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走出Kwarck

我便把舅舅交代我的事情又给他重复了一遍,中间漏掉了一些细节,舅舅又给我重复了两遍,然后才递给我头盔,走向过渡舱。

虽然在Kwarck上生活了不短的时间,不过我还没机会从过渡舱走出去,每次都只是在里面迎接舅舅。

Kwarck的过渡舱在底部,不像空间站的过渡舱一般在顶部,因为Kwarck的过渡舱不是为了进入太空,而是为了登陆夸克星而设计的,所以Kwarck的重力系统和压力系统也是特别先进的。舅舅说,我能够有机会使用Kwarck的过渡舱,是我的荣幸。

Kwarck的过渡舱有两层,我们会首先进入第一层。这里是一个很小的换衣间,用来换宇航服的。Kwarck的过渡舱里有两套特殊的宇航服,专门针对大引力高气压设计的。舅舅说在LS335a上不需要,虽然他第一次也换上了,不过看到政府军的士兵们没有使用特殊的保护手段,所有后来他也没有使用了,所以我也不需要穿,不过得在这里戴上头盔。我们身上的这套宇航服,虽然使用的是舒适设计,不过衣服和皮肤之间也有一层薄薄的空气层,用于保温和稳定气压的,当气体成分不利于我们的环境时,这套衣服还能提供合适的气体,当然了,供氧主要还是靠头盔。

第二层才是真正的过渡适应实验室。我们将会在这里适应一下外界的气压和温度。系统会根据飞船外部的传感器获取外界的环境数据,让我们在这里预适应一下。譬如,如果外面空间是太空,引力系统就会慢慢地停止工作,然后会把空气慢慢抽走,让这里慢慢地接近外面的真空失重环境。现在我们在LS335a上,这里就会模拟出来一个LS335a的3atm大气压和3g重力的环境。毕竟飞船里的引力系统和空气循环系统都是模拟地球环境的,这是人类感觉最舒服的环境。

这里还有一个很特殊的装置,就是一层和二层之间的门打开以后,会有三层液态帘,通过特殊的技术,让这些液态帘子垂挂起来。这三层液态帘子会把飞船内部的其他和外部的气体完全隔离开来,不会造成互相污染。

舅舅预先在第一层放了两个装红晶的箱子,还有两个使用了能量控制材料的大滚筒。舅舅说滚筒用从矿场附近找到的材料简单加工而成的,他进出两次都是用的这滚筒作为掩护,能够通过能量壳。

能量壳在接触到滚筒后,会顺着滚筒表面传导,地下的接收器能够感应到细微的能量变化,不会认为是敌人闯入。但是因为这非常细微的能量变化会使得接收器以为发生器的能量发生效率降低了,所以发生器很快地修正发生效率,所以这个局部的能量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强能量补充,大概要十分钟以后才恢复正常。强能量补充会使得能量壳的识别能力大大增强,强行闯入显得很不理智。

我把两个箱子用绳子系在腰上,拖着大滚筒,跟着舅舅进入过渡适应实验室。舅舅打开实验室壁上的一个控制板,输入了一串数据后,脚下传来了机器工作的轻微震动。我开始感觉到超重状态在加剧,大脑开始感觉到缺氧,意识逐渐模糊……等我再次恢复意识时,我已经蜷缩在实验室的墙角里了。舅舅伸手把我拉起来,耳朵边传来机械模拟舅舅的声音:“你还好吧。”

我想用手拍拍脑袋,清醒一下,不过只拍到圆圆的头盔,如同隔靴瘙痒。舅舅看着我笑了笑说:“如果意识还清醒的话,我们得赶紧出发了,监控盲点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舱门打开,我跟着舅舅走出飞船。温热的感觉瞬间袭来,我脑袋还感觉到阵阵晕眩,有些反胃。我还不能适应3g的重力,平时锻炼少,心脏供血能力不足,脑袋严重缺氧。我大口地喘气,但是感觉胸腔被什么压迫着,呼吸困难。氧气指示灯提醒我消耗过快,检查设备密封性。原本可以使用12个小时的氧气,一下变成只有6小时了。

“你不要太紧张,一开始不适应是很正常的,不要老去想这个重力,如果实在很难受,你可以试试爬行,或者匍匐前进。”舅舅拍拍我,我觉得好像一下子就舒服多了。不过爬或者匍匐是肯定不可能的,因为太慢了,我们现在要争取时间,赶紧进入矿场。舅舅看起来走得很轻松,这3g的重力对他来说似乎根本不存在。

