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离别

我和舞风刀爷爷一觉醒来便已经接近黄昏了。晚饭早已经准备好,因为马上就要出发了,所以大家都没有喝酒。

“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走?走六号隧道的话,你们应该可以很快到达MQ15169c。”蓝山姐姐说。

“我们打算走七号隧道。菜头说走七号隧道很快就能到HG87d,壶公在那里。”月姨说,“我要去跟他要个像米格姐姐那样的时空曲率检测仪。”

“公公怎么可能还有那种东西,这几年被政府追赶得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要不是今夕何夕在HG87d还有些威望,公公可能还在逃亡呢。”小暇姐说,“不过,我看今夕何夕现在处境也不乐观。你们要是去了HG87d的话,把他们俩都带走吧。我总担心他们会出事。”

“小暇姐,你也去过HG87d?”我问。

“小暇和菜头一样,整天到处跑的。”小路姐姐给大家端来饮料,顺便接了话,“虽然小暇在我们这里也住了两年了,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又要跑去找小帅哥了。”

“我以后都不走了,赖在这里住你们的,吃你们的。”小暇姐一把抱住蓝山姐姐,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蓝山姐姐。

“那简直太好了,我多希望能多来几个人陪陪我们。”蓝山姐姐说。

“干脆你们也别走了,这里多好呀,吃不尽的山津海味。”小暇姐对我们说道。

“我们也很想留下,不过我们必须走。矿场已经被我们给捣了,不走的话会连累蓝山姐姐的。”格姨说,“而且我们走了以后,你们一定要记住举报我们,否则总部来人了,还会找你们麻烦。”

“你们把矿场给捣了?我说呢,这两天矿场静悄悄的。”小暇姐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也真是够后知后觉的了,居然没发现矿场被我们毁了。”不爱说话的yesky居然插话了。

“你们都干嘛了?”小暇姐问。

月姨便把爷爷们怎么偷飞船、劫持通信网络和入侵矿场控制中心的事都给小暇姐说了一遍,又把格姨用量子炮把骨头猫军队一举歼灭的过程也给小暇姐说了。

“量子炮是什么?”小暇姐问。小暇姐不是军人,对武器一点都不了解。其实我也不懂,不过一直没敢问。

“量子炮其实是个误传的名字,它的本名是粒子熔融解离炮,名字太长了,所以我们都叫它量子炮。”格姨给小暇姐解释,“仓禹,就是我的深空驱逐舰,载着巨大的粒子对撞机,高能粒子流对撞产生的巨大能量再经过放大,利用尖端放电能够产生强磁场的原理再次把能级差拉大。能量密度经过多次压缩后,强大到能够瞬间撕碎粒子之间的作用力,可以把任何物质撕裂到量子级别。”

原来仓禹上的那两个巨大的滚轮竟然是粒子对撞机。说起来我也已经两度见识了量子炮的威力了。之前一直嫌弃那个绿色小精灵膨胀得太慢,想不到产生过程这样复杂,难怪速度慢。不过这小精灵战斗力还真不错,可以吞噬高能粒子,还可以把物质解离到量子级别,而且看起来还有连锁效应,效果持续的时间也不短。

“那这么说,骨头猫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了?”小暇姐一脸惊恐又带有几分庆幸地说,“那个女人一直看我们不顺眼,老是找着机会来给我们找茬,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事情还没结束呢。矿场驻军全军覆没,政府军一定会追究的。蓝山姐姐你一定要记住主动举报我们才是。”格姨很担心蓝山姐姐。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不会有事的。”蓝山姐姐很冷静地说。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天色不知不觉间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窗外升起星星点点的小亮光,是在我们刚降落这颗星球时,每天晚上陪伴着我们的荧光虫。在即将离别的时候又一次看到它们,让我感觉很亲切而且有安全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它们。

格姨、月姨和蓝山姐姐、小路姐姐、小暇姐分别拥抱,依依惜别。临出门了,蓝山姐姐走过来抱紧我,却一句话也不说,不过我还是发现了她眼眶里的泪花。她很努力地不想让我们发现,所以我假装没看见。

小暇姐把壶公和今夕何夕的住址、联系方式递给格姨,蓝山姐姐送我们到适应实验室就转身回去了。走出研究所的大门,大家都转身又看了一眼研究所,才借着荧光虫的微弱亮光走向Kwarck。

矿场已经完全熄火了,爷爷把能量壳也解除了。矿场内剩余不多的红晶,很快就会被这颗星球上的红晶食用兽们吞食得一干二净。从此以后,这些红晶食用兽要怎么生存,谁也不知道。不过,骨头猫开采红晶的过程中,红晶也是被严格保护起来的,我想这些巨兽们肯定还有其他食物吧。也许,这也是它们的宿命。

