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发光男

池塘此时却悄悄泛起了轻轻的涟漪,熟悉的腥臭味道从池塘里一阵阵地飘散开去,越来越浓。校道上的同学都皱起了眉头,加快脚步,要赶快摆脱这腥臭味道。然而,却有两男两女偏偏朝着池塘走来。他们似乎闻不到这难闻的味道,有说有笑、打打闹闹地从教学楼走来。他们越往池塘方向走,杜末手中的桃核就越热。

这几个同学看起来都是普通人,非得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其中一个男生似乎通体透着淡淡的橘红色光芒,尤其丹田之处,有一团乒乓球般大小的亮黄色光,十分耀眼。通常人们认为这是福相,中气足火气旺,像这个男生这样通体还透着红光的,尤其不得了。这让杜末有些迷惑,这男生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妖物,反倒像是有神圣护体,但为什么桃核会发热呢?

他们径直走到了小路上,藏在银杏树后的几个人有些激动,随时要跳出来把他们摁倒。

四个同学站在小路上,面朝池塘,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女生尤其兴奋,手舞足蹈,时不时指着池塘尖叫大笑,两个男生也饶有兴致地讨论着。

空气中弥漫的腥臭味道越来越浓了。还是一点风也没有,这难闻的味道无法扩散,就聚集在池塘附近不断沉降。银杏树后的人被呛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但又不敢乱动,只能往袖子上一遍一遍地添水,再用潮湿的袖子捂着鼻子。正在小路上兴奋不已的几个同学还是一点也闻不到这腥臭味,没有人捂鼻子,也没打算匆忙离开。他们甚至还朝着池塘探出去身子,像是在找什么。他们在小路上狂欢了快半个小时,才终于转身离去。

这时,池塘中心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就像是有人在快速地搅动着池塘里的水。漩涡中心不断地往外冒着黑气,因为没有风,黑气也没法扩散,就这么在漩涡上方积聚。更浓郁的腥臭不断地从池塘里翻滚而来,空气变得有些粘稠起来。

杜末把衣服的领口扯起来捂住鼻子,他手里的桃核变得有些烫手,似乎有什么在桃核里面剧烈地跳动,他的心也几乎都要跳出来了。这池塘里不知道藏着的是什么怪异东西,杜末并没有信心能够独自对付这怪物。

那四个同学马上就要离开小路了。漩涡中心忽然喷射出巨大的黑色水柱,缠绕着浓密的黑气,冲着发光男而去。杜末赶紧从绿化带后面跑出来,举起透着亮红色光芒的滚烫桃核,口中念念有词,向着那水柱冲去。银杏树后面的人则早已被池塘里的怪异现象惊吓得目瞪口呆。

就在水柱即将要碰到发光男的时候,发光男的身体里忽然射出一束刺眼的红光,将那水柱包围了起来。黑色的水柱瞬间便化作了烟雾,发出一声凄厉而妖异的尖叫。空气中的腥臭气味随着那一声尖叫消失得无影无踪。

银杏树后的人回过神来,撒开脚丫子便朝校门外跑去,嘴里说着不同方言的粗言秽语。杜末呆傻般站在小路上,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而手中的桃核则早已不再发烫。

然而,刚才发生的这一切,那四个同学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们依然有说有笑、打打闹闹地在校道上走着。

清爽的秋风吹得情人林里的树木沙沙作响。空气中没有了难闻的腥臭味道,也没有了怪异的粘稠感,可见度也高了,满天的繁星闪烁,像是在笑话杜末的笨拙。

杜末沿着池塘走了一圈,再也没有闻到那种特别的腥臭味道。难道水怪已经被那红光消灭了吗?

第二天就是军头的头七。军头的家人来到学校,收拾军头的遗物,顺便到那小路上给军头烧纸。他们没有失智大哭,也没有说话,只是机械地烧着纸钱。杜末一直远远地看着,他觉得自己要对军头的死负很大的责任,不知道怎么面对军头的家人,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向他们道歉。

军头的家人走后,杜末正要离开,却看见一女生独自一人走向那小路,却在路口处踌躇不定。杜末早就注意到她了,她一直在远处看着,等军头家人走了才走过去。

她鹅蛋脸、桃花眼,乍看很招人喜,但是她天中塌陷,似有玄蛇盘踞,寿元不长;她腿长肤白、身材高挑,可惜没有腿肚子,身体常抱恙。杜末忍不住朝那女生走了过去。

小路解封后,虽然大部分同学都多少有些忌讳,尽量不从小路走,但总有一些人胆儿特别肥,就喜欢标榜自己理智勇敢,非得走走那小路,顺带嘲笑他人迷信愚昧。杜末当然管不了这许多,这些人能救一次两次,救不了三四次,但是对于这个女生,杜末总觉得不能放任不管。或许是因为这女生双眼迷人,忍不住要去帮她一帮;或许是因为她犹豫,她也许有难言之隐,能帮则帮。

“同学,还是过段时间再从小路上走吧,毕竟刚出了事。”水妖事件,杜末仍然心悸。

那女生似乎被杜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闪身躲开杜末。杜末并没有刻意放轻脚步,这女生究竟在想什么如此出神,竟然完全感觉不到杜末靠近,还被吓了一跳呢?

女生欲言又止,神情闪烁,双手不自然地缠绕扭捏。

“我叫杜末,就只是想提醒下你,没有特别的意思。前几天在这里出事的,是我同寝室的同学,今天是他头七。”杜末主动自我介绍,想诱导女生把话说出来。

女生对杜末点点头,很勉强地笑笑,便匆匆忙忙地走了,始终也没把话说出来。

杜末也苦笑了一下,径直朝宿舍走去。

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停了下来。池塘里的水慢慢地涌动起来,淡淡的腥臭味在水面附近翻涌着,不走近了仔细闻并不容易发现。

待杜末走远了,那女生又折返了回来,走到了小路上,对着池塘跪拜起来。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