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死里逃生

“不是你月姨那边的叔叔,是我这边的叔叔。”格姨脑袋一偏,示意她说的是壶公,“这位是我的叔叔,大家都尊称他为壶公,你可以叫他公公。”

“公公!”我恍然大悟。我怎么忘了呢,在爷爷们的空间站提起壶公的时候,爷爷就说过壶公喜欢琢磨时空涟漪。

才没走多远,小菜鸟忽然往前方打出去两发导弹,然后快速地往下坠落。Kwarck也很有默契地跟着一起往下坠。忽然失重让我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头砸在内壁,生疼。我回过神来后便盯着格姨看,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这样做,都不带打个招呼的。

导弹击中前面的两艘大战舰,但是爆炸并不能对大战舰造成损伤。舰队发现我们要逃,马上齐刷刷地掉头对准我们准备开火。

“别看着我,我什么也没做。你的小菜鸟,你才应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格姨依然靠在座椅上,冷静得有些吓人,失重对她好像一点影响也没有。

不是格姨也不是我,那一定就是爷爷了。我从舷窗往后看,果然看见子会,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子会的炮管里已经开始聚集高能粒子了,而且已经呈现出来蓝绿色了。

那些本来要攻击我们的飞船也发现子会了,转向开始疯狂地攻击子会。格姨趁机接管小菜鸟,掉头加速朝仓禹所在的高山飞去。

我们一离开舰队,子会就释放出了一颗高能粒子炮弹,从舰队中心穿过,落在最大的一艘战舰上。高能粒子炮经过的地方,仅仅高温就引爆了三四艘小型战舰,因为这舰队里的战舰本来就靠得比较近,最后一艘大战舰爆炸产生的碎片有击落了在它周围的几艘战舰。

战舰残骸不断地掉落,砸在地面上,不断引发小型爆炸。地面响起了防空警报,尚未被波及的地面建筑缓缓地沉入地下。更多的战舰从城市的边缘向子会飞去,也有一些朝我们飞来。

见这情况,Kwarck赶紧掉头飞到了子会的仓库里,格姨则驾驶着小菜鸟继续往高山的方向去。

“格姨,我们不到子会里去吗?”我看着向我们飞来的战舰气势汹汹,有些害怕,“小菜鸟已经没有导弹了。”

“现在这情形,难道还等着冷月把舰队灭了,我们再回去带上仓禹慢悠悠地走吗?”格姨也有些紧张了,语速有些快,“大巫师的舰队实力还是挺强的,要是真在这星球上开战了,估计我们和大巫师得和这颗星球同归于尽了。”

说话间,三枚导弹向我们飞了过来,格姨驾驶着小菜鸟左闪右避。刚躲过这三枚导弹,另外三枚导弹又来了。我被颠得东倒西歪,胃里翻江倒海。公公靠着角落坐着,脚上蹬着驾驶舱内壁,双手紧紧地抓着扶手,依然被晃得很厉害。舅舅躺在座椅上像是睡着了,全靠安全带勒着才没从座椅上掉下来,但是姿势非常别扭。

格姨又躲过了两枚导弹,抛开后面追捕的战舰有一些距离了,小菜鸟终于飞得平稳了些。

“小小菜,把你舅舅扶好。”格姨说,然后把外套脱下来扔给我,“把衣服撕开,先给你舅舅简单地包扎一下。”

我接过衣服,爬起来,副驾驶的座椅早已被血湿透。我赶紧扶舅舅在座椅上躺舒服。他前面一点血都没有,那就是后背受伤。我把安全带解开,却怎么都扶不起来舅舅。公公走过来帮我的忙,把舅舅扶起来,我才看到舅舅后背的伤——肩胛骨上有枪伤,应该是刚才翻身上来的时候被击中了,但是舅舅居然一直没说,还让格姨回头帮yesky。

舅舅的伤口还在往外淌血,我第一次看见这情形,感觉有些头晕手软,手脚并用还用上牙齿都没把格姨的外套撕开。公公看着有些着急,让我扶着舅舅,他一下就把衣服撕开了,然后把布条系在一起,从舅舅两遍的肩上腋下来回缠了两圈,再系上。整个过程舅舅都没有醒,一直沉睡,但是从座椅上的血量来看,舅舅还不至于出血过多昏迷。

格姨驾驶着小菜鸟直接飞回到仓禹附近。我们以为摆脱了追捕的战舰了,谁知道他们比我们更早到了。仓禹旁边挺着五艘战舰,有二十来个军人正围着仓禹不知在讨论着什么。

“小小菜,小菜鸟是不是可以自动巡航,自动攻击目标?”格姨驾驶着小菜鸟在空中徘徊,远远地观察着仓禹附近的环境。

“是的,只要把目标的特征放到攻击对象列表里就行。”我给格姨解释了一下,“但是现在小菜鸟已经没有导弹了,他们有五艘战舰呢。”

