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优质alpha红晶

我后退了几步,正打算要继续往南走,身后射来一束亮光,照亮我了前方的地面。我赶紧退到墙边。一架小飞机从东北方向打着探照灯飞了过来,在我刚才的位置上方转了两圈,探照灯从西北角扫到东南角,我跟随探照灯照射的节奏,躲开光束,一直挪到建筑北边的墙角上。小飞机没发现我,掉头朝东南方向飞去。

因为怕被那女军官发现,我贴着墙根,尽量把身子压低了朝南边爬去。压低身子后,脑袋感觉也不那么晕了,速度并不见得慢得了多少。一开始我还以为舅舅是跟我开玩笑的呢,早知道真不如爬着来得好。爬了三四米后,我发现地面上似乎有些纹理,便用手把地上的砂石扫开。这些砂石很松,不像旁边的砂石和泥土混杂在一起,死死地粘在地面上。

砂石扫干净后可以看到一块黑色的金属板,上面有个长着两个小角的“e”的浮雕花纹,这是政府军的标志。手敲在金属板上,沉闷得几乎听不见声音。这很明显不是地面装饰,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矿场和加工厂,没有必要搞地面装饰,应该是个门板,下面有暗道!

我为自己的发现感到兴奋,但是这块板子嵌在地里,也没有把手或者按钮,要怎么打开呢?加入这整一块板子就是一个触摸屏,同时按压的点数、按压的力度都有可能是开门的要素,或者是手势?又或者这里面暗藏指纹验证、声纹验证、眼角膜验证、DNA验证……如果需要确认身份,那我肯定怎么都打不开了。这些都是过时的技术了,一定不会这么简单,会是政府军的黑科技吗?

我围着黑色的金属板来来回回地绕圈,越看它就越像是个门,怎么都想进去看看呀。我反复地摸那个“e”字浮雕,总觉得解锁的关键就是它了,但是关键究竟是什么呢?

建筑南边的小路里射出来一束灯光,在地面上照出来一个椭圆,很快有说话声传来,听起来至少有三个人,讨论着有关巡逻的事情。舅舅说矿场里没有巡逻士兵,只有巡逻小飞机的,这是怎么回事?椭圆越来越亮,面积越来越小,说话声越来越大。我想往后走,躲到北边去,但是看起来小飞机又回来了,正从东北方向飞过来。南边的人眼看着就要转过拐角了,他们会发现我,北边又有巡逻小飞机,西边没有能够隐藏的东西,东边的巨大建筑里还有很多士兵。我不能这么短命啊,虽然我不会看相也不会夜观星象,但是我有主角光环啊。

狗急会跳墙,小小菜急了会跺脚。我把脚使劲地跺在金属板上,喊道:“开门啊,混蛋!”

紫色的电光沿着金属板四周转了一圈,我吓得赶紧把脚收了回来。金属板中间的浮雕标志慢慢地往下沉,然后整块金属板“嗖”一下便收了起来。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入口,长长的台阶一直往地下延伸,深不见底。

居然是声控开关,还是这样的暗号,也太丧了吧。原本还想着下面一定藏着什么好东西,这么低级的门禁,里面的东西肯定好不到哪里去了。但是我现在受到南北夹击啊,就算下面是洪水猛兽,我也得赌上一赌了。

我脚往下试探着退下去,头才刚进入地洞,金属板便“哐”的关上了。不知道是金属板隔音效果好还是他们确实没发现我,听不见外面有呼喊声,我就当自己安全了吧。我沿着台阶一直往下爬,越来越温热。看来这星球的温热并不全是来自母星的辐射,更多是来自内核的辐射,说明这颗星球的地质运动还是很活跃的。

爬了不知道多久,小雷达忽然“嘀嘀,滴~”地传来两短一长的响声,把我吓了一跳。我从来听过小雷达发出这样的响声,难道是爬得太深的警报声吗?理论上,就我现在这个爬行的速度,还不至于深到让它发出警报。小雷达上还是只有一个红点在闪烁,那是舅舅的位置,他还在仓库的位置上,没有改变,红点闪动的频率的也没有改变,说明信号良好,雷达工作正常。大概只是偶然响了一下而已。

我把雷达挂在腰上,继续往下爬。才刚爬了两步,雷达又发出了两短一长的响声,但是上面显示的内容依然看不出来异常。我又爬了两步,雷达又响了,一直这么重复着。我一个人在漆黑的地道里倒退着爬行,这响声老这么乍呼呼地响,任谁都瘆得慌,干脆把雷达给关了,专心地往下爬。反正舅舅现在肯定来不了这里,我也没办法出去,这雷达管不上什么用。关掉以后,舅舅那边应该就没有我的信号了,他想离开,可以随时离开,不用担心雷达通信引发能量壳警报。

