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格姨失联了

“我们并不知道。米格姐姐觉得壶公这些年过得太苦了,我们这么一走,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来,没办法放着壶公不管呀。而且小暇说你的情况也不乐观,希望我们能把你们一起接走。谁知道我们还是来晚了,你吃了不少苦头吧。”月姨说。

“不晚不晚,时间刚刚好。其实军队早就怀疑我窝藏叔叔了,但是又没掌握什么实证,两年前,忽然假惺惺地说什么要给我升职,增加卫队,这分明就是变相监视我。两个星期前,他们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消息,忽然增加了兵力。然后不到一周,他们还真的找到叔叔了。我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怎么就泄漏了叔叔的去处了。都怪我呀。”今夕何夕说。

“这不能怪你,有心人装无心人,也许他们早就发现壶公了,不过想要找个借口顺便对付你而已。”钢铁流星爷爷分析道。

“我很担心呀,总觉得他们应该是掌握了什么证据了。”几夕何夕说,“你们看我现在穿的这身衣服。”我们便一起凑了过去仔细看,在衣摆处找到一个巫师帽的金线刺绣。

“是大巫师?”月姨说。

“是的。大巫师是这个星系的驻军将领,总部设在HG87g。平时我们和他们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这一次,由大巫师的军队来监视我,我总感觉很不安。”今夕何夕说。

“一直都是大巫师看守你吗,还是最近才换了他的人?”钢铁流星爷爷问。

“两个星期前。”今夕何夕说。大家都想不出来原因。两个星期前,我们还在寻找机会登陆,难道我们那时候已经暴露了吗,还是说,蓝山姐姐把我们报上去以后他们就猜想到,我们会来接壶公?但是他们应该并不能确定壶公就在这里才对。

“对了,格格呢?”舞风刀爷爷问。

“格格和闲云救叔叔去了。冷月是怕我会有危险,一定要送我回来。其实我一个人真的没问题。”今夕何夕转身推着月姨往外走,说,“冷月,你赶紧去帮他们忙。”

“米格姐姐早就已经和我约定好了,我送你回来后,就在这里等候她的指示,她和闲云先去看看壶公什么情况。”月姨说着,打开了监听器,确保不漏掉格姨和舅舅任何消息。

“这个小朋友是谁?”今夕何夕指着我问。

“我已经不小了,我不是小朋友。”我才不喜欢她叫我小朋友,“我是小小菜!”

“你就是小小菜啊,都已经长这么大了。”今夕何夕走过来抱着我仔细看,像是在鉴定古董似的,然后说,“长得挺像你爸爸。上次看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宝宝。”她用手比划了大概一人宽的长度。我就知道她也是来装老资格的,就像格姨那样,明明比我大不了多少,都让我喊她们“姨”。我坐在地上,不打算接她的话。

“当年你爸爸妈妈把你交给我,让我把你带给大饼的时候,我还笑话他们说‘你们太悲观了’。现在回想起来,好在把你送走了。”今夕何夕回忆起往事,“可惜后来大嘴也还是被政府捣毁了,不过能把你保住,也算是万幸。政治斗争是很可怕的,希望这一次,如果我们能逃出去,以后再也不要和他们有什么牵扯了。”

听她这么说,我喊她一声姨倒也不过分,但是怎么看她年纪也没有这么大啊。

“阿姨,我的父母为什么会死?”我说。

“因为政府害怕他们。深空系的战斗力太强了,当时可以说是在整个宇宙中都未逢敌手。就算放在今天,米格的仓禹和冷月的子会依然是战斗力最上乘的战舰。如果弦兵还在,这三艘飞船能再次聚在一起,政府估计会害怕得发抖。这些年,政府不断迫害科学界的人,科技发展不但没有发展,甚至还倒退了,哪有什么能耐对抗深空三剑客。”今夕何夕说,“还有,不要叫我阿姨,叫我姐姐,别把我给叫老了。”

放在之前,有人让我叫哥哥或者姐姐,我可是高兴得不得了的,但是现在她让我叫她姐姐,我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

“那何夕姐姐,你刚才说的弦兵是什么?”她刚才好像说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能和仓禹、子会齐名,凑一起还能让政府军抖三抖的飞船。

何夕姐姐正要说什么,监听器里传来格姨的声音:“今夕何夕,你在吗?”

