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契机

“接下来我要怎么做,叔叔,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格姨问。

“现在需要一个契机。我这里可以监听的飞船有二十多艘,只要随便哪一艘要给控制中心传送文件,我就会把他的文件替换掉,换成钝刀的病毒,然后钝刀就可以侵入控制中心了。”钢铁流星爷爷说。

“那就让他们恐慌又绝望,自然会向控制中心请求帮助。”

格姨话音未落,骨头猫军队出现在眼前。小战舰们马上向我们发射导弹,格姨升起能量盾。导弹如暴雨般倾注在能量盾上,但是它们还没碰触到能量盾,就已经被在能量盾外溢的高能量流给引爆了,连锁反应般再引爆其他导弹,火光四溅。导弹中的助燃剂因为爆炸,充斥着这一片空域,爆炸产生的烈焰随着助燃剂的扩散到处乱窜,带出无数火龙。

免费看了一场昂贵的烟花秀,我激动得连连拍手叫好。

仓禹的大滚轮开始快速地转动起来,放射尖处出现绿色的放电现象。这让我想起对战黑龙时的绿色小精灵。

格姨对准一大团烈焰中心打过去一枚燃烧弹。燃烧弹被烈焰引燃,在烈焰中心一边高速旋转一边剧烈燃烧,很快便把烈焰内部的助燃剂消耗干净,尽管火还在外围熊熊燃烧,中心却出现了一片黑洞洞的无火区域。我们正好可以从无火区域看到对面的骨头猫舰队。

两艘星河母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聚集高能粒子,炮管中的炮弹呈现出湖蓝色。

“我说叔叔们,你们的家人都混到人家舰队里,也该做点事情了吧。我这聚集能量还需要点时间。”格姨喊道。

“没问题!”舞风刀爷爷慢悠悠地敲打着键盘,对面舰队里的其中二十多艘小战舰轮流地亮起一盏小红灯又灭掉,然后比较靠近母舰的几艘小战舰的红灯一直亮着。

“钝刀,你这是在做测试吗?”钢铁流星爷爷嘲笑他说。

“一直没机会测试,我有什么办法的。”

这时,亮着灯的几艘战舰开始改变方向,齐刷刷地对准了母舰一阵轰炸。普通的导弹也没法对母舰造成什么伤害,不过爆炸引起的震荡,使炮管里的高能粒子炮熄了火。我想这时候骨头猫舰队内部肯定是一片混乱,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钢铁流星爷爷把耳机拔了下来,音箱里响起嘈杂的声音:

“我什么都没有做,飞船忽然就启动自动模式了。”

“没法取消,没法控制。控制中心,究竟怎么回事?”

“我连能源都切断不了。”

……

“这些向控制中心的求助,我都给拦截下来了。不过还有其他舰船也向控制中心汇报了异常,还有控制中心和被我们控制的飞船之间的对话,我全部都拦截了。不知道会不会暴露。”钢铁流星爷爷有些担忧。不过听见他们忙作一团,我们都乐得哈哈大笑。钢铁流星爷爷又把耳机插上,驾驶室里又恢复了安静。

“钝刀,差不多了,让他们自毁吧。格格,你还要多久?”钢铁流星爷爷说。

“还要十分钟就好了,应该能比骨头猫他们再次聚集高能粒子炮快。”格姨回应道。

“那就好说了。”舞风刀爷爷在电脑上敲了一行代码,那几艘亮着红灯的小战舰忽然加速撞向母舰,在母舰外表面上自爆。霎时,碎片随着爆炸的冲击力四处飞去,附近的战舰都纷纷退开,躲避乱飞的碎片。两艘母舰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冲击得剧烈震动了几下。

“叔叔好棒!”月姨兴奋地叫道。

“还有多久?”舞风刀爷爷问道。对面一下亮起了三盏小红灯,都是处在舰队边缘的小战舰。爷爷接着问:“格格看一下,这个距离安全吗?”

“必须不安全!”格姨说,“你要想保住这几艘小战舰,现在就让他们往远处全力飞,否则我可不给担保,就剩下不到五分钟了,他们大概能有六分钟时间逃跑。”

对面的星河战舰似乎也调整完毕了,炮管中以更快的速度再次聚集起大量的高能粒子,小战舰们也发疯似地向我们不断发射炮弹。但是格姨干脆都不升能量盾了,为了能够看清对方的行动,任由这些小炮弹落在仓禹上,但是加快了大滚轮旋转的速度。放舌尖上的绿色能量球从原来小绿豆大小忽然膨胀成一颗篮球这么大,而且还在持续膨胀中。

