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绝地反击

空中传来一阵轰鸣,五个士兵也被这轰鸣声吓了一跳,纷纷朝天空看去。小菜鸟终于来了。我快速地把军装脱了下来,往旁边一跳,抱着头蜷缩起来。那几个军人不知道我这么做是啥用意,还以为我会掏出什么武器来,都用枪指着我,结果发现我只是脱了衣服而已。

这时,小菜鸟瞄准了他们“突突突”地开了几枪,枪枪中要害。他们都没来得及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倒下了。

本来已经飞到另一个山头的拦截舰发现了小菜鸟,马上飞了回来,对着小菜鸟一阵扫射。大概是因为太靠近城市了,他们没有使用大杀伤力武器。虽然小菜鸟是老式的飞船了,但这样普通的攻击还是伤不着它。他们当然也知道,而且我也注意到了,他们一直攻击窗户,应该是想攻击驾驶员,但是现在小菜鸟是自动航行的,并没有驾驶员。

“小菜鸟,反击,用导弹!”我大声喊,但是现在天空中一片混乱,小菜鸟大概没办法在噪声中把我的声音过滤出来,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这可坏了,我没办法控制小菜鸟了。我也不担心别的,就是蓝山姐姐给我的两箱毒蛋白还在那上面,万一被炮弹打碎了怎么办。我要赶紧找到格姨和舅舅,他们应该有小雷达,舞风刀爷爷肯定有办法控制小菜鸟。

我把那几个已经倒下的士兵的步枪都掰扯了出来,背在身上,继续往小土坡深处走去。接近三十公斤的重量压在身上,我没走多远就开始觉得累得走不动了。

小菜鸟搜索不到可攻击的目标,便停止了攻击,只是在躲避拦截舰的攻击。我真后悔,当时应该给这些拦截舰也都拍几张照片,让小菜鸟不要光知道躲。而且我当时穿的是低级士兵的军装,遇到高级军官,小菜鸟也不知道攻击的呀。

才没走几步,便发现前面还有其他士兵。虽然我身上有武器,但是我不会用啊,连基本的瞄准都不会,我只好赶紧找了个草丛藏了起来,一边还在祈祷不要被流弹打中。

拦截舰对小菜鸟一轮攻击以后,发现小菜鸟并不反击,便也停止了攻击。其中两艘拦截舰想把小菜鸟逼停,其他拦截舰继续刚才的搜索行动。

攻击停止后,附近的噪声分贝一下就降下来了。我又大喊了一声:“小菜鸟,降落!”

这一次小菜鸟在噪声里过滤出来我的声音了,快速地作出了反应,就降落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小菜鸟的外壳被打出来很多弹孔,看得我心疼。两艘拦截舰没反应过来,已经飞出去挺远了才折返回来。我赶紧趁着他们还没回来,把两箱毒蛋白拖了出来,拼了命地往树比较多的地方跑。

拦截舰只顾着小菜鸟,没注意到我。驾驶员把拦截舰停在离小菜鸟不远的地方,然后下了飞船,扛着枪慢慢地靠近小菜鸟,把小菜鸟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和指挥中心联系了一下,便留在原地,守着小菜鸟。

我现在也顾不上小菜鸟了,只顾着提着毒蛋白继续往远处跑,但是这里隔一段距离就会有几个士兵,天上还有侦察舰和拦截舰,我也跑不远,只能躲在草丛里。

偏偏天公也不作美,竟然在这个时候刮起来狂风。小树被吹得几乎要折断,草早就贴到了地上了,我藏身的草丛,现在连条小狗都藏不住。我抬头看看四周,到处都有士兵,我是藏也不是,跑也不是呀。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不知道被谁一把拉了过去,在草地上拖行了不短的一段路。我一边护着冷藏箱子,一边还担心枪掉了,都没来得及看清是被谁拖走了。我被拖到一个由三棵树围起来的小空间里。

“小小菜,你怎么会在这里?!”是格姨的声音。虽然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生气,不过我反倒安心了,呆在格姨身边就有安全感。我站起来,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草,这才发现舅舅也在,还有一个年纪稍大的男人,大概就是他们说的壶公了。

“舅舅,格姨!我终于见到你们了。”我把手上的东西一扔就扑过去抱着格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

“你不是来送死的吗?让你在子会里等着我们回去。”格姨很严厉地责骂我,不过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反倒觉得很踏实。

“我们左等右等也没有你们的消息,月姨和爷爷们尝试了各种办法也都联系不上你们,大家都急坏了。你们也没开雷达。”听我这么一说,舅舅赶紧把雷达拿出来,打开了,然后按了一串暗号。

“没我们的消息你也不能这么跑出来。冷月都在干嘛呢,一个小丫头都看不住。”格姨看起来真的生气了,但是我居然不害怕,“这么远的距离,你是怎么跑到这来的?”

