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诱敌

一直很悠闲的爷爷们从进入驾驶室后就忙碌了起来,儒生也没闲着,他们仨一人抱着一台电脑,时而苦思冥想,时而拿起阅读器查阅文档,时而在电脑上快速地敲几行代码,时而说几个我听不懂的名词。更有趣的就是,他们还时不时对骂上几句,对骂完了继续心平气和地讨论、写代码。

我很好奇地看着他们,紧张的气氛充满了这个驾驶室。

菜头哥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递给我一盘炸肉,说:“吃块炸肉放松一下。”然后又招呼爷爷和儒生,不过他们拒绝了菜头哥的好意。

我拿起一块塞到嘴里,外酥里嫩,还流淌着鲜美的肉汁,火候味道都恰到好处,就是有些烫嘴。

“好吃。”我情不自禁地说,正伸手要拿第二块时,格姨经过我身边,白了我一眼说:“不是不要和我玩了吗?也别吃我炸的肉。”格姨虽然嘴里这么说,却完全没打算把炸肉端走。

我的手停在了空中,用眼神询问菜头哥,菜头哥抿着嘴对我一个劲地点头。就算肉是格姨炸的,但也没道理送到跟前了还不吃的,这完全不是我的作风。我快速地抓起一块炸肉塞到嘴里,说:“不和你玩,但是我们还是可以一起吃饭的。”

月姨也凑过来一起吃,一边吃一边说:“米格姐姐的手艺还是这么好,根本停不下来啊!”

格姨控制仓禹贴着海面,平稳而缓慢地往西边飞行。这么简单的低速航行,格姨居然亲自操作,没有使用自动巡航。同时我还发现了,仓禹现在正处于战备状态。

“格格,骨头猫要来了。”舞风刀爷爷的电脑上有一条数据忽然发生了变化,他刻意选中高亮显示出来给大家看见,“儒生,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还有最后一点点小问题,无法删改军方创建的管理员账号,不过好在,他们好像还没发现我,我还能再试几遍。”儒生说。

“你再扫几遍漏洞,看看有没有其他端口可以利用,脑子要活络点。”钢铁流星爷爷说,“我这边的已经把环境搭建好了,只要重启系统,接入我这边的环境就行了。”

“儒生快一点,要是战舰已经出动了再重启就不好玩了。”舞风刀爷爷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预热的战舰已经越来越多了,你还有三分钟的时间。”

“真是老顽童,现在还想着玩。”虽然从控制室大屏幕上显示的数据来看,仓禹四周的环境非常安全,但是格姨一点也不敢放松,紧紧地盯着环境数据的每一个细微的改变。

“一想到一会儿会有混战,我就兴奋得不得了。很久没这么玩了,现在回想起十多年前偷袭总部那回,我还一样很兴奋!”舞风刀爷爷站了起来,不断地挥舞手臂。

“我可不打算和骨头猫纠缠这么久,只想尽快了结他们,然后把红晶通通搬走。”格姨说。

“好了好了,终于可以改管理员权限了。老师,我是要把军方的账号删掉还是只改权限?”儒生问,我看到他的双手都在颤抖。

“改权限就好了,等出了太空再把他们踢开,太早暴露就不好玩了。记得顺便把漏洞堵一堵。”钢铁流星爷爷说,“稳住稳住,不要紧张。漏洞堵上了就重启吧。”

舞风刀爷爷的电脑上的数据忽然大片地跳动起来。“哈哈,儒生不错嘛。不知道骨头猫智商够不够,会不会已经发现了呢?”

“你们一共黑了几艘战舰?”月姨问。

“应该还有二十多艘吧。”

“才二十多艘,也太少了吧。”月姨一边吃一边说。

“然后,你们选的战舰他们恰好都没用。”格姨用自嘲地语气说。

“运气不错,这些战舰都预热了。理论上只要黑一艘就够了,不过我们看时间挺充裕的,就多黑了些,当是买个保险。”舞风刀爷爷说,“黑战舰不是目的,入侵矿场的控制中心才是!”

“那你黑进去控制中心了吗?”月姨问。

“还没。”舞风刀爷爷说。

这时,钢铁流星爷爷的电脑上亮起一片绿灯,爷爷说:“好了,已经都成功接入我这边的环境了”两位爷爷轻轻地击了一下掌,“格格,接下来就看你的演技了!”

“我的特长!”格姨很自信地说,“不过我说,你们回来这么久了,都没个人给我说一下骨头猫到底有多少兵力吗?”

