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束手就擒

我坐了一会儿,感觉自己心情似乎要平静下来了,不再冒冷汗,大脑因为缺氧,感觉非常困倦。我双手无力地下垂,却正好把腰间的雷达带了下来。我有气无力地举起雷达,上面什么显示也没有。这怎么回事,雷达怎么不工作了?再看看开关,哦,原来关掉了。这可不好,这样舅舅就不知道我在哪里了,我不能这样莫名其妙地死掉,我要告诉舅舅我在这里,我这里还有两大箱红晶呢。

“卟~卟~卟~”震耳欲聋的报警声在我打开雷达开关的瞬间响了起来。

我太困了,根本没有精力思考这警报声意味着什么,但是这警报声太响了,我也没办法睡觉。头盔上满是水珠,我感觉满脸都是汗。我想用手抹一把脸上的汗水,却抹在了头盔上。这头盔真是太烦人了,睡着不舒服,也摸不着自己的脸。我把头盔摘了下来,使劲往远处扔出。果然舒服多了,戴着头盔一点也不舒服,呼吸上新鲜的空气是最幸福的事情。脸上的汗很快就干了,因为呼吸上新鲜空气了,大脑很快也清醒了过来。

警报声还在疯狂地鸣叫。我睁开眼睛,眼前更清亮了,因为没有了头盔。没有了头盔?没有了头盔!舅舅三番四次地提醒我,不要摘掉头盔,因为不知道这星球上的大气是不是适合我们。我跳起来,要去捡我的头盔,但是头盔的氧气已经用完了,带上头盔也只会把自己憋死。这空气适合不适合,我也已经呼吸了好几口了,感觉还挺不错,没有什么异味,估计含氧量也比较高,我觉得我现在充满力量,比过去几天感觉都要好得多得多。

不管了,反正我也就是个要死的人了,不如赶紧走。这烦人的警报声还是响个不停。我想起来刚才好像在迷糊中开了雷达,同时警报也响了,便下意识地关掉了雷达,警报声果然也停了。终于耳根清净了。但是不对啊,为什么我能关掉警报?我关掉的明明是我的雷达,和舅舅通信的雷达。我这才想起来,关掉雷达之前似乎看见雷达上还闪着个小红点,那是舅舅的位置,离我挺远的。舅舅应该离开矿场了!

天呐,我究竟干了什么?!我的氧气用完了,舅舅的氧气肯定也差不多用完了,他当然会离开矿场,回到Kwarck上。我这么一开雷达,不但触动了能量壳的警报,还会暴露我和舅舅的位置!

我沿着漆黑的台阶朝上看,还是没有声音,也没有亮光,他们可能还没发现我在这里,也许我还可以逃。我提着箱子拼命地往上走。不知道是情急之下激发了我的潜力还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星球的重力不那么可怕了,虽然还是举步维艰,不过相比之前,好太多了。后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我没有时间多想了,一门心思往上走。

“报告骨头猫军官,找到一个头盔!”后面传男人的声音。我真想抽自己一嘴巴,就算不戴头盔,也得把头盔带走,怎么能留下罪证呢?真是笨死了。

“人还没走远,你们分四队,沿着轨道往外找,剩下的人跟我走。”一个女人的声音。莫非就是我刚才看到的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吗?没错,一定是她。她的袖口绣着金色的猫轮廓,里面还绣着白色的骨架,那就是她的名字——骨头猫,就像黑龙那样,高级军官的制服都绣着他们的名字。我得赶紧离开。

可惜事情总不朝着我希望的方向发展。正当我高兴快要接近出口时,那块黑色的金属板一下打开了,有光从上面照射下来:“她在这里!”上面有人高声喊道。我马上转身往下走,可是后面也有几束亮光在晃动。

我只好把箱子放下,束手就擒。

一个士兵把我的两个箱子都打开了,送到骨头猫面前。骨头猫不说话,只是笑笑,然后挥挥手,便转身朝下走去。下面的士兵押着我,跟着骨头猫,从地下不知道穿过了多少隧道,才终于来到这幢建筑的首层。他们这才把自己的头盔摘下来。

骨头猫把我的头盔扔到我面前,翘了翘嘴角,不急不慢地说:“好样的,为了红晶,命都不要了。说说吧,干嘛要偷红晶?”

