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蓝山姐姐与毒蛇

“好了,钝刀,我这边已经成功捕捉到了。”钢铁流星爷爷忽然没头没脑地来这么一句。

舞风刀爷爷终于大出一口气,说:“好在赶上了!差点就让他们把包发出去了。”大家都给爷爷们竖起大拇指。

“把什么包发出去,发什么包?”我觉得我已经彻底蒙圈了。从爷爷们出现以后,感觉情况就开始变得复杂了,鬼魅一般的四号隧道,莫名其妙的行动计划。

“数据包啊,小朋友。”钢铁流星爷爷给我解释,“他们要和总部联系,向总部汇报情况,请求资源,这些请求就以数据包的形式发送出去。钝刀利用刚才的那段录像,给控制中心的电脑传了病毒,然后再利用病毒窃取了控制中心的管理员权限,改了他们的网络设置。让他们本来发往总部的数据包,全部都发到我这里来了。我当然会把这些数据都丢弃掉。”

“他们不会发现吗?”我问。

“会,如果给他们足够时间的话。但是,我已经得到了他们的管理权限了,现在整个矿场都是我们的了。你和闲云很害怕的那些巡逻小飞机,现在应该到处找那些还驻守在矿场的士兵,找到一个杀一个。他们现在应该都在想着怎么逃命,没时间管电脑了。”舞风刀爷爷说。

“他们为什么不切断能源?”机械都需要能源,没了能源就没法工作了。这些小飞机多厉害我不知道,我也没被小飞机追杀过,只是听舅舅说的,但是如果他们没了能源了,再厉害也没用了。

“小飞机已经接受了新的指令,就会一直执行,就算他们切断控制中心的能源也不管用了。至于这些小飞机,它们使用自身能源,只要机身上还有燃料,它们就一直工作。”舞风刀爷爷说,“而且,已经这么久了,控制中心的电源和网络也都没被切断,我估计他们还没发现问题就已经被杀掉了。这些小飞机效率挺高,不错。”爷爷点点头,对这些小飞机很是赞赏。

我们很快便回到了矿场附近,通过仓禹外部的探视器看到矿场里已经看不到活动的巡逻小飞机了。

“我们抓紧时间运红晶吧,以防夜长梦多。”舞风刀爷爷一边查阅着矿场的文档,一边说,“冷月,你让yesky把子会的仓库舱门打开吧,给我报告个位置,然后我们在蓝山姐姐那集合。”

yesky很快就给我们发过来了他现在的位置,并且告知舱门已经打开了,他正往蓝山姐姐的研究所走。格姨把仓禹停在了矿场南边的大岩漠上。我们都换上宇航服,经过过渡适应舱,走出飞船,往绿洲走去。南边不断地有运输机飞来,飞到仓禹的仓库里,把红晶卸下,再回到矿场装载红晶。

“我们这样把两艘飞船的舱门大开着就离开,不怕会有什么问题吗?”我跟着大家走了一段路后,回过头来看着仓禹,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小小菜说得对,就算不防军队也还得防着红晶食用兽呢。”舞风刀爷爷说着,又从矿场里调来一些巡逻小飞机,在仓禹附近徘徊,还有一些小飞机往东边山脉飞了过去,而且还顺便做好了排班。爷爷做好了这一切,然后笑着对我说:“这样可以了吗,小小菜?”

“可以了吧。”我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这样问我,他们都比我有经验不是吗?他们是在嘲笑我吗?但是爷爷听见我回答“可以”以后,就笑眯眯地朝前走去了,不像是笑话我的样子。这些人真是难捉摸。

舅舅在研究所正门外等着我们。我们进门后依然是经过过渡适应实验室,换了衣服才进入到起居室。蓝山姐姐和小路姐姐早就已经在这等着我们了,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很瘦的女生。她看到我们后特别热情,和格姨、月姨拥抱,互相问候。

“我网了一条大鱼,今天我们可以吃全鱼宴!”女生很开心地说,领着我们往厨房走去。蓝山姐姐和小路姐姐一起来到厨房。

厨房很大,得有二十多平,但是炉灶和各种烹调用具占用的地方其实并不大,大部分空间都是空着,有四个巨大的冰柜。女生告诉我们,这些空间是用来暂时放置和处理食材的。如果在YSK540s上,我一定会觉得用这么大的空间来处理食材不可理喻,但是眼前的情形,我觉得,这些空间可能有时候还不够用。