“没事,只要用小菜鸟把他们引开就行。”格姨把正在观察仓禹的军人全部设定为攻击目标,攻击时间设定为五分钟,五分钟后朝子会飞去。所有都设定好了以后,格姨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降落。

格姨和公公扶着舅舅出了驾驶舱。我把小菜鸟切换到语音控制模式,然后提着冷藏箱子跳出驾驶舱,对小菜鸟说:“小菜鸟,看你表演了!小菜鸟启动,攻击。”小菜鸟应声启动,朝着仓禹飞了过去。

很快,山上传来机枪的声音。我赶紧大步追上格姨,躲到离仓禹不远的大岩石背后。这些军人忽然受到小菜鸟的攻击,措手不及,马上躲到战舰后面找掩护。小菜鸟围绕着仓禹一圈一圈地飞,一发现目标就开枪。五分钟后,小菜鸟忽然停止了攻击,掉头往城市里飞去。

军人们纷纷从飞船后面走出来,也顾不上管被击倒的战友了,钻进战舰里,开着战舰追赶小菜鸟而去。我也赶紧从大岩石后爬出来,准备往仓禹跑去。格姨一把拉住了我,说:“等一下,我先去看看。”我又躲回到大岩石后面,公公扶着舅舅靠在大岩石上,舅舅还在沉睡。

格姨离开了不到两分钟,后面传来步枪的声音,然后便看到格姨匆匆忙忙跑了回来。我从岩石后面偷偷探出去往外看,五个军人正扛着枪,慢慢地向我们走来。这可不好,我们已经没有武器,在这样的情形地下,格姨不可能一个人冲出去,前面对抗他们五个人。

我赶紧躲回到大岩石后面,眼光落在冷藏箱上。没错,我们还有暗器。我把冷藏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一盒冰针递给格姨,里面还有两个手套,我也一并给了格姨。

格姨一看到冰针就明白了,瞟了我一眼说:“小小菜,你太不乖了,我揍你屁股信不信!”说完,格姨带上手套,把盒子打开,右手的三根手指往针尖上轻轻一压,冰针屁股便翘了起来,然后手往后一划,便把三根针夹在指缝间。

格姨左手把盖子带上,探头往岩石后面看了一眼,然后起身往岩石外面一跃,左手前臂撑在地上,身子顺势蜷起来,像皮球一样滚到另一块岩石的后面。岩石外霎时响起一片枪声,枪声很快变得零落,然后停了下来。格姨深吸了一口气,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岩石后面,再次夹起三根冰针。这回格姨没有在往外跳了,直接就从岩石后面把冰针甩了出去。

说实话,我没看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情形,刚才格姨跳出去的时候,冰针应该是甩出去了。蓝山姐姐的这种毒蛋白,我在花雨阁是见识过的,被击中的话,一两分钟内人就会死去。刚才枪声变得零落,应该就是有人被杀死了。

格姨等了两分钟,再一次探头往外看,然后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出来吧,安全了。”格姨在外面喊道。

我赶紧帮公公把舅舅扶起来,公公用背支着舅舅,拖着舅舅往岩石外走去。我赶紧把冷藏箱子送到格姨手上,然后回来帮忙把舅舅扶到仓禹上去。格姨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被冰针击中的五位军人,确认他们已经断了气,也赶了上来。

格姨把毒蛋白放到冰箱里,然后提着药箱过来。公公就在驾驶室里给舅舅把子弹头取了出来,再给舅舅敷上药。我则只能帮忙搞搞清洁。一切都处理妥当后,格姨开着仓禹,直接往太空外开去。

“格姨,我的小菜鸟呢?”我看格姨完全没有要回去帮忙对付那个舰队的意思。

“大概已经被击落了吧。”格姨轻描淡写地说。其实我也想到了,被五艘战舰追击,小菜鸟根本不可能逃掉。只是听见格姨这么无所谓的回答,我觉得挺伤感的。小菜鸟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牺牲了,甚至都没人怜惜它。

我跑到舷窗边上,往城市的方向看去。哪里还有什么城市,所有建筑都已经沉到地下,那就是一大片废墟,到处都是飞船残骸和火堆。我自然也没找到小菜鸟,甚至包围着子会的战舰也剩下不多了,只有一些稍大型的战舰。

“我们就这么走了吗,不管月姨了?”我回过头来问格姨。

“你月姨不需要我们管,这些低级战舰,难不倒她。大巫师也不会选择在这星球上动真格,你把你舅舅照顾好才是。把他带到房间里睡吧,记得给他扣上安全带。”

我便和公公一起把舅舅安顿好。这房间里正好有两张床,公公躺到另外一张床上,也要休息了,正好还能兼顾一下舅舅。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