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小小菜被挟持

我抬头一看,城市的那头确实分布着三个小土坡,格姨他们会不会在那边?我加速朝着城市的另一头飞去,心里有强烈的预感,我的猜想是对的。关押重要人物的场所要离开城市一段距离,但是又不能离得太远,为了方便生活物资的运输。

刚下过雨的缘故,空气特别干净,让人感觉心旷神怡。母星的轮廓看起来清晰了些,光线也耀眼了。看着地面上的树,在公园里休闲散步的人们,我也感受到了久违的放松,竟然有些沉醉,完全忘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并不乐观。

“前面的护卫舰,从哪里来的?”小菜鸟的无线电通信器里忽然传出来声音。

我被吓了一跳,赶紧扭头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来了一支小型舰队,十艘拦截舰。我被包围了。我对着通信器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问你话呢!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没有事先通报就起飞?”通信器里再次传来声音。

“我,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是新兵,不知道起飞要通报。”我硬着头皮胡说一通。

“新兵,你队长没告诉起飞要通报?你队长是谁,你叫什么名字?”对方好像很生气。

“我,我,我,我叫……”我不敢说自己叫做小小菜,虽然我不确定他们会不会知道我,但是一旦上报,就一定会知道了吧,但是我也不能不回答。我紧张得不断用余光扫视外面,看他们是不是要攻击我。巨大的母星红着脸俯视整颗星球,就像是在嘲笑我自作聪明。我忽然想到,我可以告诉他们个假名字:“我叫做夕晴,是驻守LS335a矿场的新兵。”我这么不算有问题吧,最少小菜鸟确实是从矿场里偷出来的,他们如果执意要验查,最少小菜鸟能经得起他们查,至于我,走一步算一步吧。

“驻守矿场的为什么会在这里?”对方很明显对我的说辞非常怀疑。

“上个月我轮休,再回来的时候,接到骨头猫军官的急报,说是矿场遇袭,让我暂时不要回去,到附近驻军里去请求增援。”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下编。我想不同编制的士兵和军官应该不可能非常了解其他编队的人员和军官行事风格吧。我现在被一个小型舰队包围着,横竖是个死,不如能死撑一会儿是一会儿了。

“矿场遇袭是两个星期前的事情,你只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从LS335a来到这里,就靠你现在驾驶的这艘护卫舰吗?”对方还是很生气,音调也高了起来。

“是的!”我装作很自信地回答,也算是给自己壮壮胆。

“你知道LS335a距离这里有多远吗?”换了一个人说话,这个人说话的语气平缓了很多,但是还是听得出来嘲讽的味道。

“有多远?我不知道。”完了,我说漏嘴了,我们是从小西高速公路过来,这一次好像穿越了数千光年,正常来说,我们根本不可能从LS335a来到这里的。我一定不能透露隧道入口位置的,但是他们肯定会想知道隧道入口在哪里。

“四千光年!你知道四千光年是多远吗?”最早质问我的那个人的声音,他大概也是脾气比较暴躁的类型,从一开始就没有好好地说过话,都是喊话。

这可怎么办,小菜鸟连接近光速飞行都做不到,这谎圆不下去了呀。他们肯定比我更清楚小菜鸟的性能,所以肯定已经发现我在胡说八道了吧。

通信器里传出来几个人小声议论的“悉悉嗦嗦”,但是听不清他们都说了啥。然后,通信器里再次传来第二个人的声音:“这样吧,既然你是从矿场来的,那正好跟着我们走吧。偷袭矿场的犯人已经来到这里了,你跟着我们一起去抓捕他们,也好为你们骨头猫军官报仇。我们刚才讨论了一下,觉得你很有可能糊里糊涂地穿越了时空。等抓住了偷袭矿场的犯人,你带我们走一趟,找到你穿越时空的地方。”

原来他们在打小西高速公路的主意。我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巴,不能再乱说话了。我如果跟着他们走,可能可以找到格姨。我不能怯,一露怯他们就会马上击落我。我慢慢地退到舰队最后,打算一找到机会就逃走,但是这附近没有什么可隐藏的地方。

我检查了一下小菜鸟的配备,六枚导弹都还在,但是爷爷还没教过我怎么发射导弹,而且他们有十艘飞船,我这六枚导弹也不够用。飞船底部还有两个老式的机枪管,带着上百发子弹,这很出乎我意料。舅舅说过,矿场的配备就不是为了作战,只是防止红晶食用兽来偷红晶的,所以配备机枪也是正常的。但是老机枪怎么打得了空战,白搭!

