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小小菜的战舰

“真的,不过就是离这里太远。应该得是八年前了,我在等待政府摆渡舰的时候,遇到一个鱼贩子。他就在渡口卖鱼,非常受欢迎。我在那等摆渡舰,等了小半个月,他每天运出来的鱼都会在半个小时内就被抢光。我这些年穷游的经验,一般卖鱼的都得卖半天,能两个小时卖完回家的就算是优质鱼了。我的小菜头没法做饭,所以我一般不搭理卖鲜活鱼的,但是这个鱼贩子真的吸引我的注意力了。于是我就开始打听,知道附近有一家小饭馆,是由他专门提供鱼的,我决定去尝尝味道。”

“那一尝不得了,太好吃了。要说那小饭馆的厨师手艺,实在不咋地,比钢铁流星的水平都差远了,还没有钢铁的创意,居然想到用鱼肉裹着芒果炸,更别提跟冷月和米格两位美女比了。”菜头哥说着,又吃了一口干锅鱼。钢铁流星爷爷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很不满菜头哥对他厨艺的评价。

“厨艺不如人就认了,干嘛要生气。”菜头哥说,“那小饭馆的鱼也就是清水煮煮就算鱼汤了,油锅里翻翻就算是煎了,连基本的去腥都没有,调料也不多,反正没啥盐味。但那鱼就是好吃,特别鲜,还不腥。我就问老板怎么做的鱼。老板说,不是怎么做,是这鱼它就是好,怎么都好吃。运到这来卖的,还不是最新鲜的,刚从水里捞起来马上就吃,那才是真正的好。”

“那老板和我投缘,我们聊了一整天,后来他告诉我得去WT45e才能找到这鱼,就是有点远。如果想要坐免费的政府摆渡舰过去,还得等一星期。为了美食,我也就等了。而且那一个星期,我几乎每顿饭都在那小饭馆吃,根本忘不了那味道,就像抽大麻上瘾了一样。”

“等到了WT45e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这就是一颗水球啊。星球表面一点陆地都看不到,全是水,大气湿度都是100%的。我开着小菜头直接冲到水里,几乎都是几千米的深度。海底是冰块,但是海水结冰不是因为温度太低,而是因为压力太大。这星球的水温基本上就维持在十五度左右,就是最适合生命生存的温度。这就不需要我解释了。”

“那海里的鱼才是千奇百怪,什么形状的都有。比鲸鱼还要更大的,长相更奇特的,会发光的,透明的,脑袋长在肚子上,什么你们想象得到的,想象不到的,通通都有。我一个人在那飞了两天,每天就吃新鲜的鱼,捞起来直接吃,不用烹煮也不需要酱料,一样很好吃。第三天,我遇到一伙人,专门捕捞鱼的,他们有巨大的航母,不是用于海战的航母,用来停靠飞船的。航母上有鱼品加工厂。我赶紧把飞船停靠上去,跟着他们一起捕捞,跟着他们一起吃。我在那星球上呆了整整一个月,一点都不觉得腻,那一个月可以说是非常愉快的一段时间,能排进菜头愉快榜前三。”

“你就吹吧,我们谁也没去过,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儒生还是很质疑菜头哥。

“那鱼有多好吃,我不感兴趣,但是我对那星球很感兴趣。你能把那星球的位置告诉我吗?有机会的话,我想去看看。”蓝山姐姐一听说那星球,眼睛都放光了。

菜头哥马上给蓝山姐姐写了满满一页纸,从哪颗星球转乘,哪个渡口等摆渡舰,写得清清楚楚的,写完了还不忘摇动着手里的纸问蓝山姐姐:“我能用这信息换一条蛇吗?我要毒蛇,最毒的毒蛇。”

小暇姐一把把菜头哥的纸抢了过去,说:“我拿到了,蓝山姐姐别给他蛇。”

菜头哥根本不理会小暇姐,还是一个劲地说求蓝山姐姐给他一条蛇。蓝山姐姐当然是不会给他的,赶紧转移了话题。

大家一边喝着小酒,聊着天,把这一大条鱼吃得精光。到最后,大家都有了些醉意,抱在一起口齿不清地飙歌,唱歌唱累了,便横七竖八地倒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睡了。

舞风刀爷爷一开始就没怎么参与大家的狂欢,匆匆扒了几口饭就抱着电脑忙起来。到了这会儿,大家都喝倒了,他好像也忙完了,夹着电脑打算往外走。我跟上去问:“爷爷要去哪里?”