那条大鱼,竟然有四米长,静静地躺在地上,占去厨房很宽的一条边。这鱼有一个巨大而且丑陋的头,说不上来是什么形状,到处都鼓着大包,更恶心的是,它头上居然长着毛发,看得我浑身打冷战。我就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一句话:这深海里的鱼反正谁也看不见谁,就随便长长了。不过它的肉身还是很肥厚的,应该会好吃。

大家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要怎么吃。爷爷说要用鱼肉裹着芒果肉,再裹上粉炸了吃;格姨说当然要干锅鱼片,辣椒油要多;月姨说要不糖醋吧……

我不会做饭,只负责吃,这些讨论我不感兴趣,便自己一个人瞎转悠。我早就发现,厨房后面还有两扇门,趁着现在没人搭理我,便推开第一扇门,后面是个冷藏库,冷藏着各种肉类;第二扇门后面是间温室,我还没来得及走进去,菜头哥抢先进去了,我也赶紧跟上。这里温度比较高,而且很闷很潮湿,种着茂密的热带植物。这些植物应该是蓝山姐姐从其他星球上带过来,刻意种上的。

“原来蓝山姐姐的宝贝在这里。”菜头哥说,“小小菜,你小心点,这里可能有毒蛇。你往旁边站站,我去抓一条来,今晚煮蛇羹。”

“谁要吃蛇羹?”蓝山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我们身后了。她明显很不满我们私闯温室抓毒蛇。

“没有没有,我就只是说说而已。”菜头哥一边打着哈哈辩解着,一边往门外退去。我赶紧跟着菜头哥也离开了温室。蓝山姐姐把门重重地关上,上上锁。

“你想吃蛇羹,我带你到别处抓蛇,这里面的毒蛇你想都不要想。”蓝山姐姐说着,带着菜头哥往厨房外面走去。

“但是姐姐,毒蛇才好吃,越毒越好吃呀。”菜头哥努力地说服蓝山姐姐。

“蓝山姐姐为什么要养毒蛇?”见他们走远,我赶紧追了上去问。

“你想知道吗?我带你去看看。”蓝山姐姐赶紧扔下菜头哥,推着我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只留下菜头哥在后面一个劲地喊:“蓝山姐姐你别走啊,你还没带我去抓蛇呢。我的蛇羹……”

蓝山姐姐带着我在她的研究所里七拐八弯的,最后来到一间重重隔离的全封闭实验室。蓝山姐姐让我在隔离缓冲区,洗了七次脸八次手,然后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隔离衣和专用鞋,戴上口罩和手套,最后还只能站在实验室外面,透过大玻璃窗户往里看。

“你看到正对面的那个架子,最上面一排的玻璃瓶了吗?”蓝山姐姐用手指向那个实验架子问我。我使劲地点点头,但是那些玻璃瓶又是保鲜膜,又是布条,还盖着盖子,放在完全密封的柜子里,柜子里还有各种仪器,严格控制温度湿度各种环境参数,我根本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看到那确实有个瓶子。

“那个就是小格格当年让我给她整的毒液。”蓝山姐姐说,“她说想要搞点能够杀人于无形的剧毒,不要常规的,类似氰化物、百草枯这样的,一点悬念也没有,死相特征太明显了。玩毒本不是我的专业,但是小格格想要,我就尽管试试看吧。一开始我想着提炼些蛇毒蝎子毒啥的,杀了人了把责任推给动物,也是个好办法,但是格格说不忍心让动物给她背锅。”

我忽然戒备心就提起来了,格姨果然是个会吃人的女巫呀,杀人于无形,连氰化物、百草枯都看不上眼,她究竟想要杀谁?

“我知道,格姨在花雨阁用的那些毒蛋白!”我惊呼起来,“格姨说她找了专门研究毒液的专家给她提炼和制作的。这个专家就是蓝山姐姐!”

“嚯,格格是这么说的吗?”蓝山姐姐笑了笑说,“我是研究毒性动物的没错,不过不是专门研究毒液的。如果不是格格要求这些毒液,我也不会涉猎毒蛋白的研制。”

“我当时并没有什么很好的想法,偶然来到这颗星球,发现这里的环境很特殊,很适合太攀蛇生存。于是我偷偷地把太攀蛇带到这里来。你要知道,这样做是违反行业规定的。后来我又把贝尔切海蛇带了过来。我本来以为可以通过这些剧毒毒蛇的毒液分析出来致死效率高、存活时间短的毒蛋白的,后来发现这样简单地提取得到的毒液怎么也不能符合格格的需求。我打算放弃,我也已经和格格说,我可能做不到了。这时候我在这里发现了一种很特殊的酵母菌,我把它命名为Lschrmc酵母。”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