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爷爷们的手段

我之前还一直很迷惑格姨和我们约定的暗号要怎么用,原来竟是在小雷达上用的。我忽然想起我第一次闯入战舰仓库时,我的小雷达也曾两短一长反反复复地响,这么看来,当时是舅舅在给我传达信息呀。

“月姨,两短一长是什么意思?”

“什么两短一长?你格姨有说到这么个暗号吗?”

“不是格姨这回和我们约定的。我上次和舅舅走丢了,雷达就这么响过,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所以没理会,另一方面又怕雷达老响会暴露,索性把雷达关了。现在想来,应该是舅舅在找我。”我说。

“是你自己把雷达给关掉的呀,那后来怎么又打开了呢?”

“后来我氧气不够了,脑袋缺氧,干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这才是真相。我们一直在猜你究竟是什么时候怎么被抓的。”月姨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那个本来是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可以理解为打个招呼。你听不懂那个暗号,把雷达关了,也算错打正着,你舅舅理解为你‘现在很危险’,红晶都不要了就赶过去救你了。”月姨说着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不过因为你把雷达关了,他找不到你,又匆匆忙忙地回到Kwarck向我们求救,然后你又把雷达给打开了,整个矿场警报震天响。闲云便赶紧把自己的雷达关了,说你肯定遇到了危险,很可能已经落到骨头猫手里了,骨头猫想通过雷达找到他。”

“其实是我自己又把雷达打开的,触动了能量壳的警报,才被骨头猫抓住的。”我憋红着脸,感觉很尴尬,“后来我实在憋得受不了了,把头盔取了下来,才感觉自己清醒了些,才想起来自己都做了些啥,赶紧把雷达关掉了。”

“你真是个作死小能手。”月姨说着,驾驶运输飞船往西边飞去,停在一片茂密的蕨类植物中间。

“月姨,我们不回去格姨那吗?”

“这些飞船都有定位的,我们现在回去不就等于是告诉骨头猫你格姨在哪里了吗?”月姨说,“我们先在这里看看情况吧。”月姨说着,让我把头盔戴上,然后把运输飞船的引擎关掉。

“但是,我觉得我们这样也不安全啊。他们只要记录运输飞船最后的位置,然后到这附近来找,肯定很快就能找到我们的。”我说。

“我们不是要在这里一直躲着,是等你格姨来接我们。我们是用这个士兵的身份启动飞船的。”月姨晃了晃手里的卡片说,“他们就算觉得飞船停靠的位置可疑,等确认好了再出动来找我们的时候,你格姨早就到了。”月姨说着,又用雷达给格姨发了一串信息,我掰着手指头解读了一下,应该是告诉格姨我们的位置。

“为什么不在‘L’档上打开雷达给格姨发送我们的位置呢?这样格姨找我们更容易啊。”我有些不解,为什么要用这么笨的办法呢?

“别忘了,你的雷达也还在骨头猫那呢?打开了定位,她也能知道我们的位置了。”月姨说。

“骨头猫现在也一样能接收到你发出去的信息不是吗?”我问。

“所以我们约定了新的暗号。新的暗号她也不是解读不了,但是需要一些时间,我们只要争取到这一点点时间就够了。”月姨说,“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发现这个士兵死在仓库的角落里了,很快就会来找我们。”

“爷爷们还在仓库里面,会不会有危险?”我担心起爷爷们来。

话音刚落,两艘小型战舰从我们刚才出来的南边山脉飞了出来,还没来得及飞远,后面紧跟着又飞出来五艘战舰,猛烈地攻击前面的两艘战舰,前面两艘战舰很快便被击落了。

“月姨,怎么办?爷爷们被击落了。”我着急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别着急,你爷爷才不会这么容易被击落。”月姨很冷静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被击落的两艘战舰。

后面的五艘战舰转身往回飞。忽然其中一艘失控了,在空中一下左一下右,一下前一下后地乱飞,就像是控制室的两个驾驶员起了争执,都在争夺战舰的操控权。

“好戏要上演了!”月姨半躺在座椅上,“就是缺了香烟啤酒矿泉水,最好还有瓜子花生大鸡腿。”

失控的战舰平稳下来了,朝着另外的四艘战舰一阵扫射。四艘战舰没反应过来,有两艘被击落,另外两艘对失控的战舰进行攻击。失控的战舰被击落后,剩下的两艘又开始对打了起来。最后,五艘战舰都掉落到了大海里。

