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就差一点点

仓禹开始朝着对方舰队前进,同时不断地发射着激光炮。激光炮无法导航,虽然对方战舰多,但是能击中的战舰也还是非常少。

格姨悄悄地调整了一下大滚轮的角度,和廊桥不再是垂直的关系。激光炮化着弧线落到舰队中,很多战舰不能正确躲避,命中率稍微提高了一些,不过还是非常低。

“格姨,我们没有导弹吗?”我看着那些打空的激光炮,有些心疼,也有些着急。

“不够用,一共才几枚导弹。导弹太贵了,而且有有效期,备不起。”格姨说。

“但是这么浪费燃料,也不便宜呀。”

“要说价格,这激光炮消耗的红晶还真的不比导弹便宜,但是这些红晶是偷来的呀。关键还是,你大闹我花雨阁之前也没和我打个招呼,让我准备好导弹和燃料一起跑路啊,我有什么办法呢?”格姨忽然扭过头来,用锐利的眼光盯着我,好像有些生气地说。

“我们要去MQ15169c这事,格姨不知道吗?要是我们没有迫降HYY233a,或者我没有大闹花雨阁,你是不是就一直留在花雨阁了?”如果当时小工没有出卖我们,如果当时我没有从飞船上跑下来,所有的事情都会不一样。

“我和你舅舅已经很多年没联系了,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们在YSK540s。如果当时你没拿着那个雷达,我早就杀了你了。”格姨的表情很微妙,我有点读不懂。

“但是你明明帮忙测试小西高速公路。”

“没错,但是如果我只是一个人,在哪里都很安全,并不一定非得要走,就像蓝山姐姐那样。不过既然你们到了花雨阁了,我就没办法放着你们不管。”格姨脸色忽然一变,“而且你们还把黑龙给惹了过来,把我的花雨阁给烧了。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但是蓝山姐姐明明说,你找她制备毒蛋白就是为了对付黑龙的。”按照蓝山姐姐所说的,格姨盖花雨阁,设计的那些陷阱,根本就是为了对付黑龙的。

“小孩子家家,别管大人的事。”格姨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大巫师的舰队忽然开始集中攻击仓禹。我们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离舰队很近了,好在格姨一直升着能量盾,不过偶尔也还是会有导弹落到仓禹上。

我回头透过舷窗找子会,它还停留在原来的位置上,炮管里已经聚好了高能粒子炮,对撞机也在旋转,不知道要做什么。仓禹已经停止了攻击,滚轮没有在转动,不过放射尖处似乎有紫色的闪电在跳动。

“小小菜,抓好扶手。”格姨说着,自己也坐到了座椅上,扣上安全带。我不常看到格姨在仓禹上也扣安全带,她和仓禹好像早已融为一体,根本不需要这些保护。

“准备好了吗?可能需要一会儿,坐稳了。”格姨说着,把能量盾撤了下来。

对方舰队见我们把能量盾撤了,更加猛烈地攻击我们,好像都已经忘记了我们后面还有子会。数不清的炮弹在仓禹表面爆炸,整艘飞船都在剧烈震动,我死死地抓着扶手,还是觉得坐不住。控制台上的红灯一直在闪,提醒我们飞船受到攻击。放射尖处一开始跳动的条状闪电慢慢地蜷成了小球状。

“格姨,为什么我们不能用能量盾?”我被颠七荤八素的,说话都不连贯了。

“能量盾看起来像一块盾牌,其实也会向周围辐射能量,会干扰电磁炮的效果。仓禹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电磁炮装置,所以没有电磁屏蔽装置,仅仅只是因为仓禹有个放电尖,所以也能通过不断地升高电极电位来实现类似电磁炮的效果而已。”格姨似乎比较适应这样的颠簸,居然可以很平静很流畅地和我说话。

对方见我们不躲不避地全部接受了他们打过来的导弹,开始向我们发射激光炮。一开始只有少数几艘飞船对我们使用激光炮,格姨轻松地就避开了。后来,开始对我们使用激光炮的战舰越来越多,就像无数把剑同时刺向我们。格姨艰难地躲避,难免会有被击中的时候,同时和月姨通话:“冷月,你准备好了吗?再这么下去,仓禹撑不住了。”

“姐姐,再挺一分钟,最后一分钟了。”听得出来,月姨挺着急了。

不断地有激光炮击中仓禹,虽然只是擦着外壳而过,但是每一次被击中,都会把仓禹外壳击落不少碎片。仓禹已经伤痕累累了。因为激光炮本身不会在击中的部位引发爆炸,所以我现在感觉反倒好多了,只是看着仓禹周围飘动的碎片,让我感觉心惊肉跳的。