我跟着他们一直来到小土坡前,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五艘侦察舰。通信器又传来声音:“侦察舰和一到五号拦截舰负责在空中排查;其他,还有从矿场来的夕晴,你们把飞船停靠到三号停靠点,然后带上步枪,负责地面排查。”

我一听,这安排明显很不合理。虽然他们可能不认识格姨和舅舅,不过我们偷袭矿场以后,是什么样的战斗力,他们应该心里有数,安排我们这么六个人上山找格姨和舅舅?不对,他们肯定发现我是假冒的了,是要挟持我,把格姨他们引出来的。但是我现在没办法走,我不听指挥的话,他们一定会马上把我击落的。

我跟着大家把飞船停靠到停靠点,偷瞄了一下,他们果然穿着和我一样的军装,也就是说他们也是大巫师军队的。我把小菜鸟的声控系统打开,所有武器都设置为系统自动操作。小菜鸟的智能系统肯定比我靠谱多了,毕竟我还不会发射导弹。我还给自己拍了一张全身照,然后把头部擦掉,把这样装束的人设定为攻击对象。

我们六个人列队完毕,队长看了我一眼,嘴角微微上扬,轻蔑地笑了一声。是的,这套军装穿在我身上松松垮垮的,一点也不合体,相比其他的几名军人,我显得很另类。他没有戳破我,肯定想利用我。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也继续装是了,总比他们现在就把我崩了的好。

队长开始给大家发步枪。到我的时候,队长说枪发完了,因为我是忽然加进来的,队里没有多余的配枪,然后,他就转身上了拦截舰。这队长也太不敬业了。麻烦你们演戏的时候把戏份交足了好不好,大家都有枪就我没有,不就是明确告诉我,我已经被挟持了吗?好吧,就算是这样我也只能硬挺下去了,从被他们发现开始,我就已经被挟持了。

我跟着他们往山上走去。他们都很警惕着周边环境,却不怎么在意我。

“可不可以告诉我,我们要找什么?”我问离我最近的一个名士兵。他看了我一眼,没回答,继续往前走。我也只好跟着他们慢慢地往山里走去。天空上,五艘拦截舰和五艘侦察舰来来回回地搜索。

小土坡上的树茂密而粗壮,最粗的树干得三个人手牵手才能合抱得过来。看起来,这颗星球应该是有本土生命的,而且演化年代也很久远了,但是我们降落这些天以来,并没有看到特殊的物种,都是我们熟悉的植物,几乎没有看到野生动物。难道说这些书都是政府军占领这里以后才种的吗?这样的话,他们占领这里应该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也许不比YSK540s晚得了多少,但是我们一路走来,经过两次小西跳才来到这里,难道我们又跳回到YSK540s附近了吗?

前方不远处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像是有人近身搏斗。大家马上摆出作战的姿势。再仔细听,又什么都听不见了。大家又稍稍放松了一些,继续往前走。

我转身看了一下三号停靠点,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继续往前走的话,小菜鸟可能就捕捉不到我的声音了。天上还有侦察舰在来回巡逻,五名军人围着我,没有神仙打救,估计我是怎么都逃不了了。

“哥哥,我想方便一下。”我假装憋得不行了,马上就要尿裤子的样子。

“憋不住就尿裤子吧,执行任务呢!”一个士兵非常不满地说。

“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方便一下。”我大喊着,拼命往回跑。才跑几步,两根枪管对准了我的额头。

“回去!”其中一个人说,他目无表情,声音冰冷,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你以为你这么跑了就能活命吗?天上是什么,看见了吗?”

我顺着他说的抬头看向天空,忽然大喊道:“小菜鸟,救我!”管不了这么多了,再继续走,小菜鸟就听不见我喊它了。

我这么一喊,五个士兵一下就戒备起来了,背靠着我围了一圈,把我堵在里面。他们大概以为小菜鸟是个人。几分钟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小菜鸟并没有来。他们也稍微放松了一些。刚才那人转过身来,用枪指着我说:“不要再玩花样,我们随时都可以毙了你!”

“要不你们就干脆地来一枪吧。我不走了,走这么久,累了,走不动了。”我坐在地上耍起赖来。他们肯定是想把我当诱饵,引格姨和舅舅出来,所以应该不会轻易杀我。从他们的行为来看,格姨他们就躲在这小土坡里,但是我没发现Kwarck,这里应该不是他们约定的那座“后山”。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