舅舅把我送到进入点,帮我钻到滚筒里,把我往前一推,我便随着滚筒滚到了矿场里头。我从滚筒里爬出来,好不容易才站起来,虽然感觉比刚才好点了,但是脑袋还是晕乎乎的,反应有些迟钝,甚至都忘记自己要做什么了。舅舅在外面对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拍了拍腰间的雷达,就朝着南边小跑着去了。

我看着舅舅跑远了,才慢慢想起来舅舅是让我注意时间,打开雷达。我环视了一下周围环境,天上的小飞机比较少,估计替换还没完成,接替的小飞机还没准备好。我现在正好处在监控盲点,真是太幸运了,否则就我刚才那迷糊劲,早就被熔掉了。

我把滚筒藏到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一手拎着一个箱子,朝北边走去。巡逻小飞机陆续到位,我贴着墙根慢慢地挪动步子,走走停停,好像还经过了两个路口。大约五分钟过去了,我把小雷达拿出来,档位拨到L,开机。不知道舅舅是不是已经成功进来了。舅舅说过,这个能量壳除了能够探测到闯入的物体,包括电磁波,所以一定要保证我们都在矿场内或者都在矿场外才能建立通信。

矿场没有发出警报,看来舅舅已经进来了。我再次拿起雷达,却发现我和舅舅的相对位置离得很远,而且他好像在远离我。我赶紧对照地图标注的建筑物,一定是因为我过度在意巡逻小飞机,错过了一个路口,而且舅舅画的地图比例尺是有问题的,严格来说不能算是地图,只是相对位置指示图。我现在正在远离我们选定的那个仓库。

舅舅让我不要走,找掩护,他来找我,但是我走错地方了,舅舅还会来吗?虽然我只需要原路返回,经过一个路口就到地方了,但是偏偏那个路口上方有三四架小飞机巡逻。而我又把滚筒放在了刚进来的地方,没办法利用滚筒掩护。

这时,我发现雷达上显示舅舅在朝我靠近,我赶紧也向着舅舅走去。我们终于在路口处见面了。舅舅一看见我在路口这边,很夸张地扭了一下身子,表示他很无奈。我还注意到,舅舅也没把滚筒带在身边,这是必然的,滚筒太大了,不方便。

“舅舅,我该怎么办?”我小声地说。

“现在没什么办法了,这个路口监控太严密,要不你看看能不能绕一圈回到这里来吧。”舅舅指了指头盔说,“这个的信号穿透力很差,我们不在可视范围的话,没法通信,你这回真的完全靠自己了。下一次巡逻机交替得八个小时后,我们应该等不到那时候了。我先到仓库里面去。你要是能回到这里,就尽量回来,我在里面接应你。要是回不到这里,你就想办法离开矿场,矿场里应该能找到能量控制材料板的。注意安全!”

地图上也有舅舅给我讲解矿场时所做的监控级别的记号。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小飞机,从外围绕着走可行性非常高。虽然这些小飞机几乎把整个矿场守得滴水不漏,但是外围一圈有不少监控盲点。我决定先向西走,然后绕到南边,再绕回到东边,就可以回到这里来了。

我从身上摸出来一支笔,在地图上做了个记号,然后贴着墙慢慢走。我这一回不敢大意了,一边走,一边在地图上做着记号。矿场里几乎都是机器人作业,很少看到人,只要躲过巡逻机,就没有被发现的危险了。

我很快便来到西边的一个监控盲点区。正当我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发现身后的这幢建筑里有说话声。舅舅画的地图上有几幢建筑是用途不明的,这正是其中之一。因为我们只是通过红晶成色来判断建筑的用途的,如果这建筑不是加工车间或者仓库,基本上就是用途不明了。

这建筑没有门,却有很多大窗户,每扇窗户都是密封的,无法打开。我靠近其中一扇窗户往里看。里面有很多军人,他们都穿着普通的军装,没有穿宇航服。看来这建筑有保护他们的措施。

一个穿着和黑龙一样的制服的女军官正在训斥另外几个士兵,不一样的是她的上衣袖口绣的是金色的猫轮廓,猫轮廓里面绣着白色的骨架。她为什么不绣一只可爱的猫呢,女人不应该都喜欢可爱的东西吗?这女人一定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我还不要招惹她的好。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