我不断地回过头看子会准备的情况,但是看起来,和刚才并没有什么区别。

“姐姐,好了!”月姨的声音再次从音箱中传来。

格姨马上把那颗小小的电磁球释放出去。格姨似乎并没有刻意瞄准,只是随意地释放出去。电磁球快速地落在其中一艘战舰上,电磁链马上向周围扩散开,传遍几乎所有的飞船。几乎同时,仓禹的能量盾也升起来了,激光炮对我们不再造成威胁。

月姨马上打出一发高能粒子炮。大巫师的舰队都纷纷地调整位置,躲避高能粒子炮。月姨的举动太让我吃惊了。我们承受了这么多攻击,仓禹受伤累累,就是为了让月姨发出高能粒子炮吗?高能粒子炮虽然攻击力强,但是很容易躲避,而且就算格姨不使用电磁炮,月姨也是可以用高能粒子炮的。

然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虽然月姨的高能粒子炮没有击中任何一艘飞船,但是在它掠过舰队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吸引,分散开成无数个小的高能粒子炮,同时击打在几乎所有战舰上,刚才被电磁链传导到所有战舰,都被击中了。

虽然被分散了的高能粒子炮,单个的攻击力不强,但是同时击中几乎所有战舰也是很好的。被击中了的战舰像忽然故障了似的,停止了对我们的攻击,同时还不由自主地向中心聚拢。

格姨马上让仓禹的对撞机工作起来,放射尖处开始聚集那个我很熟悉的绿色小精灵。格姨要使用量子炮了,我有些兴奋。对方舰队也发现了格姨的动机,几乎所有的战舰都躁动起来,想要向周围散开,但是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力把他们往中心拉,散开的速度非常慢。

绿色的小精灵慢慢地膨胀着,虽然膨胀得真的很慢,不过我对它很有信心。

对方舰队终于摆脱了无形的力,开始一边慌慌张张地往周围散开,一边毫无章法地向我们发射导弹。格姨连忙让仓禹向后退。

“格姨,他们要散开了,攻击效果就不那么好了。”我盯着那绿色的小球,刚才还对它充满信心,现在觉得它还是长得太慢了,现在这个大小,最多吞没几十艘战舰。大巫师的战舰保守估计也有几百艘。而且他们现在不断地攻击我们,那小球膨胀的速度更慢了。

就在我着急得不知所措的时候,白色能量弹落在舰队中心的战舰上,巨大的爆炸迅速向外扩散。仓禹加速向后退,退到子会的后面才停下来。

舰队中心的大爆炸引起熊熊大火,大火还在向周围蔓延,吞噬越来越多的战舰。尚未被大火吞没的战舰争先恐后地向外围逃离。烈火就在这时忽然向中心塌缩,刚才还在向外逃离的战舰被拉向中心,挤压在一起。

就着这时,格姨向着塌缩的中心发射出绿色的能量球。能量球快速地冲向塌缩中心。能量球也受到中心引力的牵引,越靠近中心,飞得越快。然而,能量球还没来得及落入中心,中心处便发生二次爆炸了。绿色的能量球被撕裂成无数碎片,随着爆炸的冲力散落到周围。被撕裂的绿色能量球太小了,就算击中了战舰,也无法吞噬掉整艘战舰,只能侵蚀最多一面外壳。

“太可惜了!”月姨的战略非常好,和格姨配合得也很棒,但是时机把握上还是差了一点点,月姨的中子炮没能把全部战舰都炸碎,格姨的量子炮也没能把击中的战舰都侵蚀掉。

“已经够了!”格姨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对着屏幕竖起大拇指。月姨也回给格姨一个顶呱呱。

深幽的绿色光芒慢慢消散。先前气势汹汹的舰队,现在成了一堆残骸,还有一些没被攻击到的战舰赶紧往远处逃去。

“格姨,他们逃了!”我紧张得想从座椅上跳起来,但是被安全带勒着起不来,急得大喊道。

“让他们跑吧,我们已经赢了。”月姨向我挤挤眼说。

“那我们也走吧,找下一个隧道入口去。”格姨说着,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

“yesky早就已经选好路线了,下一个隧道入口的位置,我马上给你发过去。”月姨刚说完,大屏幕就弹出了“是否接受来自子会的信息”的提示,格姨选择确定后,便接收到了下一个隧道入口的坐标,并自动设定为目的地。同时,格姨还启动了自巡航模式,米西西接管仓禹。

Author: aesbovis

为了学医而爱上化学,却专注于竞赛而耽误了高考,误入IT世纪大坑;读的电子信息,却玩电脑硬件而耽误了绩点,差点拿不到学位证;跟风玩轮滑,却只顾着钓帅哥而耽误了技术,终成人妻;住家陪娃,却落入乐高无底深渊,玩而不厌,毁娃不倦……三十年如一日,一直不务正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