终于有一些亮光了,从地洞的深处透出昏黄的光线,不过一点声音也没有。看来不是我被发现了。我加快了速度往有亮光的地方爬去。这是人之常情,就算明知这亮光意味着危险,还是忍不住要向着有光的地方去,要不飞蛾为什么要扑火!动物的本能是很神奇的东西,就算是会思考的人类,还是会做出未经思考的极不理智的行为,更何况我一为猎奇二为逃命,看见亮光,绝对没有退缩的可能。

台阶马上就要到底了,我转了个身,想用头朝下的姿势向前爬出去。谁知道这一转身,血液一下涌向大脑,头脑发胀发热,非常难受。我赶紧躺在台阶上歇了一会儿,然后侧着身子往下爬。重力太大的星球真是太麻烦了,站起来大脑供血不足,倒过来又大脑充血,反正怎么都难受,每次改变姿势都要好半天才能适应过来。

马上就要进入地洞了,我小心翼翼地把头往地洞方向探去,没听见声音,也没看见有人,不过眼前的景象却让我非常惊讶。

我爬到战舰仓库里了!

这里停靠着不止一艘星河母舰,还有数不清的战舰。我开始庆幸听舅舅的话了,虽然我并不觉得多一些战舰对格姨和仓禹会有什么威胁,但最少说明舅舅的谨慎是有道理的,和政府军打交道,是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我马上转身朝上爬去。刚爬了几步,我忽然想到,为什么我不顺便带着红晶离开呢。之前我们一直担心从矿场里偷到的红晶也不一定是优质的alpha红晶,但是如果我能把这些战舰的燃料池外舱门打开,那里面的红晶肯定是优质红晶了吧。政府军有这么大的一个矿场,不可能自己用劣质红晶。最少我们不需要冒着烧劣质红晶的危险回去空间站了。

说干就干。我快速地爬到地洞底部,提着两个箱子,向战舰仓库中心走去。在仓库的后半段,我发现有一种既小又矮的三角形战舰,目测大概不到三米高,两条斜边上布满炮管,也有几分英伟。还有一个,必须选这小战舰的理由就是,我一眼就看到它的燃料池外舱门了,就在驾驶舱门的正下方,我可以很舒服地操作。

我从箱子里拿出来凿红晶矿石的工具,准备暴力撬门。谁知道我才刚碰上舱门,那舱门就慢慢地弹开了。我下意识警觉地看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人,我再探头看看里面,里面也没有人,只有满满的红晶。

真是太幸运了!

我赶紧往箱子里装红晶,很快就装满了两大箱。提着两大箱红晶,我在这超重力的星球上行走便更加困难了。好不容易才感觉自己有些许适应这星球的重力,刚才感觉自己走路也似乎带风了,现在走起来又变得寸步难行了。本来就不短的路,现在走起来简直比长征还要长。

头盔上的氧气余量提示灯显示我的氧气最多还能维持一个小时了。这个时间不可能够用,我能走到台阶那就算不错了。而且,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不可能维持一个小时了,因为我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疲劳了,在这里行动要比小引力星球更消耗体力,人越疲劳,消耗氧气就越快。

我尽量地让自己平静下来,不断的暗示自己“一定可以的,不要慌张”,但是心脏还是越跳越快,我甚至感觉我全身都在冒冷汗,不单单是负重前行的缘故,我真的太激动了。这可是两大箱绝对是优质的alpha红晶!舅舅知道了,一定会夸我的,我迫不及待想让知道舅舅看到这些红晶时的惊讶神情了。我的手在颤抖,冷汗浸透了我的双手,箱子老想往下滑,我只能费死劲提着箱子。我的腿也在抖,虽然步子频率很高,但是步幅不大,走起来并不快,仅仅就只是在浪费氧气而已。

我开始觉得呼吸越来越不得劲了,不知道是因为氧气余量太少了,还是因为我太累了。当我好不容易走到台阶时,我已经彻底体力不支了,氧气也基本耗完了。我瘫坐在台阶旁边,绝望地看着两大箱希望,觉得非常讽刺。明明是来偷红晶的,结果好不容易偷到手了,而且还是优质的alpha红晶,但是我却再也带不走了,还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