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被潮汐锁定的HG87d

我慢慢地整理着扑克牌,正准备再开第二局。

这时,月姨出现在大屏幕上,说:“米格姐姐,你们在做什么?我们已经被HG87地引力捕捉到,要准备降落了。”

“要降落了吗?”格姨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这么快就到了吗?”

“你没发现外面红彤彤的一片吗?”月姨说,“HG87是一颗红矮星,辐射只有太阳的百分之五,金发带非常靠近HG87,而且很狭窄。金发带上有四颗行星,全部被潮汐锁定,我们要登陆的是距离HG87第二近的HG87d。”

我丢下手中的扑克牌,往舷窗跑去。

“等一下,小小菜!”格姨把我喊住。我赶紧停了下来,回头看格姨,不知道格姨要什么吩咐。然而她并没有说什么,却见舷窗慢慢地变成了红褐色。“现在可以了。虽然红矮星的辐射不是很强,但是你直接用肉眼去看,一样把你的眼睛亮瞎。”我有时候怀疑格姨懂得读心术。

我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趴到舷窗上看。果然,我们已经非常接近那颗巨大的红色火球,但是我没看到有行星围绕着它旋转。

“我们玩扑克根本没注意外界光线的变化,米西西也没有通知我,我们已经被捕捉到。”格姨说着,开始接收月姨传输过来的数据。

“我在看你们打牌,你让我计算外面还可能剩下什么牌。”米西西对格姨的指责非常不满。

“米格姐姐,你居然让米西西给你算牌,这是作弊!”舅舅非常不服气,“这不能算!姐姐,这局算你们输了。”

“切,说得好像你们打牌不算牌似的,我只是让米西西给我算而已。”格姨还在诡辩,不过舅舅根本不可能买她的账,“好了好了,不就一局游戏嘛。我们要准备降落了。因为距离恒星太近了,我们可能也会被潮汐锁定,到时会有不适感哦。”

“HG87d公转周期是16天,自转周期也是16天,只在晨昏线上有狭长的宜居带,降落的时候要选好位置。”月姨说完,关闭了图像通信,格姨这边接收数据也已经结束了。

“想不到,壶公最后竟然蜗居在条件这样恶劣的星球上。”yesky有些感慨。

“自然条件的恶劣,还能难倒深空系的人?我们有的是办法克服。我在意的反倒是小暇说的,今夕何夕的处境也不乐观。今夕何夕已经是军队里的高级军官了,如果她也不乐观的话,说明是军队要对付他们了,希望我们赶得上才好。”格姨说。

因为受到HG87引力的牵扯,我们很快进入到它的内层轨道,距离金发带已经不远了。我们现在几乎正对着这颗巨大的红矮星飞行,好在仓禹的滤光效果很好,我们现在就算直视HG87也不觉得刺眼,不过还是会觉得眼睛非常不舒服。根据月姨传过来的数据计算,我们现在和HG87d正好处在这颗红矮星的两边。格姨打算沿着HG87d的公转轨道从后面追上它,然后想办法降落,这样比较安全,而且节省燃料。

格姨取消了米西西的自巡航模式,驾驶着仓禹,沿着HG87d公转轨道的切线方向行驶。虽然红矮星密度比较小,不过太靠近的话,引力依然很大,尤其我们要进入到被潮汐锁定的区域,整个过程中,我们很有可能会遭遇强烈的时空震动。

从时空曲率检测仪上的成像也可以看出来,这附近的时空起伏落差很大。如果沿着这样的褶皱前进,我们会颠簸得很厉害,如果加足了动力穿透过去,燃料损耗又会非常大。格姨让仓禹进入时空波谷处,低能耗地围绕着红矮星旋转着,打算就这样一环一环地向中心靠近。

“姐姐,我们能不能爬到波峰上直接跳到内环去?”舅舅说。

“不可以,波幅太大,半波长太短,运气好的话从波峰落到波谷,我们被挤压一下,以仓禹的强度,估计散不了架,我们晕几天起来继续走,要是正好落在波峰上,因为惯性,我们可能会直接冲向红矮星。而且别忘了,里面还有一颗HG87b,它的公转周期只有七天,我们有可能会撞上它。”格姨说,“这样看起来比较耗时间,不过是最安全也是最节省燃料的办法。别以为一仓库的红晶很多,我们只靠这些红晶,不一定能走到MQ15169c。”

子会也进入到了我们的轨道。很明显,月姨也选择了同样的办法靠近HG87d。不过月姨并没有时空曲率检测仪,我不得不佩服她的驾驶技术和经验。

我们转了两天后,才终于找到一个波峰比较小的地方,格姨马上加速冲到内环去,月姨也跟了上来。我们就这样一环一环地往里走,每进入一个波谷位置,就顺着轨道走一段。花费了七天的时间,我们才进入到HG87d的轨道。

