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偷红晶

“政府的矿场?那我们怎么办?”要是被政府军发现了我们,就不用找红晶了,还是想想怎么逃命的好。

“不要太紧张,这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件好事。他们不可能把原矿石运到其他地方去加工,一定会在这里加工好,再把加工好的优质alpha红晶运走。我们只要想办法去偷点就好了。”舅舅非常轻松地说,不像是为了缓解我的紧张情绪而故意这么说的,说不定他已经有计划了。

“那我赶紧通知格姨他们。”我摆弄起通信器来。

“不要着急,先了解清楚情况,最少要看看他们一共几艘战舰。你格姨加月姨,也就两艘战舰,而且还处在极度缺乏燃料的状态,一旦不能一举将他们全歼,让他们有机会请求支援的话,我们就会很被动。”舅舅驾驶着飞船慢慢地靠近矿场,很小心地躲开矿场的对空防御系统,然后把飞船停在矿场正东边的小树林里。

我们还算幸运,岩漠中能有这么一片绿洲,让Kwarck完美隐蔽。红晶探测仪的指针在红色区域的尽头处剧烈颤动着,都快要跳到仪表盘外面去,我索性把它给关了。

矿场就在绿洲外不远处。舅舅反复地翻查政府公开资料库上的资料,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其实这片绿洲的出现本身就很难以置信。

我们一路走来,山脉的西边都是光秃秃的,只在雪线附近出现些许绿意。这绿洲东边的山脉同样是光秃秃的,山脚下却有这么一片树林,我甚至在这里面发现了被子植物。我们登陆这星球以后,只看到裸子植物和极少量蕨类植物,加上这大岩石地表和绿色的海洋,可以推断这颗星球应该还处在古生代。这片树林不属于这颗星球当前的地质阶段。而且不单单这片树林,古生代也不应该有巨型爬行动物。也许,这颗星球的地质环境有些特别吧。

“难道资料过时了,还是说政府没有把所掌握的数据完全公布出来?”舅舅自言自语地反复着。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这里确实不是红晶优良产地,因为离绿洲太近了,土壤里的微生物会破坏红晶的结构,不可能形成优质的红晶矿。不过,每颗行星的环境都不完全一样,有差异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这片神奇的绿洲也出现在这里了。再退一步来说,政府不公开所有资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矿场里却依然灯火通明,看起来他们准备通宵工作,加工红晶。小战舰在矿场上方盘旋着。我们能够在能量探测器里清楚地看到矿场被一层能量壳保护着。

舅舅把电脑放下,起身拿头盔,一边往过渡舱走一边给我交代着:“我到外面去看看,你别离开飞船。”

不知道是因为矿场彻夜工作还是其他原因,虽然夜已经很深了,那些每夜都会来陪伴我们的小亮光并没有来。是的,这个星球上的生物似乎都惧光,不像我过去所熟悉的动物都有趋光性,连能够把飞船撞得东歪西倒的大怪兽都怕光。

因为害怕被发现,我不敢开照明灯,只好无聊地摆弄着控制台上的按钮,看上面的帮助文档。一开始还觉得挺有意思的,虽然是一艘小型飞船,似乎功能还挺不少,不过看了没多久,我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舅舅已经回来了,天还没亮,不过被矿场的灯映照得如同白昼。舅舅打着手电,玩弄着四小块红晶,反复地比划着。

舅舅居然真的从矿场里搞回来红晶了!

“舅舅,你进去了?这红晶能用吗?”我很好奇,整个矿场明明被能量壳保护着,舅舅是怎么不触动防御机制的?

“再严密的系统都是有漏洞,更何况矿场的安保系统并不会很严密。他们的安保系统主要是为了防止红晶食用兽偷红晶,应该想不到会有人来偷红晶。”舅舅把红晶扔给我,说,“你也看看,能看出来啥门道不?”

我把那几块红晶对着手电反复看。这几块红晶的外观轮廓和我们从HYY323a逃出来时,格姨给我们的红晶非常相似,但是我总觉得里面似乎有浅浅的阴影,不知道是因为手电的光谱不完整,经过红晶折射后出现的阴影,还是红晶纯度不够。格姨给我们的红晶纯净通透,而这四块红晶都有不同的阴影,不管颜色还是形状,有一块是辐射状的金色亮影,有一块是墨绿色的淡纹,有一块是淡蓝色云彩状的暗影,最后一块看起来像是磨花了的玻璃,不如另外三块那么通透。毕竟是晚上,光线不够充足,而且我也不会分辨红晶的优劣。我向舅舅摇摇头,表示看不出来啥。