“我在呢,格格有什么事?”何夕姐姐马上走到月姨身边,对着监听器说。

“你们走了以后,我们一直盯着看守所,这一天时间里,基本上也摸清了里面的情况了,但是现在忽然来了很多军人,我就想知道这是他们正常的例会还是说要有什么事了?”格姨的声音。

“不会不会,有什么例会会到看守所去开。他们一定是知道我逃跑了,所以要对付叔叔了。格格,需不需要帮忙,我能为你们做什么?”何夕姐姐看起来也有些着急了。

“不需要,我已经清楚叔叔的情况了,我和闲云两个人应该就可以,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yesky,我需要你帮个忙。仓禹和子会都是巨型飞船,目标太大了。我们现在就只有Kwarck体积最小,如果能够把大扇叶拆下来,就更好了。你带上今夕何夕,大概两个小时后,在后山接应我们。冷月,你也准备一下,不开战最好,万一开战,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

“我马上准备!”yesky转身出了驾驶室,向仓禹走去。

“我可一点都不怕和政府军开战!子会很久没机会活动下筋骨了,我都怕它的炮管生锈呢。”月姨一定是个主战分子,一听说能动手就兴奋不已,摩拳擦掌。

何夕姐姐也跟着yesky走出驾驶舱,却被月姨喊住了。月姨怕她穿着军装容易引起注意,让她换套衣服再走。何夕姐姐便从过渡适应舱里找出来一套运动服换上,大步跑向仓禹。

一个小时后,yesky果然把Kwarck的大扇叶给卸了下来。Kwarck在雪峰顶上转了两圈,往大海的方向飞了过去。

“根本没必要这么小心的,他们要是发现了,我们就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哪里需要从海里绕过去,浪费燃料。他们要是真的能监测到Kwarck的路线,我们早就被发现了。”月姨看着Kwarck飞行的路线,冷笑了一声说。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到了和格姨约定的时间,我们却并没有收到格姨的消息。我们又等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消息。月姨等不及了,主动联系了yesky,yesky说根本没有看到看守所方向有人向后山走来。看起来,格姨应该是遇到麻烦了,但是她不主动联系我们,我们也不敢冒然联系她,万一暴露了她的位置,反倒会给他们带来危险了。

爷爷找出来一个小雷达,但是也没能搜索到舅舅和格姨的位置,只能看到yesky的位置。格姨和舅舅连雷达都没打开。一时间,大家都忙乱了起来,尝试各种办法找格姨。月姨着急得就要开着子会去找格姨,但是被大家阻止了,毕竟格姨交待过,不让月姨轻易出动。万一我们匆忙出动,坏了格姨的计划就不好了。

我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我不像爷爷那样有能力入侵监控中心,也不像月姨那样,可以徒手放倒三四五六七八个训练有素的军人,我连给他们当跑腿的资格都不够。现在,我也只有替他们着急的份了。不对,我还有事情可做,我有小菜鸟,我可以驾驶着小菜鸟去找格姨。小菜鸟是政府军的小战舰,他们可能没那么快怀疑我。何夕姐姐留下了一套军装,我可能可以蒙混过关。

我趁着大家都忙着,没注意到我,偷偷地把军装拿走,跑到小菜鸟里把衣服套上,然后开着小菜鸟往城市里飞去。

虽然这颗星球整体来说,条件一点都不好,亮面常年低压气旋控制,温度总是维持在六七十摄氏度,上升气流把地面的尘土带到空中,所以空气中都是沙尘;暗面则常年有风暴,干燥寒冷,温度基本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靠从亮面来的气流带来一些热量;但是这条狭长的宜居带上的气候还是很舒适的,风从暗面贴着海面吹来,带来水汽,水汽一边不断升温,一边随着气流上升,水蒸气积聚得比较多了就会有一些降水,温度维持在十到二十度之间,人体感觉非常舒适。

我在城市上方来来回回地转了五六个来回,什么都没有发现。我也没找到Kwarck,这是当然的。Kwarck的大扇叶拆掉了以后,和菜头哥的小菜头看起来就是一样的,圆球状的小飞行器。他们现在应该在不知道哪座小山上隐藏起来了,等待着接应格姨,如果我都能发现它,那政府军肯定早就发现他们了。

没错,我应该重点找靠近山的地方。因为格姨说了在后山接应,所以关着壶公的地方应该靠近山地。而且格姨和舅舅没开飞船,是走着去找壶公的,说明壶公的家应该就在这座城市里。而且从格姨说的情况看来,月姨护送何夕姐姐回到子会,用时应该差不多就是一天。我们的飞船停在雪线附近,大概五千米高,考虑到月姨和何夕姐姐都是军人,爬这段山路应该也要花掉半天时间吧。这座城市是这颗星球上最大的城市,但是和其他更宜居的星球比,这城市的规模明显不算大。月姨和何夕姐姐,半天的时间,说不定已经横穿整座城市了。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