进入HG87d轨道后,时空环境变得平缓了一些。HG87d的质量是地球的八倍,直径是地球的两倍,密度和地球相当,所以重力加速度也相当。也正是因为它体积比较大,把附近时空撑开了,所以在轨道附近的时空环境变得平缓。我们沿着HG87d公转的方向,加速追赶HG87d。越来越靠近HG87d,时空再次变得不平坦,因为HG87d运行比较快,在时空上带出来涟漪。冲过最后的一片涟漪,我们终于被HG87d的引力捕获,进入到它的大气层。

HG87d的气流速度非常快,可以看得出来大气在暗面沉降,亮面几乎看不见有云,就像是暗面中心处有吞噬大气的怪兽在不断吸食大气,非常壮观。

“舅舅,为什么这颗星球的大气流动会这么奇怪?”

“因为这个颗星球被母星的潮汐锁定了,自转周期和公转周期一样,所以导致它有一面永远朝向母星,一面永远背向母星。朝向母星的一面温度非常高,气体上升和膨胀,流向暗面;而背向母星的一面温度则非常低,,气体下降和收缩,所以就形成了这样的气流现象。”舅舅解释道,“暗面的中心附近会常年吹着寒极下降风,经常会有风暴。而且这颗星球上的风总是从暗面吹向亮面。”

格姨把飞船驶向晨昏线,寻找降落的地点。透过云层往下看,这里果然有植被,相比暗面白茫茫的冰层和亮面光秃秃的岩石,这一条狭长的绿色带特别醒目。

慢慢地靠近地面,可以看到暗面高耸的冰山,而亮面则是红褐色的砾漠。冰山下面是一片海洋,海洋和砾漠之间是狭长的绿色带,而且这个绿色带上还真的有建筑和人类活动的痕迹。

这里最大的一座城市外有一座很高的山峰。我们把飞船停在山阳面的雪线附近,这里人迹罕至,不易被发现,也不至于太不方便。

我们在山上休息了几天。格姨、舅舅和月姨便出发去找壶公了,让我们在山上等他们消息。

这颗星球因为被潮汐锁定,没有昼夜变化,也没有四时变化,景观也常年不变。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应该挺无聊的。不论什么时候,母星HG87都处在亮面一方,几乎占去四分之一个天空,就像一个巨大的落日,在地平线处探着半颗脑袋窥视我们。HG87d的自转很慢,行星磁场比较弱,不过好在母星的辐射也很弱,几乎没有高频射线。

在HG87d上的这几天,都是靠着闹钟提醒睡觉和吃饭,外面永远是让人压抑的红色,每天清晨还没到来就先迎来了黄昏,只有翻涌的云层在提醒着我们,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风永远都是从暗面吹来,从狭窄的海域带来水汽和清爽。

格姨他们一去就一个星期,我则整天无所事事,实在闷得发慌的时候,我就拉着舞风刀爷爷带我驾驶着小菜鸟在附近转转,有时也会到寒极附近去转转,熟悉小菜鸟的性能,学习在恶劣的天气系统下怎么控制飞船。当然,偶尔我也会偷偷自己一个人练习。其实,我觉得自己已经掌握的不错了,但是爷爷就是不说那一句“你已经可以自己操作小菜鸟了”。

又过了三天,月姨忽然回来了,还带回来个我不认识的人。

那天,我也是偷偷出来练习驾驶小菜鸟。我才刚把小菜鸟驶回到到子会的仓库里,月姨就回来了。我从仓库出来的时候正好撞见月姨。我以为月姨会很严肃地质问我为什么会从仓库里出来,谁知道她根本没空搭理我,领着一个和格姨年纪差不多的女人进了子会的驾驶舱。我赶紧也跟了过去。

那女人穿着政府军低级士兵的军装,双眼看起来炯炯有神,和月姨有说有笑,很亲密的样子。我原本以为会是他们反复提到的今夕何夕,但是格姨说过今夕何夕在军队里是高级军官了,她怎么会穿成这样?

“嘿,今夕何夕!”爷爷们和yesky看见跟着月姨一起回来的女人,都很热情地和她打招呼。她果然就是今夕何夕。

“你怎么穿成这样?”yesky问。

“我穿着自己的衣服怎么出得来?这衣服我是打晕了看守我的卫兵搞到的。”今夕何夕说,“谁知道出大门的时候还是被卫兵发现了,好在冷月他们就在附近接应我。你们来得太及时了,不过为什么你们会知道来救我?”今夕何夕又开始感谢月姨救了她。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