿吗?”我盯着手里的仪器看了好一会儿,那指针愣是一动不动。

“谁也不知道啊,这星球上有没有红晶都不能确定。但是这个地形看起来,有点像是会有红晶矿。”舅舅说着,给我打开了一篇关于红晶矿的介绍,上面列出来了红晶矿形成的所有条件:1、强磁场;2、火山或者地质活跃地区;3、干旱。

随着飞船高度的攀升,我才发现我们一直飞过来的这一路其实是一条狭长的陆地,两边都是茫茫大海。所以虽然我们感觉好像陆地很深远,但其实湿度一点也不低,但还是无法解释为什么植被变化不大,难道这星球上只有很少类型的植被吗?海水很绿,一点也不清澈,应该是有绿藻之类的微生物。这绿色的海洋让我感觉很不舒服,虽然在飞船里闻不到味道,但是心里总觉得它在散发着恶臭。

越靠近山脉,大陆的经度跨度越大,山脉附近已经是一大片看不到边的大陆了。山脉在大陆的东南边,紧紧地包裹着。山的那头是大海。因为山很高,朝向着海洋的一侧还有植被覆盖,背向大海的一侧则光秃秃的,由山脉向西北延伸的一大片陆地都已经沙漠化了,再往西北便是大片草原。在沙漠的东部地区,还真有几座小火山。

“火山,真的有火山!舅舅,你在降落的时候看到的是这几座小火山吗?”我很兴奋地叫起来,不过我手里的仪器还是没啥反应。

“我那时被颠着眼都花了,哪看得了那么仔细,就记得看到火山了,哪还有精神记特征?不过,这地方看起来有可能会有红晶。先降落看看吧。”

舅舅把飞船停在了几座火山北边的一个小山窝窝里。天已经完全黑了,四周也彻底陷入黑暗。舅舅也把飞船的照明灯关了,让我早些休息。但是只要一想到,我们可能很快就要正式踏上这颗星球,我怎么也抑制不了心里的小激动。

无数黄绿色小光亮从飞船四周慢慢升起,像萤火虫,它们纷纷落在舷窗外,像是特意来给我们照明似的。我慢慢地走过去,伸手去摸舷窗,假装自己在和它们握手。谁知我的手刚碰触到舷窗,这些小光点就飞走了。我把手移开,过了一小会儿,它们便又回来了,我再把手靠上去,它们马上又再飞走。想不到这种小生物感觉居然这样灵敏,隔着舷窗也能感知到我。

舅舅来拍拍我,让我赶紧休息。不知道是因为昨晚睡得好还是太兴奋,我在座椅上躺了很长时间,等舅舅的鼾声慢慢地稳定下来,才感觉到一点点睡意。

迷迷糊糊中,飞船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得摇晃起来。我很警觉地跳起来,原来舅舅早已起来,手里还拿着激光剑的剑柄,看见我醒了便也给我丢过来一把。外面太黑了,我什么都看不见,甚至连移动的黑影都看不到。难道晚上连星光或者衍射光都没有吗?

我慢慢地靠近撞击点旁边的舷窗,想要向外看。忽然,舷窗的左边出现了一个黄绿色的小三角。我一点都没注意到它是怎么出现的。小三角慢慢地向右边移动,越来越大。

那居然是一个巨大的眼睛!

那大眼睛比舷窗还大,猫瞳孔一般的细线瞳孔来回地移动着,似乎在找我。它能感觉到我的动静,我以为我已经很小心了。我被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胸口不由自主地大幅度起伏,大口地喘气。我想让自己平静一些,气息弱肯定比气息强的要容易隐蔽吧。虽然我不知道这颗星球上的生物都是怎么感知外界的,不过它们居然可以感觉到我在飞船里的行为,让我感觉很恐怖。

那瞳孔来回移动了一会儿,估计没有发现我,慢慢移开了。窗外再次陷入漆黑,猛烈的撞击又再开始。我们在飞船里根本站不起来,只好就近找到掩靠,防止被颠得到处乱撞,发生意外。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出于恐惧状态下,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舷窗外终于有了一丝亮光。那个大怪兽似乎怕光,尽管外面还是仅仅能够让我能看到窗外有黑影的深夜,它便像是受到了惊吓赶紧逃命了,我只看到它带有尖刺的大尾巴,像是巨型爬行动物。

飞船终于平稳下来,我们松了一口气。黄绿色的小亮光又从四周纷纷升起,落在舷窗上。我和舅舅对视了一会儿,没有说话,然后各自翻出压缩饼干和水,颤抖着把早饭给吃了。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吃压缩饼干这么有满足感和安全感,那是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的踏实感。

这星球上大概会有一些小型动物,又或者我们能够找到可以食用的植物,但是我的心思再也不在改善伙食上了。如果吃一口新鲜肉意味着要和这样的巨大怪兽对战,我还是选择不吃了吧。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