“红晶装完了,我得去把剩下的事情处理一下,你就在这等着,别乱走,我自己去就行。”

我看了一眼还放在角落里的两个箱子,和爷爷说道:“爷爷,你也带上我吧。大家都睡了,我自己在这也无聊。”

爷爷看了一眼起居室,勉强地点点头,然后转头进了适应实验室。我赶紧提着箱子,跟了过去。

“小小菜,你这提的什么?”

“蓝山姐姐给我的,我顺便送到仓禹上去。”

爷爷走得很急,我跟在后面一路小跑,跑得气喘吁吁的也跟不上爷爷的速度。爷爷让我不要着急,他先过去看看。等我到达仓禹的时候,爷爷正在仓库里收拾散落得到处都是的红晶。这里竟然堆了满满一仓库的红晶。我赶紧也帮忙一起收拾。

爷爷把红晶尽量地往仓库两边堆放,中间留出来过道。红晶收拾妥当以后,爷爷开始着手把运输舰送回去,留下了几艘巡逻小飞机,拆除原来的定位模块后,把系统破解,把原来政府军的设置全部都改了,重新接入钢铁流星爷爷搭建的环境。,最后,爷爷准备把上传到控制中心的文件删除掉和把所有操作痕迹清除掉。

“爷爷,要不,你给我也搞艘小战舰呗。”

爷爷看着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最后点点头。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一艘小型战舰降落到在仓库里。爷爷领着我钻进去,当着我的面一步一步地把小战舰的设置改掉,还给我解释他的每一步操作,然后把我的声音录了进去,告诉我以后我可以通过语音去控制飞船,还带着我试飞了一遍,给我讲了一遍控制台的每个按钮的功能,又让我自己驾驶着战舰在海面上飞飞看。

虽然这些天跟着格姨和舅舅到处跑,看他们驾驶飞船好像很轻松的样子,我也觉得自己能操作得了,不过真正亲自操作的时候才发现不是这么简单的,我手忙脚乱的好几回都差点就栽海里去了。爷爷带着我在海面上飞了三四圈,才领着我把飞船停到仓禹的仓库里。

“爷爷,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把仓禹送回去山坳里,以防万一。子会的仓库里肯定也是一片狼藉,还要清扫一下。事情挺多的,你要来吗?”

“嗯!”我很坚定地点点头,说,“而且我要自己驾驶着战舰飞到山坳去!”

“可以,不过你不能飞太快了,我会飞得慢一点,你得一直跟着我。”爷爷叮嘱道,“你给你的战舰取个名字吧。”

我不知道要怎么给战舰取名字。爷爷见我拿不定主意,说:“你叫小小菜,要不,它就叫做小菜鸟吧。”

我觉得挺好,于是对着控制台说:“你好,我叫做小小菜,以后你就叫做小菜鸟了。”

战舰的屏幕上出现一行字:战舰命名为小菜鸟!确认还是放弃?

“确认!”我说。屏幕闪了一下绿色,然后回到主操作界面,左下角多了三个字“小菜鸟”。哈哈,太棒了,我有自己的战舰了!

“好了,我要关舱门,然后到驾驶舱去了。你到外面等着我。”爷爷说着,离开了小菜鸟。我小心翼翼地驾驶小菜鸟滑行到仓禹外面,跟随着爷爷,来到东边山坳。

天快亮的时候,我们才终于把子会也打扫好了。我把战舰和两箱毒蛋白都放到了子会的仓库里,然后跟着爷爷往研究所走。

“为什么不敢让你格姨知道?”爷爷问我。原来爷爷早就看出来了,我不敢让格姨知道小菜鸟,也不打算让格姨知道毒蛋白。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爷爷,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脑子里很乱。

“蓝山和你说了什么,那两个箱子里装着什么?”

“爷爷,你可以帮我保守秘密吗?我以后会告诉格姨的,不过现在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做,心里有点乱。”

“也要瞒着你月姨吗?你的战舰还在子会的仓库里。”

“月姨会很快就发现小菜鸟吗?”我抬头问爷爷。

“我不说的话,应该也没那么快发现吧,不过肯定瞒不了多久的。”

“那就先别说好吗?我不会闯祸的,我以后不会再淘气了。”

“那可是战舰,你要是敢乱来,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爷爷说,“我可以帮你瞒一段时间,不过你要答应我,在我觉得你已经能够驾驭小菜鸟之前,你不许自己一个人开飞船离开我的视线。”

“好!”我点头,和爷爷击拳。

我们回到研究所的时候,格姨和月姨已经给大家做好了早饭。看到我和爷爷一脸疲惫地回来,也猜到我们通宵收拾红晶了,便招呼我们赶紧吃早饭,休息。

等夜晚再次来临时,我们就要离开LS335a。蓝山姐姐始终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走,要留守在这颗星球上,菜头哥也要继续他的旅程。短暂的相聚后,我们很快又要分离了。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