“来了来了,控制中心请求传送画面。钝刀,病毒伪装好了吗?”钢铁流星爷爷忽然说。

“早就伪装好了,我从猪圈里下载了一段十多年前的黑匣子片段,把病毒藏到里面去了。”舞风刀爷爷说。

“会不会很快就被发现是假的?”月姨说。

“你还记得黑龙那回偷袭大嘴BT舰队,把BT舰队团灭的事吗?当年黑龙用的就是政府军回收的深空驱逐舰,所以猪圈那帮人才会被迷惑了,结果被团灭的。我用就是当时黑匣子记录的片段。”舞风刀爷爷很自信地说,“他们不仔细看的话,应该不容易发泄破绽。”

我在心中默默地倒计时,但是此时感觉时间过得尤其慢,我紧张得手心冒汗。高能粒子炮刚刚开始从黄色向绿色转变,粒子聚集的速度非常快,粒子炮弹的体积膨胀非常明显。相比之下,格姨的绿精灵膨胀得太慢了,虽然看见过这小绿精灵化解黑龙的激光炮的能耐,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么小小的一颗炮弹要怎么对付这么大的一支舰队。

“我已经好了,叔叔,你还要把你的家人拉开吗?”

听见格姨这么说,我悬着的心一下便落在了实处,但是再看骨头猫那边,他们的两发高能粒子炮也准备就绪了,紫色亮得发白,甚至可以看到能量球附近有强烈的放电现象。

“没事,发射吧。”钢铁流星爷爷说,“我已经准备好向控制中心发送数据了。”

“确定他们会打开吗?如果你的文件发过去了,但是人家根本不打开,有什么用?”格姨说。

“他们会打开的。骨头猫舰队被团灭,最后剩下的一段图像资料,他们怎么可能不打开。”舞风刀爷爷说。

“你们这么说了,我就当真了,一会儿不成事别怪我没留手。”格姨说着,压下发射的按钮。绿色的小精灵脱离了放射尖,快速地朝星河母舰飞去。

骨头猫他们大概也和我一样,并不了解这绿色小精灵的威力,似乎都不打算做出应对措施。小精灵轻轻地落在左边的母舰上,慢慢地融了进去,什么变化都没看出来,只是那颗高能粒子炮不再膨胀了,本来在高速聚集的粒子也停了下来,不再移动。

绿色小精灵落下的瞬间,小战舰也顿了一顿,而后看见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又开始对我们进行猛烈的轰炸。

被绿色小精灵击中的母舰开始呈现出幽幽的绿色。绿色慢慢地扩散,碰触到旁边的战舰,绿色便融入到其他的战舰里。被这绿色融入的战舰便不再对我们进行攻击。

这绿色不断扩散,范围越来越大,即将把整个舰队都吞没的时候,钢铁流星爷爷往控制中心发送了舞风刀爷爷制作的隐藏着病毒的图像文件。文件传送完毕的同时,整支舰队也就都被绿色吞没了。

钢铁流星爷爷取下耳机,松了一大口气,歇了几分钟才说话:“钝刀,什么情况?”

“他们还没打开文件,我们再等等。”舞风刀爷爷说。

“不会出什么岔子吧。”月姨说。

“现在就算出了岔子也已经晚了。我刚才就给你们说,得留个活口,确保任务完成了,我再把他灭了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格姨说。

“刚才为了掩护你聚能量,自毁的那些小战舰差点就把我们的部署暴露了。要是钝刀这个时候强制把他们拉开,无异于自首。现在虽然冒险了点,成功概率反倒高了。耐心地等待吧,我觉得他们一定会打开钝刀的文件的。”钢铁流星爷爷说。

“打开了,我的程序已经在运行了!”舞风刀爷爷兴奋地叫起来,确实可以看到他的电脑屏幕上有几组数字一直在跳动。爷爷手上却没有停下来,不断地给控制中心上传文件。

“那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我们回航!”格姨说着,往那一大片的绿色烟雾边缘处打过去一颗小导弹,就在烟雾边缘处引爆了导弹。导弹爆炸的冲力慢慢地驱散了那团绿色烟雾。仓禹小心地绕过绿色的烟雾,然后加速飞向LS335a。

“月姨,如果控制中心发现录像是假的,会怎么做?”我问。

“如果是我,就会把通信网络断掉,然后慢慢排查。不过那样也就意味着,他们也不能和总部联系了,没有支援。我们要把他们灭掉就太简单了。”月姨说,“如果他们不切断电源或者网络,我们就会接管控制中心,照样会把他们无声无息地消灭掉,然后把所有红晶运走。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死路一条。”

“他们横竖是个死,我们整这么多事干嘛,一开始就把他们都灭掉就是了。”不知道他们老在算计啥,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害我吃了这么多苦头。

“一开始我们不知道他们有多少兵力,而且我们直接硬攻,他们一定会向总部请求支援,那时我们不一定能跑得掉。现在这样,我们装满了红晶然后再悠哉悠哉地离开,总部可能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好吗?”格姨说。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