“不重要,不重要了,你就记住,不要着急把所有战舰一次性都给灭了。我要控制中心的控制权。”舞风刀爷爷说。

这时,钢铁流星爷爷的电脑屏幕里显示出一个跳动的波形图,但是波幅很大,以至于不能显示出来完整的波形,高峰和低峰都被滤掉了,音箱里传出嘈杂的说话声和“喳喳”的白噪声,响成一团,什么也听不清。钢铁流星爷爷尝试各种办法降噪,调整波幅。

“小小菜,把这个给你爷爷,这声音太刺耳了。”格姨把从Kwarck上搬出来的通信器推给我。

我赶紧把通信器搬到爷爷身边。爷爷看到通信器后眼前一亮,一边修改通信器的设置,一边用数据线把通信器和电脑连接起来,嘴里还说着:“我怎么把这好东西给忘了。”

声音改从通信器中传出来,一下就清晰了,虽然声轨很多,不过能够很清晰地听到他们的说话内容。

一些小型战舰出现在了仓禹的后方,通信器里同时传出:“发现目标!”格姨几乎同时朝后打出两发激光炮,击落了两艘飞船后,便开始加速往海洋中心上空飞去。通信器里传出一阵慌乱的惊叫,然后又是刺耳的噪声。爷爷赶紧把通信器的声音调小了,戴上耳机,以免干扰格姨。

“格格,你好生保护着我的这些小战舰啊,别把自家人都打没了。”舞风刀爷爷看着被击落的两艘小战舰,很是心疼。

“那我也不知道哪艘飞船是你们的家人啊,你们倒是让它们给我亮个信号看看。”格姨说。

后面的十多艘小型战舰加速跟上仓禹,开始对我们发动攻击。不过这种普通的导弹,打在仓禹上根本一点用都没有,我们连轻微的震动都没有。

一艘星河母舰带着二十多艘战舰从南边山脉冲了出来,径直地向我们飞来。格姨也马上掉头向着星河母舰打出一发激光炮。母舰前方马上出现一个椭圆形的浅紫色能量盾,激光炮进入能量盾范围后,能量很快就被化解开,和能量盾一起慢慢地消失了。几乎就在能量盾消失的同时,一束更大的激光炮正离开母舰正前方的炮管,向我们发射过来。

格姨拉升仓禹的高度,很轻松地避开了激光炮的攻击。激光炮从仓禹的下方滑了过去,朝外太空射去,只在大气中留下一抹亮红。

格姨正要对星河母舰再次发起进攻,南边山脉的出口处喷射出无数颗炮弹,纷纷落在仓禹的大滚轮上,激起大片的火花。我们也都感受到了震动。月姨赶紧把我拉到座椅上,让我扣好安全带。爷爷们又忙碌了起来,儒生和菜头暂时没有太多事情,也坐到座椅上扣上安全带聊天。

仓禹恢复平稳后,我才发现,我们已经被无数小战舰包围了起来。两艘星河母舰正对着我们,正前方巨大的炮管中央正在聚集能量,从红色慢慢地变成蓝色。

“他们有这么多战舰!”格姨惊呼,“你们居然不早告诉我!”仓禹快速爬升,加速向着南边天际飞去,推背感非常强。

星河母舰一边聚集能量,一边调整角度,始终保持炮管正对着我们。其他小战舰纷纷往两边退去,给母舰的高能粒子炮让出轨道,一边也朝我们纷纷发射导弹。虽然数量比较少的导弹打上仓禹,我们几乎感觉不到震动,但是被这么多导弹同时击中,仓禹也会颠簸几下的。

“月姨,我们能逃得掉吗?那两艘星河战舰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小声地问月姨。

月姨往我嘴里塞了一块炸肉,说:“吃肉,看戏,别多话。”

我一边嚼着炸肉,一边从舷窗看着那两艘星河母舰。炮管里的高能粒子已经呈现出深蓝色了,向中央聚集的粒子数量开始减少,炮弹的体积开始膨胀,眼看着就要突破炮管了。

“是时候了,米格姐姐!”月姨喊道。

随着月姨的喊叫声,仓禹忽然往下一沉。与此同时,大滚轮开始转动起来,发射尖处有放射现象,放出来的能量沿着仓禹表面蔓延开去,像给仓禹穿上一层保护衣。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失重感惊吓到了,“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几乎与此同时,那两颗亮紫色的巨大高能粒子炮弹也脱离了炮管,一上一下地朝我们飞来。然而这时,仓禹却不动了,就这么悬停在空中。

仓禹眼看着就要被炮弹击中了,我紧紧地抓着座椅扶手,汗毛直竖,指尖发冷。两颗炮弹越靠近就分得越开,下面的一颗炮弹从仓禹下面滑了过去,拖着红红的尾巴,飞向地平线;上面的一颗本该击中仓禹的大滚轮的,但是被仓禹的能量保护衣划开成三颗炮弹,朝三个方向飞去,在空中划出三道亮影。

格姨马上启动引擎,继续往外太空飞去。他们看见我们要跑,也加速追上来。仓禹冲出大气层后,又继续飞了很久,离开LS335a很远的一段距离后才停下来。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