我不吭声,我一定不能说话。说话了不知道哪一句没说好就会连累舅舅的,不说话就肯定不会错了。

骨头猫见我不说话,也不着急,只是打量我,好一会儿才把目光停留在我腰间的雷达上,然后使了个颜色。她身边的一个士兵向我走过来,把雷达拿了去。骨头猫拿着雷达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把开关打开了,不过警报并没有响。她继续玩弄着雷达,我发现屏幕上没有闪动的红点,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舅舅把雷达关了,那最少舅舅不会暴露了。

“还有同伴哦。”骨头猫邪媚地一笑,“怎么样,是要活命,还是要出卖同伴呢?”

我还是不说话。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我怎么可能出卖舅舅!

“不错啊,丫头。”骨头猫似乎早就料到了,“那你可就要吃点苦头了哟。”

我不敢看她,虽然她挺好看的,但是我看着她总感觉怪怪的,那种不属于人类的美貌,一定包裹着不属于人类的灵魂,丑恶的灵魂。

她命人从箱子里掏出来几块红晶,把我锁到建筑外的一个密闭小房间里,在我面前烧了一盆炭火,加上细网格和蒸发皿,再把红晶放在蒸发皿里,然后便带着所有人离开了。我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不过没有等来想象中的毒打,也算是幸运。

火烧得很旺,比在YSK540S上的炭火要旺盛很多。红晶在炭火上慢慢升华,炭火上方的空气扭动着,慢慢地向外扩散。不知道是因为炭火使得空气中的含氧量下降和温度上升,还是我自己太累了,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很快便睡了过去。

门外一阵骚动,我朦胧中醒来。红晶已经完全消失了,炭火还在噼里啪啦地烧着。我觉得很热,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便扯了下衣服,衣服被我的汗水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身上,扯不开。我便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处,轻轻一拉,门居然开了。外面依然是温热的空气,甚至比小房子里面还要热。

很多人在外面慌乱地跑动。我揉揉了眼睛仔细看,才发现就是驻守矿场的士兵。他们也都没有戴头盔,在矿场里到处乱跑,跑得非常轻松,速度很快,一点都不需要停歇。难道他们在训练吗?政府军的士兵体力竟然如此之好,我在这星球上走路都觉得困难,他们居然可以这样轻松地快跑。他们步伐一致,甚至撞墙也是一起撞,然后一起揉揉脑袋继续跑,再一起摔倒在地上,一起爬起来继续跑……

忽然,一个士兵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撞在我身上,我赶紧扶他。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瞪大着眼睛看着,诡异地对着我笑,额头、眼睛、耳朵、鼻子都在流血,嘴里一股一股地往外吐着融化了的红晶。我被吓得双手一松,他就像液体一样,软绵绵地摊开在地上,还对着我笑,眼睛瞪得溜圆。

“啊~”我抱着头不停的大叫……

我睁开眼,原来是一场梦。

炭火还在烧着,红晶才挥发掉一点点,屋子里闷热难受。我开始咳嗽,越咳越想咳,根本停不下来。我摸了一下脖子,全都是汗,身上也全都是汗。我又扯了一下衣服,把领口稍微往下扯了一下,似乎舒服了一点。重力还是那么大,我想站起来,但是没成功,可能我太累了。

我爬到门口,轻轻地敲了一下门,外面有人回应我:“什么事?”

“我想喝水,太干了。”我干哑着嗓子说。

“干,干,你觉得干?”外面的人说话的时候有些慌张,“那,那你就干着吧。”然后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那人居然跑掉了!

我清了清嗓子,鼻咽和喉咙都感觉干得冒火,好想喝口水。我又慢慢地爬回原先睡觉的角落,蜷缩着身子,还是觉得很疲惫,反正也逃不掉,继续睡吧。

睡了没一会儿,我又渴醒了。炭火盆烧得正旺,热浪一股一股地袭来。我轻轻地咳了几下,但是并不觉得症状有所减轻,反倒感觉更难受了。这小房子没有窗户,门关上以后就是个密闭的空间了。

舅舅端着水向我走过来,我问他怎么进来的,他没回答,就只是把杯子递给我。我接过杯子,使劲地咽了三大口,但是没有感觉喝上水了。没有水淌过喉咙,没有被滋润的感觉,喉咙还是干涩得冒火。舅舅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笑,我便又喝了三大口,还是喝不上水。我把杯子放下来,拿在水里发呆,这杯子里明明就是有水的,但怎么都喝不上。

舅舅把头凑到我面前,楞楞地看着我笑,血从他眼睛、鼻子、耳朵里流出来。我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体使劲地后倾。舅舅也跟着向我靠近过来,嘴巴里吱吱地冒着红色的气体,向我飘来。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