我们乘坐Kwarck回到东边山坳,停靠到仓禹的仓库里。小菜头还在仓禹的捕捞舱里,所以菜头哥、yesky、舅舅和我一起留在仓禹,两位爷爷、月姨和儒生走向子会。

两艘飞船起飞后,在绿洲的上方盘旋了三圈才朝着外太空飞去。

我问格姨,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入夜后才起飞。格姨说,这是为了尽可能避开母星的恒星风和高频辐射。我说,人在夜里容易多愁善感,不适合离别。然后大家便不再说话了。

菜头哥带着我们走到七号隧道附近,才和我们分手。格姨执意要送他一段路,毕竟小菜头不如仓禹飞得快且稳。菜头哥拒绝了格姨的好意,他说这就是他的旅程,缓慢、多变,却非常有乐趣。

我问格姨,爷爷们的空间站怎么办。格姨说空间站还在工作着,会自动监控四号隧道。我们现在解决不了的问题,以后肯定会有办法解决的。原本也有计划要把四号隧道毁掉的,不过既然LS335a上还有生命,尤其还有大家的蓝山姐姐,四号隧道就不能冒然毁掉了,万一引起引力潮汐,这么一颗小星球会被瞬间挤压成碎末。

我趴在舷窗上,看着漆黑神秘,美丽又充满危机的太空发呆。这样宁静而美丽的太空,如果我们不是逃亡,而是像菜头哥那样享受着这一次的旅程,该有多么美妙。

命运,究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还是宇宙上神赋予我们的考验?

我们很快便进入了七号隧道,我们将在这里跨越数千光年的距离,但是依然还在政府军的管辖范围内。接下来的旅程依然危机重重,我们来不得半点疏忽。

“格姨,蓝山姐姐只要主动举报我们就一定会平安吗?”

“蓝山姐姐会平安的。”舅舅说,“米格姐姐,你还记得帕特吗?”

“帕特吗?没啥印象了。”格姨说。

“就是当年老跟在姐姐身边,非得喊你‘姨’的那个小男孩。你那时候特别嫌弃他,一直和他说‘要叫姐姐’,还记得吗?”舅舅说。

“这么说的话,确实有些印象了。他那时老说要做军人,以后也要驾驶深空系的战舰。”格姨说。

“没错,就是他!”舅舅说,“他现在已经是大佐了,连骨头猫见了他都要先行礼,所以骨头猫特别不服气。蓝山姐姐的研究所就是他出面拉来的赞助。这大概也是骨头猫老想要给蓝山姐姐找茬的原因之一吧。”

“这么说的话,我也就放心了。”格姨看起来也是松了一口气,原来格姨也担心着蓝山姐姐,“帕特是个不错的孩子,有他在,蓝山姐姐很安全。”

“米西西正式接管深空驱逐舰,仓禹进入智能自巡航模式。”

说话间,我们已经从隧道里出来了,这一片空域很平静,格姨让仓禹进入自巡航模式。

“我们正好四个人,打打牌如何?”格姨拿出来两副扑克牌。

这是一种很古老的游戏,我们这一代的孩子已经很少玩了,不过舅舅和大饼爷爷比较喜欢,所以我也会跟着舅舅玩一下,从六岁开始和舅舅打对家。我虽然年纪不大,牌龄却不小。

“好久没和姐姐打牌了,来吧。小小菜,我们对家。”舅舅招呼我说,“我们让米格姐姐见识一下我们舅甥俩的默契。”

“别忘了,我和yesky可是都开过Kwarck进过夸克星的,要说默契,我们也不会差。”格姨把扑克牌抽出来,熟练地洗起牌。

“要说行军打仗闯虎穴,你和yesky有默契我不敢怀疑,这打牌嘛,默契是靠时间堆积出来的。我很难相信你们能有什么默契。”舅舅拉过来小凳子,选了风水宝座。我只能坐在他对面。

yesky依然很沉默,静静地坐在剩下的位置上,全程一句话也不说。

一开始,我们确实意气风发,连升五级,正得意的时候,被格姨一招海底捞月,把祖坟都给掀了起来。然后,我们就一蹶不振,眼睁睁地看着格姨和yesky直冲云霄。舅舅把手里的扑克牌往桌上一扔,抱头怒吼。

一抹深红从窗外透射进来,落在舅舅身上,很有江河日下,壮士报国无门的悲壮。而这一幕,正好被yesky用相机以剪影的手法记录了下来。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