“我开着小菜鸟来的。”我很兴奋地说,转身就要指给格姨看,但是手才刚举起来一半,忽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我要怎么给格姨解释小菜鸟呢?

“小菜鸟是什么?”虽然我的手才举起来一半,不过方向确是那个方向了,格姨一看就明白,“你从哪里弄来的飞船?”我只好把从矿场偷出来飞船,和偷偷学驾驶飞船的事告诉了格姨。

“你那个钝刀爷爷也真的是够胡来的!”然后格姨也发现了我带来的这些步枪和冷藏箱子,“这些又是啥?”我又把怎么得到的步枪给格姨说了一遍。

“行啊,小丫头。”格姨拿起两把步枪扔给舅舅,自己也背上两把,剩下一把给了壶公,“每人都拿把枪防身吧。”

“我的呢?”枪分完了,还是没我的份。

“你会用吗?看你多宝贝似的抱着这两个箱子,就这两个箱子你也顾不过来了。”格姨说,“别告诉我这里面是吃的。”

说是吃的好像也可以,蓝山姐姐说了,可以吃,如果消化系统没有溃疡破损的话,否则也会中毒。不过看起来格姨没把这两个箱子当回事,那我也就不着急向她自首了。

“小小菜,你的那艘小菜鸟还能飞吗?”格姨问。

“可以,我叫它飞,它就飞。”我得意地说。

然后格姨和舅舅把我和壶公夹在中间,他们则一前一后互相掩护着,带着我们一路往小菜鸟跑去。守着小菜鸟的那两个士兵才刚发现我们,就已经被舅舅两枪给毙了。守在附近的士兵很快都围了过来,格姨和舅舅掩护我们上了飞船,但是附近还不断有士兵赶过来。

“小小菜,起飞!”格姨刚跳上飞船就命令道。我看了一眼还在飞船外掩护我们的舅舅,不敢起飞。

“赶紧起飞!”格姨再次命令,我只好喊了一声“起飞”,小菜鸟应声飞了起来。

舅舅守在舱门处,打尽了最后一发子弹,纵身一跃,抓住了舱门框内沿,使劲悠了两下,翻身跳上飞船,轻盈地落在了驾驶舱里。我赶紧让开,舅舅坐到副驾驶座椅上。

地面的士兵自然已经没什么办法了,但是空中的三艘拦截舰又飞了过来。我不敢逞强,赶紧关闭声控系统,让格姨接管小菜鸟。格姨很快就摸到了小菜鸟的门道,直接朝拦截舰打了两发导弹,直接命中,爆炸还把第三艘拦截舰也引燃了。

舅舅拿出小雷达,又发出去一串暗号。很快,我们也收到一串回应。

“姐姐,yesky他们可能有点小麻烦。他们被发现了,还被追击。Kwarck没有武器,恐怕撑不了多久。”舅舅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就让冷月来吧。这小飞船管不上啥大用。”格姨拨弄着控制台上的按钮,掉头往回飞去。

“冷月已经在路上了,就怕赶不及。”舅舅不断地摆弄小雷达,手有些颤抖。

“那我们过去看看,在哪里?”格姨问。

“还在后山。”舅舅慢慢靠在椅背上,扣上了安全带。

小菜鸟又掉了个头,往靠近暗面的土坡飞去。我们很快便看到了Kwarck,正被三艘拦截舰追击。格姨又是两发导弹打了过去。他们专心追击Kwarck,完全没发现我们从后头来了,其中两艘拦截舰的驾驶员估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坠落的。另外一艘拦截舰一边追着Kwarck跑,一边一上一下地躲避我们的攻击。不一会儿,四面八方一下子涌出来无数的大小战舰。

我们被包围了!看起来,我们只有弃械投降这么一条出路了。

“冷月又迟到,每次都要闪亮登场吗?”格姨停止了操作,双手抱在胸前,靠在椅背上,语气里有几分无奈却不十分着急。

Kwarck也不再逃走,主动飞到我们旁边,和我们并排跟着军方的舰队慢慢地向前飞着。

“格姨,他们会不会把我们炸掉?”我看着外面庞大的舰队,心中满是恐慌。

“不会,要动手早就动手了。他们应该是想知道小西高速公路的秘密,还想从我们口中得到其他人的去向。不过叔叔可能会有危险,他们最害怕的就是我们掌握了回到过去的技术。怕我们回到他们立国之初,把他们扼杀在摇篮里。”格姨慢悠悠地说。

“爷爷们还知道怎么回到过去?”格姨所说的让我非常惊讶,我以为两位爷爷是工程师,会建高速公路又会玩网络已经很厉害,想不到他们还是科学家,能回到过去。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