“我大概了解了他们的舰队组成,有一艘被称为‘黑冥神’的星河母舰,上百艘战舰和上百艘运输舰。战斗力一般,燃料充足的仓禹或者子会就足够对付他们了,问题就是我们现在没有燃料,而且我们也没必要主动挑起矛盾。”舅舅把我手里的红晶拿了回去,“Kwarck有个小储物仓,虽然不大,估计两三仓红晶也够填满仓禹的燃料池了。我们可以一天跑一转来回,一个来回运一仓,多跑几遍。”

多跑几遍?舅舅真是太天真了,我们每天来回地运,把仓禹和子会地燃料池都填满也得一个星期了,还要再带些备用红晶,那不得一个月的时间?既然深空系的战舰只要一艘就能把他们全歼,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抢。

“小小菜,你别胡思乱想,我们一定不要主动和政府军开战,他们一旦把军队带过来,我们就这么两艘战舰,肯定跑不掉的。”舅舅看出来我的心思,但是我并不觉得开战又有什么问题,就算我们之前几乎没有燃料的情况下和黑龙的舰队对战,黑龙也被格姨逼得气急败坏,现在的情况怎么也比当时好。

“今天,我会尽量把矿场里的情况摸清,你在这接应我,不要乱来!”舅舅吩咐道。

天渐渐亮了,舅舅便拿上头盔往外走。接近黄昏的时候,舅舅才回来,提着一小桶红晶。我远远地看见他了,赶紧跑到过渡舱去接他。我以为舅舅要把红晶送到储物仓去,结果他径直地走到驾驶舱,把红晶一下都倒了出来,说:“来看看。”

舅舅把一张手绘地图放在地上,上面标注着矿场里的重要建筑和战舰的位置,还有巡逻小飞机的数量和巡逻路线。看得出来守卫确实很松懈,小飞机的巡逻路线交叠区域很少,所以有挺长时间和比较大区域的监控盲点。不过这种小飞机自带小型枪管,能带十六发子弹,虽然枪械是老款,攻击红晶食用兽或者我这样的入侵者也足够了。而且,小飞机之间联系比较紧密,一旦发现入侵者能够协同围堵,所以一定不要被发现。

舅舅这一回带回来的红晶,每一块都贴着数字,对应地图上不同建筑的位置。我们趁着天还没黑,光线还算充足,把红晶按照对应的位置摆好,再根据红晶的成色和舅舅的描述推断出来每幢建筑的作用,最后锁定了其中一个成品alpha红晶的储存仓库。这个仓库的戒备最松懈,超过一半区域处于监控盲点,而且离我们的飞船最近。

“舅舅,我们要不要先回去空间站一趟,让格姨他们也看看这些红晶再动手?”我可不希望辛辛苦苦偷来的红晶是不能用的。

“我们没有燃料了,怎么走?这些红晶就算成色不够,也总比我们一点燃料都没有的好。这不还有你的两位爷爷嘛,没问题的,明天先搞上一仓再说。”舅舅很轻松地瘫在座椅上,很有自信的样子。

“那我们明天一早动手?”

“晚上就动手。日落后大概两个小时的时候,巡逻小飞机会有一次大更替,有两分钟的时间,整个矿场都没有监控,我们就趁那两分钟的空档进去。你按照这个路线,可以最快又最安全地到达仓库。”舅舅坐起来,用笔在地图上给我画了一条线路,然后把地图递给我,“能量壳有两个薄弱点,你进入的这个地方是一个薄弱点,但是你经过后,短时间内会有强能量补充,所以我要从另一个薄弱点进去,在南边的这个地方。”舅舅在地图上给我指出来,

“因为我们要分开进入矿场,所以走的路线也不一样了。你进去后,顺利的话,最多五分钟就能到达仓库,到时我应该也在仓库附近了,你先把雷达的这个机械档位拨到L上,再把雷达打开。”舅舅把雷达递给我,指出来机械档位的位置,“记住一定要拨到L档位上。然后你就找地方隐蔽,我去找你。”

天色渐暗,舅舅再次给我强调离开飞船的事宜,无非就是看到动物不要招惹,戴好头盔,进入矿场后一切就只能靠自己了,保命是首要的,红晶拿不到就别拿了。然后又把怎么进入矿场和从矿场离开的方法,以及进去以后怎么做再再再次强调了一遍。

“知道了。”我有些不耐烦,这么点小事情反反复复地说。

“那你给我复述一遍。”舅舅见我无所谓的样子有些不高兴,很严肃地说。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