“这是怎么回事,月姨,你看到了吗?他们在互相残杀!”要不是扣着安全带,我得兴奋得从座位上跳起来。

这时,南边山脉又冲出来两艘飞船,不过这次是两艘运输舰。两艘运输舰朝东边飞了过去,很快就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外。然后又陆续飞出来十艘小型战舰,也都向着东边飞去。

“月姨,那两艘运输舰是爷爷们吧,这可怎么办?”我看着后面那十艘战斗舰,刚放下的心一下又提起来了。

“你格姨不是来了嘛。”月姨还是很悠闲地瘫坐在座椅上,好像这些都不关她的事。

我扭头看向东边,那十艘小战舰果然被纷纷击落,仓禹出现在东边天空。月姨拿起小雷达发送起暗号。仓禹慢慢地向我们靠近。

“月姨,我们为什么不飞过去?”

“你觉得这飞船现在还飞得起来吗?要是叔叔在还差不多,但是他们不在啊,我可破解不了这系统。”月姨说,“我们这么等着就好了,米格姐姐会有办法的。”

仓禹的位置更低了,周围的植物被巨大的风吹得东倒西歪,剧烈地摇晃着。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小漩涡,海水不断地翻涌着。仓禹悬停在了我们面前,从底部射出两根带着吸盘的粗缆绳,牢牢地扎在运输舰顶。运输舰晃动了一下,就算拴着安全带,我也还是差点就被颠得甩出去。

运输舰被慢慢拉升到仓禹里,然后被稳稳地放在滑行轨道上,缆绳轻轻一抖,吸盘便从运输舰上脱落下来。运输舰沿着滑行轨道来到了轨道尽头。爷爷们正把那两艘运输舰的红晶往下卸,看见我们来了,挥手跟我们打招呼,我也使劲地向他们挥手。月姨试了一下,想要打开舱门,不过舱门已经被锁死了,这是肯定的。他们发现我们偷了运输舰后能把飞船系统锁上,肯定也能把所有门锁也都锁上。

月姨给爷爷们摊摊手,表示打不开舱门。爷爷们便拿着工具箱朝我们走了过来。大概十分钟后,整个舱门便掉了下去。我们离开运输舰后,爷爷们钻了进去,三下五除二就把运输舰的系统给破解了。

“运输舰都已经在仓禹里了,为什么还要破解系统呢?”

“他们能把飞船给锁死,自然也能远程操控飞船,当然要把系统给破解了,彻底切断和政府军控制中心的连接才行。一会儿叔叔还要把这些飞船上的所有定位模块都拆掉。否则这几艘飞船在这里就像是个定时炸弹。”月姨给我解释道。

爷爷们从角落里搬出来几个燃料箱子,装满了红晶后,放到一个传送装置上,箱子便被传送走了。

“爷爷,你要把这些红晶送到哪里去?”我看得目瞪口呆。

“送到燃料池去啊。”钢铁流星爷爷理所当然地说。

原来这些燃料箱子可以自动传送过去,但是格姨居然每次都要我手动搬运这么沉的燃料箱子。第一次,我和小工两个人跑没了半条命,后来我一个人又搬了半天,把燃料箱从仓禹的燃料池搬到Kwarck上。

仓禹的燃料装备好了以后,我们赶紧进入过渡适应舱,简单地清洗消毒,换上干净的衣服,回到驾驶舱。毕竟,谁也不知道骨头猫军队是不是还会对我们发动攻击。我们虽然从刚才击落那十艘小型战舰以后,就没有再受到攻击了。

格姨告诉我们,骨头猫早就已经回到矿场了,一方面她在蓝山姐姐的研究所没有找到我和舅舅,同时矿场也通知她有人入侵,另一方面,蓝山姐姐找了在政府军里的朋友,帮蓝山姐姐疏通了一下,上头已经正式通知骨头猫了,不许她再打扰蓝山姐姐,蓝山姐姐不会窝藏逃犯。现在,舅舅正在蓝山姐姐那帮忙收拾。知道蓝山姐姐没有因为救了我而惹上麻烦,我们都挺开心的。

“小小菜,你从刚才进入驾驶舱就一直一声不吭的,在想啥呢?”格姨似笑非笑地盯着我看。

“我再也不和你玩了!仓禹可以自动装载燃料,但是你一直都没告诉我,第一次你们怀疑小工,故意把他支开还情有可原,但是为什么后来看着我一个人把燃料箱子从燃料池往下搬的时候也不告诉我。你们就是故意看我笑话的!”我对着格姨吼。

“你也没问我啊。”格姨收起笑容,俨然一副受害者的表情,“明明就是你自己一听说要自己做准备功夫就赶紧搬燃料去了。这可怪不得我。”格姨说完就转身离开了驾驶室。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